编辑部的故事

平淡日子

PC Digest - - 目录 -

2003年的夏天,我用积当时校门口的一大片儿地被人承包去攒多年的压岁钱,买了一个存储空间为128MB的MP3。种了枇杷,某个夜晚,我拿着新买的MP3,和小女朋友一起钻进了枇杷林。一人一只耳机,一边听着歌,一边吃着树上的枇杷。除了太多的蚊虫快吸干了我的血,我想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然而,还没吃多少,我们就被守护枇杷林的大爷当成贼捉了起来。后来,我爸妈不仅按照当时的物价赔了数斤枇杷钱,我和小女朋友的恋情也在本应繁花似锦的夏天凋零了。 2006年,上了高中,我又认识了一个姑娘,她是我的同桌。每天晚自习,我都会从裤兜里掏出我带有MP3功能的山寨机和她一起听歌。那时候流行山寨机,电池特别大,声音更大,我的山寨机就有8个喇叭,拿到现在来,几乎可以充当广场舞大妈的音箱。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的山寨机有512MB的存储空间,可以装下一百多首歌。后来,在一首又一首情歌的熏陶下,我们一致决定将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 十年之后,我们还是因为各种原因分手了。分手那天,前女友送来一个笔记本,里面全是这些年她手抄的我们一起听过的歌曲歌词。现在写来稀松平常,可当时的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插上耳机根本不敢听情歌 《网易云音乐》根据大数据给我推荐了一首欢快的《别看我只是一只羊》,于是我就悲伤着听了一宿。 如今,又过了两年,一切都显得那么物非人非。前女友已经消失在人海,而我虽然换上了128GB存储空间的手机,却再也没有下载过一首歌曲,想到什么歌曲就在线听听。说到这,我不得不吐槽,在线音乐市场的版权之争,改变了我们不少听歌的习惯。其一,我们需要下载多个音乐APP,才能听全想要听的歌曲。其二,很多歌曲的下载都需要会员身份。对于会员制度,我不是不能理解,比如我曾经就是《网易云音乐》的会员,可是听着听着,很多歌曲就变成灰色,那我为何还要购买会员呢? 实际上,保护音乐版权是一件好事,可随着巨头的入局,版权保护也越发变味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