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声学设计师

丰田泰久:音乐厅像是乐器的一部分,需要更多时间去磨合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卢安琪 钱童

人物=P 丰田泰久=T

P:2016年,你和马岩松 MAD 建筑事务所联手设计的“莲.玉”方案,成为了中国爱乐乐团的音乐厅设计方案。音乐厅内部的设计重点在于声学设计。声学设计是怎样的工作,都包括哪些内容呢?

T:大体上分成三部分。首先是音乐厅等室

内音响设计。因为经典的音乐厅是不适用话筒和扩音器的,所以会和建筑师一起根据音乐厅的形状和材料讨论音响设计方案。其次是隔音和降低噪音的设计。如果外部噪音或者空调噪音过大的话,即使音乐本身很好也没用。再有一个部分就是电器音响设备。虽然传统的音乐厅不用话筒和音响,但流行乐和摇滚等场所还是需要这部分音效设计的。

P:能否用一个比喻来形容好的音响效果?

T:好的声音这种本来就是很主观的判定标 准,对一万个人来讲可能会有一万种感受。类似吃饭喜欢轻重口味的不同,不同身体状况下口味也会发生变动。这种感官上的事很难用具体的标准来衡量,但就是因为因人而异所以才很有趣。

P:你认为声学设计中最重要的是观众与乐队的“亲密性”,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T:我当然指声音的亲密性。这也是我们为

何要与建筑师讨论,把舞台设计在剧场中央,那样观众就能团团围坐在四周。这种布 局将观众与乐队之间的距离缩到最小。我想这并不仅在视觉上有变化,更具有最重要的听觉效果。

P:这种听觉效果就是“心理声学”的作用吗,还有什么类似的例子?

T:心理声学是一种设计原则,与座位布局

和观众感受有关。如果观众席到舞台的距离很近,不仅视觉效果好,音效也大大改善。因为视觉对听觉印象相当重要,一般来说,没有哪个观众会闭着眼听音乐会。如果视觉距离很近,他们会觉得,啊,我们能听到近在咫尺的声音。这就是主观的,心理的声学效应。

我认为颜色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比如,很多乐团一直认为,木头要比其他任何材质的音效都好。假设某个乐团进到一个崭新的音乐厅,里面一切都是木制的,他们会兴高采烈,“啊,木头的,声音肯定好极了。”而换种情况,他们发现音乐厅是用水泥、金属或者玻璃建成的,在演出开始前就已经很扫兴了。你觉得这两种情况下,演奏的音效会一样吗?乐团在演奏前,就留下先入为主的视觉印象。这一切都发生在心理层面,是心理声学的一个典型例子。

P:音乐厅建成后,怎么做到凭借主观感受对局部作出细微调整,毕竟每个人听同一场音乐会的反馈也未必相同?

T:音乐厅完工后,有时团队内部会讨论如

何调音,但多数调整不是由声学设计师,而是乐团本身完成的。比如说,很多乐团排练 时接触到全新的声效设计,每一位乐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演奏,但排练后情况开始变化,他们意识到如何听自己的声音,并据此调整演奏方式。假如舞台上有80支乐团,就会有80种不同的演奏效果。这可不是我们声学设计师的功劳,是乐团自身的调整。我们把乐团的变化也叫做调音的一部分。

P:30年前你设计的东京三得利音乐厅,建成后3年乐队成员还在抱怨,但你并未做任何调整,3年后他们却赞不绝口,其中有什么秘密吗?

T:三得利音乐厅与传统音乐厅有很大的区

别。对乐队来说,时间举足轻重。和外来的例如欧洲乐团相比,他们的反应截然不同。欧洲的乐手就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乐队成员要适应和旧音乐厅完全不同的声学效果,常常需要三四年。当我问乐手们感觉如何时,他们回答,一开始演奏非常难过,但3年后一切都大为改观。可事实上我们没有改动任何的声音设计,时间是必要的调整过程。

P:那你又怎么判断新建成的音乐厅需要的究竟是时间,还是技术层面的微调?

T:如果我有答案的话,也会很高兴的。这

是另外一个难题,我们只有和乐队一起摸索。有时候几个月,有时候一两年。考虑到音乐厅自身的物理变化,它就像是乐器的一部分。尤其是舞台,相当于巨大乐器的一部分。而大件的乐器总需要更多时间去磨合,变得纯熟。重点在于,所有的变化都朝着好

P:在采访中你说过,古典音乐会中追求声音清晰往往会影响音质的饱满,作为设计师需要作出妥协吗?

T: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达到平衡,而非

妥协。声音的清晰与丰富,有时二者不可得兼。如果我们期望音色饱满、有层次感,多少会损失清晰度。这些并不能用数字衡量,否则问题将简单得多。更多是关于感觉,或者说主观印象。作为声学设计师,我对环境的清晰感触来自于亲身体验。对我们来说, 在不同的音乐厅里听不同乐队演奏是很重要的经历,不仅是听好的乐队和完美的平衡,也要听不清晰的演奏和电子音效。那样我们才清楚怎样设计不同规格的效果。

P:你做音效设计师的原动力是什么?在音效设计中最有趣或者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T:还是出于对音乐的喜爱吧。所以想在更

靠近音乐的地方努力工作,连续工作到胃溃疡的情况也有(笑)。音乐厅有很好的音乐效果能让观众感到开心,这件事最吸引我。在完成后的音乐厅听演奏是一件很重要的 事,我会去很多次来查看效果。如果观众很享受音乐厅的音响效果我会非常开心。

P:技术进步对你这一行业有怎样的影响?

T:声学设计并非羽翼丰满的学科,像数学那样。假如设计仅凭数字与计算便足矣,那电脑就能包办一切了,不是吗?可事实并非如此。计算机程序让我们受益匪浅,尤其是建筑师,他们的设计更加灵活多变。在过去,3D曲线图都是难以想象的。但问题在于,声学设计就像建筑设计一样,存在很多计算机无法解决的问题。当然,建筑师引入了3D新技术,我们就得跟上脚步啊。

P:音效设计师的作用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T:因为享受音乐的方式变得多种多样,再加上数字音乐的泛滥,因此必须要考虑音乐会今后该如何发展的问题了。大家也各自探索如何让更多的人也能够欣赏音乐会的魅力。比如迈阿密的新世界交响乐团就尝试了以乐队和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像结合的方式演出。因为有很多新的方法层出不穷,所以音效设计也会越来越多样化。

P:在你的专业领域里,谁现在突然站在你面前会让你从沙发上跳起来?

T:莫扎特。

P:2016年你生活当中的一个与众不同的瞬间?

T:在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完工后的试奏环节,听到小提琴声的那一刹那。

的方向发展,你总能期待效果会更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