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互联网枭雄

周鸿祎:都往一个风口飞,风口会被堵死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杨思敏 人物=P 周鸿祎=Z P:你在新书《智能主义:未来商业与社会 的新生态》中首次系统阐述人工智能商业化路径图。你说,“当手机行业热潮来临的时候,我们视而不见;当O2O模式大行其道的时候,我们依然不为所动。但是,当人工智能的概念进入我的视线的那一刻,我 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抓住人工智能这波浪潮,并为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一领域? Z:首先,人工智能是一个趋势,更是一股

浪潮。那么这个趋势、浪潮的意义是什么呢?我觉得,是技术革新能够带来的产品创新,也就是说我们要利用人工智能的新技术创造新奇的事物,做出对消费者有价值的产品,解决人类面临的难题。

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着PC端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变革,我认为下一个时代是IOT (Internet of Things),也叫“万物互联”,也就是国内所说的物联网。对于IOT 领域最重要的部分——智能硬件来说,人工智能可以推动IOT硬件设备的功能更加完善,更加符合用户的需求。现在很多智能硬件设备实际上是假智能,智能不是说能连接上网或者移动端有个App就行,真正的智能是能够利用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行产品创新。

P:似乎360这几年错过了很多风口,比如 O2O、共享经济、网红经济等。在过去一年里,经历股灾的影响、一级市场的价值回归和360私有化的过程,你对“风口论”和“猪论”有没有新的认识? Z:之前也有很多人说“老周啊,你怎么不

做O2O,不去送外卖、卖电影票啊”。可能这些事情也让一些公司动辄估值上万上亿,它们也确实服务了一群用户。但是,是不是所有公司都适合做O2O?并不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什么都做,每个公司有其擅长的领域和方向。

360 的私有化和回归,也并不是说要回来追求多少市场收益或者单纯地追求市值。我们回来是因为,国家已经意识到网络安全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国内上百家企业和事业单位的电脑上都跑着360 的软件,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是中国人的公司。但是,因为我们最初在美国上市,我的投资人大部分都是境外基金,从资本结构上来

说,又是个外资企业。这样一来,国家挺没有安全感的,也希望我们能够回归。所以我们回归很重要的目的,是要变成一个内资公司,变成一个真正的中国公司。这样,我们可以继续保持在国内网络安全领域的领先地位,我们的重点,将仍然围绕在“安全”这个核心周围。

对于“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的理论,我只能说我们现在做智能硬件、做手机,都不是跟风。即便是赶上了风口,我们也不是要成为“风口上的猪”,而是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安全服务。以前我们是专注线上网络安全,现在有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利用人工智能进行技术创新、产品创新,也开始在线下提供安全服务。每个公司都追逐风口,都往一个风口飞,风口会被堵死。

P:360下一个所谓的风口或者你重兵进 军的是人工智能么?你对360的战略规划就是全线硬件产品向人工智能看齐,从图像识别技术和大数据技术两个方向深度拓展。能展开讲讲吗? Z:以我们的搜索和导航为例,往后续的发

展,它实际上产生了两个分支,即有两个重要的方向。

其中一个叫“你问我答”,就像苹果做的Siri。从搜索的大数据延展到人工智能,让手机能够回答你的各种问题,这时候你需要的是一个更即时、更精确的答案。这是方向之一。还有一个方向叫“我搜你看”。其实现在的很多信息在内容方向上一定是偏 娱乐、偏体育,因为大家生活富足了,更倾向于接受休闲类的资讯。但是在搜索时,很多时候你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关键词,能精准地搜到我要的东西。很多时候大家就是要找个乐子,在几十分钟或十几分钟的碎片时间里,希望看一些视频、看一些段子,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时候“我搜你看”这个概念诞生了,也是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技术,了解一个人的喜好之后,用机器自动帮他聚合,找到他感兴趣的内容,然后推送给他。不需要用户再去通过输入某个关键词寻找。有人管这个叫信息流,也有人管这个叫自动推荐。其实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为这两个方向代表了未来搜索的发展。

在搜索方面,我们毕竟有很多的积累,在技术上我觉得是可以跟百度、谷歌这些厂商相抗衡的。这几年360 做下来,我们有几个亿的用户,也积累了大量用户的喜好和习惯。这非常关键,因为只有通过大数据来计算,你才能获得用户的大资讯。

在这两个方面,我们已经做了一些探索。在公司现有的智能硬件类产品上,我们的儿童手表、儿童机器人,都已经能够实现人机对话。我们也和包括电视台在内的一些传统媒体合作,投资了新媒体集团。现在刚刚开始,但是我们会积极地把我们的搜索技术、人工智能发现技术投入进来,再和内容相结合,未来,我们希望在探索安全之上,用户的手机里也有我们的一些内容软件,并能让用户每天花4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上面。

P:很多人说你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并且现 在证明很多远见都是正确的。对此你怎么看?这种产品感觉是如何锤炼的? Z:我觉得,有远见其实就是会发现需求。

发现需求则意味着要经常用另一个角度,去多看多体验多思考。作为产品经理,首先要学会换位。很多产品经理,觉得自己的产品没有问题,怎么用都没有问题,但一换用户使用,就出现问题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总是从自己设计的角度去看待产品,而不是换位到用户方去考虑。其次,是多看多思考。做一个产品,闭门造车肯定不行,你要去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学习别人的优点。如果你造一辆车,但你作为这个项目的产品经理从来不开车,这车一定是有问题的。

P:2016年,你觉得被媒体报道过的最重 要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Z:是我关于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的一些

理解。因为我觉得,前两年智能硬件有点走偏,可能是受到包括我在内的一些业内“大忽悠”给忽悠了。所以2016年我聊了不少关于智能硬件的内容,以及硬件能不能免费等问题,还有一些大众误区、伪智能的东西。

P: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在2017年的第一 天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在任何一个地方共进晚餐,你会选谁?选择哪里? Z: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很俗,但确

实是这样的。平时我工作挺忙,孩子在外面念书,见面比较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