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O

Portrait - - Letters | 来函 -

这个地狱反而有其尊严

出个道道来,你要赚了那是你的。虽然就一个小孩,但是最后遗嘱怎么写、遗产怎么弄,不一定都是你的,你一开始借钱得说清楚。

-4-

2013年,马佳佳闹腾那段(我们这帮人都很焦虑),我们不知道门口这人跟我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要把我们给 了,或者说跟门口的人不建立某种关系,我们企业就没法混了?后来发现互联网跟我们的关系,在哪几个方面有关系。相当于门口有个新人老在那儿晃悠,你很烦,但他一坐下来,告诉你他是谁,跟你什么关系,就基本上不焦虑了。

现在,我们状态都挺好,联系挺多,总是互相帮忙,有时候互相站站台,有时候一块儿做一些项目。你像王启富做运动小镇,骑自行车,然后小易(易小迪),还有王功权我们都有参加。就像创业的童话,你24、25岁大家在一起,几十年下来各自发展挺好。每年还老在一起聊聊天,像 AR、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大家有时候聊聊这些新的技术带来的一些商业上的一些变化,也谈谈公益的事儿,也谈谈自己。小孩都大了,也说说小孩的事儿。

我经常说,你20岁的时候,你做不得不做的事情。到中年 的时候,你去做被诱惑的事情,因为你40、50岁的时候,特别容易被诱惑,你想牛逼啊,想做大啊,想折腾,权力欲望。然后你等到50岁再往上,等到60、70岁的时候,基本上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什么?你有条件了。经验、人脉、时间,如果身体也健康,财务自由,那你就做你喜欢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其实反而比较开心。

我现在三分之一做被迫的事情,都是跟政府扯皮的事儿,三分之二是做喜欢的事情。你比如说我们8月份发一颗人造卫星,然后拿手机直接可以直播太空,地球上也是第一次,叫“风马牛一号”卫星。那这就是我,现在就是创造。你要说就业的人生,上班,那是另外一个活法。我想创造,就想折腾,就想在地球上刻个道儿,做个事儿。然后过几年,我们也在安排发射一个智能的机器人,发到月亮上去,圈块地儿。做好玩的事情,交很多新朋友,你比如划赛艇,王石老师带着我们划赛艇。

(这几年)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越来越感觉像《三国演义》开篇词那个境界了,叫做“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或者叫做“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就是你会越来越从容,越跳出来,越淡然,越不争。简单说就是看透了,老百姓话说就是活明白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