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页岛访古

Popular Archaeolog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图 / 武仙竹 徐佳甜

中国现今三大海岛分别为台湾岛、海南岛和崇明岛,但在清代晚期以前,中国最大的海岛是位于东北亚的库页岛。该岛南北长984公里,东西宽6—160公里,总面积 7.64万平方公里,超过我国现有三大海岛总面积之和。

库页岛史前文化

库页岛发现有众多旧石器时代遗址,较早发现的有索科尔遗址、塔克耶遗址、伊姆钦遗址等。其中索科尔遗址位于库页岛南端,石制品以黑曜石为原料,器型包括楔形石核、船形

石核,还有大量长 10—12 厘米、形态规整的石叶。有直接用石叶承担刮削功能的石叶刮削器,以及用石叶加工制作的复合工具(嵌柄石刀、箭等)。

伊姆钦遗址位于库页岛北部,出土有楔形石核、圆锥形石核、圆柱形石核,以及长达 10—19 厘米的长石叶,用石叶制作的端刃刮削器、长身边刃刮削器、尖状器等。其中把石叶截断加工而成的圆端刃刮削器,与东亚大陆从旧石器时代一直流传至新石器时代的圆端刃刮削 器一模一样。均是使用原型较宽的一端,从较平面向较突面加工出一个半圆形的端刃。日本北海道大学地质实验室曾用黑曜石裂变径迹法,对索科尔、塔克耶、伊姆钦等遗址进行测年断代,证实它们为距今 1.6 万—0.9万年间的旧石器时代末期遗址。

近些年,俄罗斯考古学家在库页岛持续进行过一些考古工作。新发现了距今约 23 万—14万年之间的锡纳亚遗址,这是目前库页岛上最早的人类活动遗迹。

遗址所处时间段是现代人在非洲才开始形成的时间,但是在库页岛上竟然也有同时期的人类出现,反映出现代人的早期演化中,存在有复杂和我们尚未完全清楚的内容。

我们在库页岛访问期间,实地考察了库页岛东南部阿尼瓦湾沿岸的奥林匹亚遗址,这是一个新发现的距今约10 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中期遗址。该地点由萨哈林州国立大学亚历山大·瓦西里耶夫斯基教授负责发掘,出土石制品主要包 括用砾石加工的尖状器、石片刮削器,器型特点与中国南方地区的砾石石器文化相近。萨哈林州政府部门对该地点的发现很重视,在我们实地考察期间,派了多家电视、报刊媒体随访。奥林匹亚遗址之所以被人们重视,是因为该遗址文化特点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纳霍德卡市地理学会洞穴遗址的砾石石器文化连接成一个证据链,向人们展示出更新世晚期远古人类从黑龙江地区追随猛犸象、穴栖鬣狗、披毛犀、驯鹿和野马时,从

大陆涉冰面苔原步行到库页岛,然后从库页岛步行至堪察加半岛,跨越冰封的白令海峡抵达北美洲阿拉斯加地区的史前洲际大迁徙。

库页岛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发现也较多,如 20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岛北端发掘有诺格利卡村遗址,岛南端发掘有斯塔诺杜布遗址等。库页岛北端与大陆(黑龙江入海口)仅距 7.5 公里,因此库页岛北部新石器时代文化特征与黑龙江流域相近。从整体文化特征上观察,库页岛新石器时代文化属于黑龙江流域的平底筒形罐文化区。发掘出土的陶器以平底筒形罐为主,近年在有些遗址也发现有圜底罐,其特征与中国南方罐釜文化区有一定可比性。生产工具有较多以燧石叶与骨棒组合的石刃骨刀,与中国东北地区广泛分布的同类器型相近。此外,还有与中国东北新开流文化相似的投枪头、石网坠、陶网坠等。

库页岛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大量出土的鱼骨、动物骨骼,以及很多用于狩猎和捕鱼的生产工具,反映出当时经济形态以狩猎、捕捞经济为主。遗址中发掘出土的房址,均属于面积较小的半地穴式尖顶房。这种面积小、保暖好的半穴居住所,是当地史前人类建立定居聚落时,因地制宜、适应环境的最好生存方式。

