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伊朗社会精英

阿里瑞扎·扎德:这是我们失去“真正领导”机会的一年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王衍 人物=P 阿里瑞扎·阿卜杜拉赫·扎德=A P:用3个关键词描述一下2016年的伊朗? A:复活、冲突和转型。

“复活”是说,自2015年7月伊朗核协议签署之后,国际经济制裁对伊朗松绑,而在2016年初,伴随着各方就伊朗核问题达成的最终全面协议(JCPOA)正式执行,伊朗对其与国际社会间日益增长的信任重新产生了希望。除了邦交正常化,伊朗经济也即将找到它在国际上的地位。“冲突”是,上述大环境的变化,在伊朗国内并不是全盘接受,而是在政治上,处于一个各种政见交锋的阶段,许多争论都还未尘埃落定。比如,对外,到底与世界保持更开放还是更保守的关系?如果更加开放,那么还有一个国内对伊朗“民族认同”的辩论。

这些也是转型的机会。对于伊朗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转型关键时刻,伊朗经济正在向私有化转型,外交正在打开大门,我们必须感谢它。

P:说到伊朗国内改革,到目前为止,有什 么问题是迫在眉睫的? A:在像伊朗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贫困

体制”是个普遍的问题。这也是伊朗正在面临的挑战,尽管拥有很多不错的机遇,比如年轻的技术人才、自然资源、战略位置,但伊朗的挑战更多。比如,在就业方面,我认识的很多热心的年轻朋友都没有工作;在发展和环境的矛盾问题上,随

意的经济发展会导致伊朗的水和环境危机,目前伊朗首都德黑兰在污染方面和北京相似;在财政分配问题上,为了获得支持率,一些伊朗政客们冒着财政危机的风险分配公共储蓄。

P:3年前你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 学院毕业后,选择了返回伊朗从政。2016年,你带领自己的团队,试图用大数据挖掘和统计方式,促进伊朗社会福利政策改革。你将这项新尝试幽默地命名为“i1984计划”。为什么它叫“i1984”?《1984》是乔治·奥威尔的著作。 A:确实,《1984》提醒我在政府中工作的

两面,机会和风险:对于我们的项目来说,要么是最好的量身定做服务,要么是最为细致的对个人隐私权的入侵。

现在社交网络在伊朗非常流行,比如Telegram (可堪比中国的微信)和Facebook(在伊朗翻墙后使用),社交网络成功地重塑了伊朗的社区意识。这启发我们采取开发大数据的方式,统计伊朗公民的收入和社会福利情况,以识别社会资源的消耗和公民的需求。这样,我们可以在误差尽可能小的前提下,减少对最贫困家庭的补贴,发现诈骗、发现医疗保健中的诱导需求,并仅仅通过有效地协调利益相关者,确定了几种提供服务的方式。正如观察家所说,在我工作的劳动和社会福利合作社,这些新实验已经让我们提供的服务从“一刀切”转变为量身定制。我们希望明年可以继续这项工作。

而且,我认为,这是我们在伊朗种下了 21世纪国家治理的种子:证据为本,数据驱动;接触公民;更关注技术和能力;与私营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协同合作。

P:在伊朗的对外关系上,最为重要的是 它的“敌人”美国。你曾经留学美国,也目睹过2012年的美国大选,那么对这一次美国的总统大选怎么看? A:作为一个观察者,我一直关注着政治变

革,特别是选举。我对奥巴马总统之后的美国政治很感兴趣。上一次2012年美国大选,我还在哈佛大学念书,可以近距离地观察整个事件。而这一次美国大选时,我是在德黑兰的办公室里工作。

我觉得这次大选已经失去了它以最统一的信息为基础—调和社会的力量。这场大选是一次典型的分裂而具有误导性的选举。

在伊朗,不少人觉得2016年这场美国大选和2005年的伊朗总统大选类似。获胜者没有感人的、可让人接受的、合理的信息,他们只是利用了他们竞争对手的腐败嫌疑,以及“无意识的国家主义”。

P:很多伊朗年轻人努力好学,而且都拥 有高学历。他们是什么样的状态? A:伊朗年轻人是热情和迷茫的混合体。

大量青年人口的机会之窗还尚未打开。经济现状并没有为这些受过教育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现在部分年轻的人口才刚刚开始尝试在服务业和小制造业工作。这些人之间联系紧密,受过良好的教育,很快就会积累起经济实力。

P:2016年什么让你觉得最遗憾? A:这又是我们失去“真正领导”机会的

一年。真正的领导,我指的是理解影响各国繁荣的关键障碍,创造对话,找到我们都可以参与其中的、普遍认同的解决方案。但是相反地,我们过分关注技术补救措施和秘密谈判。最近的美国大选是典型的失败。所有良好的改革,比如为贫困人口提供的医疗保健、调整过的移民政策,还有与古巴和伊朗的修好,都受到了威胁。

在我的“i1984计划”中,也有失败的地方,我对自己在组织里发展技术专长过分在意,而很少关注与更加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进行互动。我们必须告知人们古老的传统会导致环境和财政危机,民众应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民众必须知道,从现在起,政府无法在就业和补贴方面实现他们的期望。人们可能会认为这届政府是不愿意提供,但事实是,没有人能提供那些正在日益减少的特定资源。

P:2017年最想拥有哪种超能力? A:同理心。更大范围地感知别人的需求 和痛苦。 P:2017年你最想跟自己说什么词语或句子? A:《古兰经》中有一句经文我很喜欢:

“我只以一件事劝导你们,你们支持真主安拉,应当为追求真相而双双地或单独地站起来,然后反思。”这句话说的是对神(和他的子民)要有奉献精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