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新晋金马奖影帝

范伟:嗨,人这一辈子就深一脚浅一脚吧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刘磊

人物=P范伟=F

P:和我们分享一个2016年生活中与众不同的瞬间。F:现在最直接的就是得奖那一瞬间。

这次这个奖呢,跟以往得的奖还不太一样。这次我们做了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编者注:指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

老舍先生这个小说就是被忽略的一个小说,大家一提起来好像都不知道,然后我们拍了这样一个电影,我们也深知容易被忽略,可金马的评审团,他们真是有耐心地发现了这样一个电影背后的一点妙处。就是大家说在台上听你声音很颤抖,我说既不是激动也不紧张,而是被发现了的那种幸福。

P:遇到知音的这种幸福感对你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F:特别重要,特别重要,就是我说的有方向了,知道去处了。过去还犹豫嘛,对这种冒险,因为冒险你要付出嘛,那现在

就是说,就觉着真是应该还奔正确的方向走吧。

P:这次演《不成问题的问题》有没有一些跟以往不太一样的体验? F:不一样的体验就是我们这次做了一个特

别大的冒险,原来小说是很尖锐的,很讽刺的,那么我们这次弱化了这种讽刺,我们退后了一步。其实这样的处理,包括对人物的刻画什么的都挺冒险的,就容易被忽略嘛,容易淡。但是呢,这次可能就因为我们这个淡,这种退后一步去诠释了这样一个人物,这样一个故事,反而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奖赏。

可能对我,还别说 2016 年,这一生来说都是特别好的一个方向,就知道我们的去处了。过去说,哎哟,还在犹豫。可能以后碰到这种东西,我们就不假思索、不犹豫地,奔我们追求的美去了。我觉得想明白了一件事,听自己内心的那种感受,那种声音吧,然后去做一件事。

P:从你的内心来讲,就是觉得还是跟文艺片更贴是吧? F:对,个人喜欢这个调调儿,但是我一直

说,我说演员应该是叫服务行业,你不光要自己自娱,你还要娱人,你要时不时地给观众带来更多的不一样的形象、人物吧。

P:所以说你在接戏的时候,就是文艺片和商业片都会接。F:下意识地会喜欢文艺片。文艺片比较纯 粹在哪儿呢,你就是研究这个人物就行了,把这个人物掰开了、揉碎了、想透了你就行了。商业电影有时候你还要往里加元素,就是说搞笑成分,情感的成分,包括打戏, 2016年拍了几个商业电影,还有让我打的、翻墙越脊的那种东西。

可能文艺片更累脑子,商业电影更费体力。就是偷懒吧,现在愿意用脑子,体力有时候力不从心。

P:也就是文艺片它其实在表演艺术上更纯粹。F:更纯粹。你完全按这个人物来就行了,你

比如说《不成问题的问题》,就是我们想有自己的美学追求,希望把它拍得留白多一点,含蓄一点,那你就奔这个路子来吧,你不用考虑市场的因素。

如果要是商业片的话,你就会考虑很多市场的保证,你可能会在自己的艺术追求上要打折扣。

P:拍戏时有一些印象深刻的瞬间吗? F:这个丁务源(编者注:范伟在《不成问题的问题》中饰演的角色,民国时期的一个农场主任)从江里出来之后,跟秦妙斋那场戏,我觉得特别好,因为我特意设计了一下,让这个人的声音比较嘶哑,造型比较落魄,然后呢,很诚恳地跟他撒了一个谎,不露蛛丝马迹的那种,假的跟真的一样。

我就是看那条戏特别好,而且,我们对了好多遍,然后一条就过了,哎哟,特 别美。

P:你接过的片子,就是从影片本身的角度,质量其实有的很高,有的可能也比较一般,选择剧本的标准是怎样的? F:有时候我都是太注重这个角色,我都

是演员思维,尤其是过去,就是有点忽略剧本它真正的好与坏或者价值,就是说哎哟,这个人物让我演着过瘾,这个人太值得演了。可能在这上会,有时候深一脚浅一脚。

P:网上不少人说你是“被低估的实力派”,包括以前采访过你的记者,在微信公号里说,“新闻里说范伟爆冷拿影帝,看得人生气”,意思就是你得奖其实特别实至名归。从你本人的角度来讲,你会觉得委屈吗? F:我这次刚听到这种说法,被低估什么的,过去没以为被低估……因为大家一直也在找我拍戏,我选择也挺多的,一个电影(角色),这种五十来岁的人,有点幽默元素的基本上都会找我,有的我喜欢就演了,不太喜欢的我就没演,我就没感受到这种被低估。

