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节俭科学”提倡者

来自大自然的奇妙感觉,人人触手可及

Portrait - - 一个世界 - 文|田歌 编辑|张薇

在马努·普拉卡什(Manu Prakash)先生的卧室墙上,有一幅世界地图。每晚临睡之前,他习惯于盯着这幅地图思考,如果世界是由每个地区的科研资源决定的话,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他说:“非洲刚好消失,印度很小,而中国只有一点点大。”

这可能就是他提倡“节俭科学”概念的原因,为了平衡科研资源的分布多寡,科学材料应该更便宜、容易传播,让人人都可以轻易获取。对此,科学家们运用便宜的材料进行着种种尝试:哈佛大学化学教授乔治·怀特塞兹(George M. Whitesides)创造了一系列只有邮票大小的医用检测试纸,用来诊断肝脏毒性—一种与艾滋病、肺结核、糖尿病和心脏疾病有关的一种指标;机械工程师哈里普莉亚·穆坎达拉扬(Haripriya Mukundarajan)在明信片上覆盖一些化学凝胶小珠,来收集凝胶上留下的昆虫病原体,希望以此为基础设计出一个检验疾病暴发的预警系统;马努的学生乔治·科里尔(George Korir)正在努力通过改造一个音乐盒检测出水或土壤中的污染……

而马努这位36岁的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教授,最出名的科研成果就是开发了折叠显微镜(Foldscope)。这是一种便携式的纸质显微镜,成本低于1美元。这项发明让他在2016年赢得了麦克阿瑟基 金会62.5万美元的天才奖。

这部显微镜在几分钟内就可以被组装完成——各个部件都印在一张硬纸片上,经过剪切和折叠,纸片就成了一个支架,再装上成本极低的球形透镜、显微镜载片以及依靠钮扣电池供电的LED灯,小巧便携到可以放入口袋里。它十分耐用,从三楼扔下去、狠狠踩、放进洗衣机里洗也弄不坏。它具有接近700纳米的分辨率,可以帮忙诊断致命的细菌性疾病,包括结核病、疟疾。

一架便宜到人人可以拥有的显微镜意味着什么?目前,研究用显微镜仍不能广泛作为临床诊断的工具,它们很重、占很大空间、难以维护,而且十分昂贵。一个沉重的事实是, “现在诊断与结核杆菌相关的细菌性疾病所使用的方式,与上个世纪40年代甘地在印度塞瓦格兰姆使用的完全相同。”马努告诉大家。直到现在,疟疾一年还造成100万人死亡,而这世界上有10亿人,因为疟疾感染的高风险而等着被检测。一架不到1美元的显微镜能够帮助医生确定病人感染的是哪种细菌、哪种疟疾,毫无疑问能大大降低这个死亡数字。

在疟疾肆虐的非洲、南亚、东南亚及南美北部的热带地区,卫生条件极差,人们不知道自己手里的一碗汤,是不是漂浮着致病细菌的“怪兽汤”。马努的梦想就是改变这种

36岁的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教授努·普拉卡什,研发出成本不到一美金的折叠显微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