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蒲剧皇后”

景雪变:唱戏,也就是讲故事,讲得好大家就喜欢听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巴芮

人物=P 景雪变=J

P:蒲剧兴于山西运城,作为蒲剧名家,以及山西省运城市艺术学校副校长、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团长,你认为地方戏在传承上面临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J:人才。这两年学校在戏剧招生上特别不

好,因为出路和待遇目前来讲都不是很好。现在我们好多院团这些孩子们,都是一两千块钱(工资),我们一级演员、二级演员,都是副高、正高,才拿到两三千。毕业以后,你不可能到哪个团一直是临时工吧?他要就业,但三险和工资待遇全都是团里来养活他,财政上没有工资(支持)。

所以就直接影响到我们招生和传承。学校招不下学生,你怎么去培养人才?那你怎么去传承?

P:地方戏以方言为主,是否也算其向外推广的一个障碍?

J:你说得没错。过去那些老艺人文化比较

浅一点,所以在理解字韵、声母、韵母方面都不太准确。现在我们培养人才,首先是要有文化,要规范,必须字正腔圆。

方言大部分就是字韵不好。我现在要求他们一定是大众化,不是说普通话,但是在方言的基础上把字咬得准确。一、二、三、四,清清楚楚,就像讲故事一样,你讲得好,讲得清楚,人家就喜欢听。你说你口白不清楚,吐字音混,大家都不喜欢听了。唱戏、演出也就是讲故事。

P:当代大众审美,更倾向于影视剧或者是现当代音乐,地方戏乃至戏剧已经被边缘化了,你认同么?

J:对啊,是对我们有影响,对戏剧这一块,

影响比较大。

但过去大家都认为看戏的人少了、年龄越来越大了,我感觉不是的。因为《山村母亲》(蒲剧剧目)最小的观众是5岁,可谓铁杆戏迷,青年观众也好多。我们现在不光是培养戏曲人才,同时我们还要培养观众。

抓剧目创作是根本,但要考虑它的受众性,要让现在这代人和下一代人,年轻观众和老年观众都喜欢。这是非常关键。再就是题材很重要。你题材好了,那几岁的娃娃,他也喜欢,他只要能看得懂,就起到娱人化人的作用。

P:你演的好多剧目,都融合了一些其他的剧种的特色,比如说《柜中缘》融合了秦腔还有蒲剧两大剧种特色。在剧目的创新和传统保留上,该如何平衡?

J:我感觉传统的东西(当然是经典的)是

要做到保留好、传承好。有人感觉不改就是无能,显得不创新,不是,我说有的传统的东西,很是优秀,为什么给人家都删掉、改掉?一定是先继承,再根据时代的进步和老百姓、市场的需求,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它们的正能量。必须是比人家传统的东西有所超越,你才能做。

我感觉还是要专家们集中在一起,认真论证达到共识之后,再考虑修改。只能在完整上面锦上添花,合情合理地给它添 一些创新的东西。你像有些剧目,都演了四五十年、几百年的历史传下来的,现在动不动就要改人家。经典带有永恒的魅力,我们要敬重、要慎重。

P:你认为戏剧发展最理想状态是怎样的?

J:最理想的,首先是激活人才工程。期盼戏剧舞台英雄辈出,是我们的梦想。人才上去了,我们发展呀、创新呀,都有了希望。人才太重要了。我们建团一开始,就确立“带新人、走正路、出精品、兴戏剧”的办团理念,十多年来,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

P:在2016年,你一直想做但没做成的事情是什么?

J:我一直想做的就是,给我们蒲剧排一出

经典剧目,塑造一个完全的青春版,让孩子们走出去,让剧目能赢取更好的市场效益,让孩子们成长得快一点。但现在排一出戏我们好困难,我现在拿不出足够的钱来给孩子们排戏。我希望国家扶植发展戏剧的好政策,在基层落到实处。

P:2016年,你最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J:我说,戏剧是一项需要坚守并为之不懈

奋斗的事业。这句话,我经常鼓励大家,更是激励自己迎难而上。我现在就是用心地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应该做的事情,特别是人才工程这一方面,我感觉我好苦好苦(这些年,我们共培养了41朵全国小梅花奖演员)。但是为了孩子,我必须面对困难,应对

挑战。我现在的待遇、工资那么高,大家都劝我说你干吗要这样苦自己。我说,我丢不下这些孩子,放不下这个舞台,我要为孩子们的发展去多挣钱。

P:在2016年,你一次性花掉的最大一笔钱是什么,花在什么地方?

J:那就是花一万多做了一身好衣服,旗袍,

到美国去。我们《山村母亲》的电影到美国去参加第13届世界民族电影节,拿到了最佳女演员。

P:2016年,你最关心的一项公共政策是?

J:惠民演出。我就希望惠民演出多给我们安排一些,太少了。

P:在2016年,当你产生负面情绪的时候如何宣泄?

J:哭呀,就在舞台上一边唱,一边演,一边哭呀,就是那样,哭着把戏唱完。

P:如果在2017年,每天有25个小时,多出来一个小时你会做什么?

J:多出来一个小时我都会安排我下一步

的工作,除非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可能就不工作了。一醒来,闭着眼睛可能就安排我明天、后天,整个下一周的整个一些工作。

P:如果你是记者想问自己什么问题?

J:你的人才培养得怎么样?你的建设当中你还有什么困难?你要为老百姓一年要演 多少场戏?是吧,那么就是说你经常在讲抓革命、促生产,你的革命是怎么讲?你的促生产是怎么讲?那我就这样回答,我促生产就是我们加工排戏、排练,抓创作,出精品。那么抓革命呢,就是为老百姓演出,演多少场戏,还有特别看重老百姓是如何评判的。

P:2016年你想明白的一件事儿是什么?

J:2016年我想明白就是说,人呀,都是要老的,是吧。那么对孩子们,我们戏剧这个接 班人,就是对我的弟子吧,对他们要求不要都总是像要求我自己一样那么要求,这样有点太苛刻了。当然他们要展翅,要比我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我相信一定会的。

P:你最常用的手机App是什么,请列举至少三个?

J:记事本、腾讯新闻、微信。开会的时候,

听一些领导讲话啊或者专家座谈的内容啊,都是用手机记的,还有马上想到的或者发生什么事情,要用手机记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