可能被低估就是说大家说你过去说过相声,演过小品……我倒有过什么呢,别人给我带来的消息,有非常好的导演,曾经在某一部电影当中想过我,想让我过去演这个电影,然后想来想去后来决定没选我。可能他是有点担心。毕竟他过去演小品,演电视剧,他有没有痕迹啊,这是一个担心;

另外说他还不算是一个,纯纯粹粹的电影人,然后在市场上会不会受一些影响。我觉得这种事让我挺遗憾的。

这些朋友们或者是喜欢我的观众一直在呼吁我被低估,可能也对大家有个提醒,说别低估他了(笑),他还可以,能胜任。我就特别希望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越来越多,就大家别有成见,别有担心,我肯定是一个认认真真地对待每一个人物的人,而且呢,即便我在片场犯了有这样的问题,大家一调整也能调整过来,可造,不是那种“朽木不可雕也”的一个人。 P:演戏现在在你生活当中的位置是怎么样的? F:几乎是全部。跟媳妇儿一聊天,媳妇儿

老抱怨,说你跟我聊没别的,就是你们那点戏,而且甚至在生活当中老去观察那种细节,回头就把它记下来或者怎么怎么样,这是挺不好的。我可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尽量要控制吧。我媳妇儿经常跟我说一句话,她说你早晚要退了,那到时候你的生活支点在哪儿啊,你得寻找点其他别的爱好,你老沉浸在这里头是个问题啊。

P:你跟媳妇儿会怎么聊戏? F:我跟媳妇儿吃饭,旁边有一个人,比如

说有一个人好像特别有钱的那么一个人,前呼后拥好几个人,他吃完饭之后他就聊天剔牙,回过头剔牙之后翻过来掏耳朵,我就说像这种人,将来我演人物就能用得上,这一定是个,不管他多大款,他都是个 白手起家的大款,他就知道怎么去省这个牙签。你看这本来生活当中你观察的,马上你就把它弄到戏里头去了,我媳妇儿说你离不开这个。 P:平时会看哪些书和电影? F:我是爱看文学类的书籍,你们刚采完刘 震云老师,你比如说《一句顶一万句》。尤其是前半部分,哎呀,众生相,人物一个是一个,那么多人物,性格各异,那绝对是,作为演员来说是一种营养啊。

你在(演戏时)想一个人物的时候,你就自然而然就想到(书里的)某一个人物,然后这个人物带来的一些提示什么的,我觉得像这种东西对自己来说都是营养。我个人喜欢的电影,比如说《美丽人生》我觉得特别好,他用那种方式讲一个特别残酷的故事,我觉得特别好。 P:2016年中你最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F:2016年是我接电影最密集的一年,因为

电影市场好了,然后呢,就是机会多了。接好多电影呢,有的可能就是挺好,结果不错,有的就觉着在拍着拍着很有遗憾。别人也说,哎呀,不应该去做这样的一个电影啊,然后我就会说,嗨,人这一辈子就深一脚浅一脚吧。可能经常会宽慰自己,也跟别人说这样的话。这是可能无意当中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P:2017年最想拥有哪种超能力? F:做到荣辱不惊,特别荣辱不惊。其实我 生活当中就是一个荣辱皆惊的一个人,因为演员,包括性格,各个方面都是属于那种,就是真是挺看重这荣辱的。我如果要做一个超能力的人,我特别希望做一个荣辱不惊,心里极其安静的一个人。 P:到现在为止,你最大的人生经验是什么?如果总结一下的话。F:这些说起来都挺……但是它真是那么回

事,就是天道酬勤。真是这样。你只要能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这种勤奋,就会得到好的结果。基本技能掌握了之后,这个人不傻不蔫,基本技能有了,比如像我演戏,基本会演戏,表现力没什么问题,剩下的事就看你自己,你准备得多了,成绩就好,准备得少了,成绩就一般,这就是最实实在在的人生经验。 P: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在2017年的第一天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共进晚餐,你会选择谁,去哪里? F:我特别想跟我妈,去世的妈妈在一起吃

个饭。因为我妈去世特别早,太早了……我特别像我妈妈,好多的基因,就是我一直过去不相信什么物质不变定律,现在明白了,所以我妈的那种基因一直在我身上延续。我特别希望跟我妈妈坐在一起,就我们娘儿俩聊一聊,聊聊她去世之后没看到的我的21年,我的成长,包括我的变化,包括我各个方面,我的家庭,我的孩子,一切一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