历史时期的中国印迹

历史时期,库页岛原住民以阿伊努族和尼夫赫族(费雅喀族)古亚细亚人为主,另有赫哲族和鄂伦春族等通古斯人,均以打猎、捕鱼为生。“阿伊努”“尼夫赫”在其本族语义中均为“人”的意思,阿伊努人数较多,在当地还有“好汉”的意思。后来,日本政治势力扩张至库页岛后,阿伊努人被日本冠以毛人 (阿伊努人体多毛,是库页岛主要居民)、虾夷等蔑称。18世纪,俄罗斯帝国向堪察加半岛、千岛群岛、库页岛及黑龙江下游扩张,强迫阿伊努人缴纳毛皮和贡税。19世纪初,日本江户幕府派人到库页岛争夺管辖权,在岛核心居地实行移民和混血政策,对偏远少数族裔部落进

行迫害,造成阿伊努族等库页岛原居民人数锐减,日本人在岛南端扎根。

库页岛的名称源于满语,

意为黑江嘴(黑龙江入海口)。

中国唐代称之“窟说”(“说”音

“悦”)、“屈设”,元代称“骨嵬”,明代称“苦夷”“苦兀”,清代称“库叶”“库页”。俄语称库页岛为“萨哈林”,沿用“黑”的意思。日语称库页岛“桦太”岛,意为“河口”。在日本、俄国侵入库页岛之前,早在中国汉代文献中,已有库页岛的相关记载。至迟从唐朝开始,中国就开始有效管辖库页岛。负责向长安进贡的库页岛的使者佘志,曾被唐太宗封为骑都尉,由设在黑龙江下游的黑水府统辖。元朝

时,在奴儿干(今俄罗斯境内黑龙江下游东岸特林地区)设东征元帅府管理库页岛,后又纳入辽阳行省直接管辖。明朝时,库页岛北部、中部、南部分别设卫,隶属奴儿干都司。明政府为加强管理黑龙江下游及库页岛地区,曾先后10次派遣太监代表朝廷出巡此地。清魏源《圣武记》记载,“太祖遣兵四百,收濒海散各部,其岛居负险者刳小舟二百往 取,内附库页,岁贡貂皮,设姓长、乡长子弟以统之。”清康熙时期,吉林将军下设宁古塔副都统二级行政辖区(宁古塔为满语,汉译“六居址”,指宁古塔地面六大部落),对库页岛行使管理权。嘉庆《大清会典·卷五八》记载,库页岛赫哲、费雅喀等族人首领“来京娶妇赐宴,俱用六等满席”,反映清朝时还曾对库页岛少数民族头领行使过赏赐婚姻的制度。

库页岛有关中国的考古发现,从汉代到晚期历史时期都有很多。在萨哈林州立博物馆,可以看到俄罗斯人的陈列也承认该地区最早由汉人治辖,而后是蒙古人(元),再后来才是俄罗斯早期移民在此实行管辖。约在相当于中国汉魏时期,岛上曾流行类似中国北方青铜北方青铜鍑的陶制炊具。这类器具使用方用方便,把水和食物放置其中,然后立于地面,绕以柴火加热熟食即可。该岛古居民历史上曾长期以衣汉人服饰为荣。中国内陆地区的手摇石磨、箱匣、算盘等,都曾是库页岛居民生产和生活中的重要物品。岛上也曾有汉有汉人来此建造寺庙,成为当地最高宗教场所。这些寺庙后来被日本人损毁,但寺庙中有些标志物,在州立博博物馆还可以看到。库页岛居民曾最喜欢从中国内地流通过去的铁锅,称之为“黑金”。当地人为从内地商人那里获得一口铁锅,通常需要用二十张左右的貂皮进行交换。岛上考古发现有较多中国国铜钱,如北宋咸平元宝、元丰通宝、政和通宝等。咸平元宝是宋真宗赵恒宗赵恒咸平年间 (998—1003) 的铸币,铸字为真宗御笔;元丰通宝宝是北宋神宗赵顼元丰年间(1078—1085) 铸造。这两种钱币直径均 2.5 厘米,重4克左右,咸平元宝是我国内陆现保存较少的古代钱币币。而政和通宝,是北宋徽宗赵宗赵佶政和年间 (1111—1117) 铸币,徽宗喜好书画,钱文必亲自书写,其当政时所铸钱币是中国钱币史高峰之一,政和通宝在国内遗世较多。

