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一个创新大师

理查德·福斯特:只有10%的人真正有创造力

Portrait - - 问地球30人 -

采访︱李天波 冯一迪 人物=P 理查德·福斯特=F

P:你曾是美国政府重要智囊团—外交关系协会的创新和经济组负责人,唐纳德·特朗普曾在竞选时提到要对中国厉害一点,你怎么看这种说法?他上任后,你觉得中美在经济层面的往来将会有哪些改变? F:总统在美国是一个重要人物,但他并不

是美国的唯一,他并不是国王,他得做国会要求他做的事情,他得处理和在野党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我们对这件事应该稍微放松一点,看看事态的发展,别急着去分析每一件事,不然这会煽动和刺激起更多没什么好结果的事。

我对中国和美国经济间的关系比较乐观,未来10年我们将会比过去更频繁地互通贸易,会更好的。尼克松是个很有争议的总统,他成为总统后,选择了外交政策顾问亨利·基辛格。他们来到中国待了几天,结果是很好、很积极的。让领导人们坐下、花时间一起谈一谈,比听到那些由物价产生的打趣话然后说我们应该做什么要好很多。

所以可以请习近平到华盛顿待上几天,或许去戴维营看看。但现在我们需要解决的是,怎样才能做到这件事,让我们采取一些积极且有建设性的措施吧,这总比继续“战争”要好多了。

P:你说拥有创新型人才是企业发展的关 键,企业该如何培养创新型人才呢?这方 面,你怎么教导自己的孩子? F:首先我们必须要有一种现实的认识,我

不相信每个人都有创新能力,只有10%的人是真正有创造力的,认识到这点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找到很好的方式来辨别出哪些是10%最具创造力的人才,哪些是10%最没有创造力的人才。找到之后,让这些有创造力的群体从事需要创造力的工作,没有创造力的人我们就不需要让他们发挥创造力。

至于培养,我有3 个儿子、3个孙子,我是这方面的专家了。我最年轻的儿子22岁,他学习物理,是3个儿子中最具创造力的。我们在他4岁时就给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下午4点必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我们不干涉他学什么,但他必须在4点回去看看书等等。这样他慢慢成为具有自律性的孩子,小学他总能第一个完成老师留的工作和作业,所以他有时间去更好的思考。

我们经常会说让3岁的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他们会有创造力,但孩子们并不懂创造性思维,只有指导他们,他们才知道如何做。在孩子的成长阶段我们也和很多心理学家沟通过,我觉得给予他们爱,规范一些纪律和规矩,等他们头脑成熟时,他们就更容易懂得创造力。我不知道这个做法是对还是错,但我相信这种理念。

P:普通人在创造力方面如何加强呢? F:第一步就是要观察,观察身边所有事

情,并且记录下来观察到的重要信息。第二就是反思,进一步思考所观察到的信息,之 后把它们整合到一起,再和其他相关的信息进行比较。然后我们会有一个不断重复的流程,这个过程就是搜集、消化信息,这会让你变得越来越有好奇心,这是一个循环,如果进入到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你肯定会有很多创造性的活动,如果这个重复足够多,你会突然有灵感、意识到自己有一些创造力了。

P:对于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创业,你曾回答 是“聚合者”和“分裂者”的综合体。具体你考核一个创业者有哪些标准? F:聪明的人。他们不需要具体的知识,因

为如果你要建立什么东西,它肯定很新,那么没人会了解那么具体的知识。他应该拥有很好的性格,善于倾听,他应当思维清晰,受到言语攻击时,能冷静地收集和分析信息,然后将对方的观点逐一分离和拆解。这些都是建立一个公司需要具备的条件。

创业其实非常难,你必须拥有一个真正有力而有效的商业理念,你的团队必须拥有能坚持做下去的、有着很好性格特征和出色判断力的人。这是我更强调的一件事,如果你有个一流的点子,但和二流的人一起工作,结果不会太好。但如果你和一流的伙伴、以二流的想法创业,事情会比较顺利,因为他们会把二流的想法变成一流的。

P:所以你觉得创业者的性格比想法更加 重要? F:不是的,如果没有想法,你不会有任何机 会。但如果你有个很棒的点子,工作伙伴们

没有我刚说的这些好的特质,那也行不通。你必须要有一群正直诚实的伙伴,而这是创业困难的原因,你很难把所有特质凑齐。就比如,你需要哪一种单一的特质才能成为最成功的橄榄球运动员呢?不是一种,而是需要很多特点:他们得在比赛中发挥出色,在训练中表现优秀,关心体贴家人,在队友有困难的时候给予帮助等等。商界同理。

P:在你的专业领域里,谁现在突然站在你 面前会让你从沙发上跳起来?为什么? F:麦当娜,因为她一定是走错地方、迷了路 了,所以我得帮帮她。哈哈。 P:如果让你给特朗普挑一件新年礼物,你 会选什么?为什么? F:我很乐意送给他关于改革和完善美国医

疗保健体系的一些建议,主要是关于管理 美国和地区医疗体系时权力下放的问题。

P: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你最想回到2016 年的哪天?为什么? F:我儿子从耶鲁毕业那天。他是个出色的

孩子,学术和运动都很擅长,我很高兴看到他在耶鲁努力学习4年之后的好结果。我和他们班上好几个出众的同学都是朋友。我经常被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鼓舞—对于如何改变这个世界、如何让它变得更好,他们真的有很丰富、很独到的见解。我儿子是其中之一,他们让我对未来有一个很积极的憧憬。

P:现在假设给你50亿元的资金,2017年 让你在中国投资,你会偏重什么类型的项目?为什么? F:我会在中国投资医疗保健类项目,我

觉得是非常有益的一件事。我也会大量投资大数据,我希望可以获得所有中国公司的中文信息,然后将其转译为英语,录入电脑。这样,我就可以让计算机根据那些描述中国现状的资料,自己算出什么是重要的,我就会看到中国正在发生什么样的转变,我会知道哪些发展很快,而哪些在衰落。

两个投资计划,一个关于现在,一个关乎未来。任何一个我都觉得非常好,实施起来一定会很棒。 (理查德·福斯特系他山石智库的独家签约嘉宾,感谢他山石对此次采访的协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