库页岛还发现有一种日本钱币,是比较具有传奇色彩的。该钱币名宽永通宝,是日本天明天皇“宽永”二年(1625,相当于明熹宗天启五年)到孝明天皇(1867,相当于清同冶六年 )期间发行的货币,发行时间长达 242 年之久。宽永通宝钱在长期的中日贸易中不断流入中国,由于其形制、文字与中国完全一致,所以得以在中国民间长期使用。直到清乾隆初年,官府方得知民间流行该币,朝廷疑为私铸钱,竟然还敢另用“年号”,性质如同谋反,乾隆皇帝谕江、浙、闽各总督和巡抚合力侦办。江苏巡抚属下查实后得知,此币属中日通商流入,非大清属民私铸。于是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等联名上疏,乾隆帝才谕令严禁商船携带倭钱,对已经流入民间使用的,官方等价收买、毁销。因此,曾一度大量流入我国的日本钱币宽永通宝,现在实际存量极少。库页岛发现的宽永通宝,应该也是从中国内地流通到该地区的。

库页岛近代风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现代工业的兴起使石油成为各国发展的重要能源。库页岛除有丰富的森林、动物、煤炭等资源外,石油资源也非常丰富。当地居民知道岛北部有“煤油湖”(天然石油出露区),其产量 1万亿吨以上。库页岛的石油资源成为美、日、俄、加拿大等国争夺焦点。19世纪中叶,俄、日两国摒弃了美国、加拿大等国技术勘探、协议开发等思路,先后武力侵入库页岛。俄占据岛北部,称其为萨哈林岛。日占据南部,称其为桦太岛。1860 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北京条约》,使包括库页岛

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广大地区割让给俄。1875年,日俄两国签订“领土转让条约”,俄国以千岛群岛北部18个岛换取日本占领的库页岛南部,全岛归俄国。1905 年日俄战争后,俄国被迫割让北纬 50°以 南地区给日本,库页岛以北纬 50°为界划分为南、北两部分。日本在库页岛建立“大日本帝国境界”碑,俄罗斯在岛中树立“俄罗斯国境界”碑。

二战期间,苏军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统率的苏联远东第二方面军,于1945 年8 月 11日晨在库页岛发起攻势,越过北纬 50°分界线进入库页岛南部。经过激烈战斗,苏太平洋舰队陆战队占领了大泊等地,25 日,苏军进占丰原(现萨哈林州政府所在地南萨哈林斯克)等地,南库页岛战事结束。现大泊的临海地点,日本人树立的远征军上陆纪念碑残卧在草丛中,日军当年修建的地堡也被破坏,日本人在此树立的忠烈碑也被俄国人推倒。1946 年 10月,苏联当局开始将岛上的日本人遣返归国,直到 1950 年还有少量人员被陆续遣返。遣返过程中所有财物被强迫留下,日本和苏联货币均不许携带。从此,日本的“桦太岛”彻底变

成了苏联的萨哈林岛。

作为库页岛原居民的阿伊努族、尼夫赫族、赫哲族、鄂伦春族等,由于长期受到日本、俄罗斯的迫害,一部分内迁至黑龙江下游,一部分受病害和战争损亡,另有很少一部分在当地成为极少 数族裔。苏军全占库页岛之前,该岛曾是沙俄流放罪犯的最大目的地。苏军全占该岛后,又陆续迁徙俄罗斯族、乌克兰族、塔塔尔族、白俄罗斯族等至此,因此,该岛目前人口总数 96%以上为俄属族裔。

库页岛作为东北亚明珠,连接太平洋与北冰洋、亚洲与美洲的重要通航口岸,兼其美丽风光和富饶资源,现俄罗斯人非常看重这里。在南萨哈林斯克城市中心有大规模的烈士雕像群、烈士纪念碑和军事公园。这些都意在宣示俄武力保护和长期踞有此地的信心。中国因长期失去该地统辖权,并有过不平等条约的割让,特别是岛上现已没有原属中国族民人口数量的支持。库页岛这一美丽富饶的宝岛,成为了中国近现代史上难以愈合的伤痛。

(作者武仙竹为重庆师范大学科技考古与文物保护技术重庆高校市级重点实验室教授;徐佳甜为重庆师范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学生)

A

堆满古树的鄂霍茨克海滩

圆端刃刮削器

图①向奥林匹亚遗址进发图②奥林匹亚遗址图③ 亚历山大教授向媒体介绍遗址

新石器时代流行的平底筒形罐

新石器时代末期圜底罐

库页岛治辖权更迭示意

早期石油开采设备及产品样品

“大日本帝国境界”碑

“俄罗斯国境界”碑

俄罗斯烈士纪念碑

南萨哈林斯克军事公园

被推倒的日本远征军上陆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