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的博弈

一个喜剧电视节目如何垄断和打造喜剧素人。

Portrait - - Feature | 特写 - 文|巴芮 编辑|季艺

“横空出世”

《笑傲江湖》的导演又来电话了,让卢鑫到上海的基地。“我说我不去,不去……前两次都没让我去,一点信儿都不给,不尊重人。”西安燥热的夏季并未因这通电话使年轻的相声演员卢鑫更加好过。电话那头向他保证“一定行”,如果没选上会自掏腰包支付他的机票和食宿费用。

这档东方卫视打造的大型喜剧选秀节目,在2016年的夏季进入第三季准备阶段,在前两季海选中沦为炮灰的卢鑫这次终于翻上了奖池表面。“发个一分钟视频就让我俩去了”,卢鑫暗自思忖着“这次是不是有黑幕啊?”到了才知道,“闹半天根本就没选上。”

制作团队中的导演马文瀚将手中唯一的“大保荐”名额给了卢鑫。这位曾经的陕西等6省市区域的海选负责人,在剧场里看到卢鑫的表演时,发现这是一个肢体上非常有感染力的相声演员,非但不会刻意模仿一些老先生的派头,还能把一些地域或文化性的内容使用相声技法融入表演当中,马文瀚觉得这很高级。

但在第一季,这个初入喜剧界的年轻团队认为电视观众并不爱听相声,所以给卢鑫录了个小品视频回去。在团队系统机制不成熟与视频质量不清晰的多重漏洞作用下,没能在每天回传的1000个选手数据中捕捉住卢鑫—第三季冠军,似乎显得理所应当。

2013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纸“限唱令”将朱慧团队已录制半程的一档歌唱类选秀节目逼停。执掌过《加油!好男儿》、《舞林大会》以及《中国达人秀》等多档选秀类节目的80后制片人朱慧,带领着东方卫视第一支独立制作人团队,调转船头,将选秀开进喜剧界。

相中喜剧这块蛋糕的不止朱慧一个团队。2014年《笑傲江 湖》开播前,已有14档同类喜剧节目在各大卫视开播,因此,那一年被称为“电视喜剧元年”。但随后两年穿越迷雾存留下来的也不过几档。

对新领域的开拓远非想象中简单。即便将10年的歌唱、达人类选秀节目经验完整复制,也无法填补在喜剧创作上的千疮百孔。现实与经验主义间的差异在此过程中被不断放大。

搭台海选的传统选秀模式在喜剧上根本走不通。“上去的人他根本演不了喜剧,他不是《达人秀》,我鼻子牵大车,我能上去给你看,喜剧无素人。”与朱慧搭档多年的《笑声传奇》(节目组做的另一档喜剧节目)执行总导演盛开在黑黢黢的录制现场外,对《人物》记者摆摆手,“《好声音》搭个台,就有人来排队唱歌嘛,唱得好我就逮回去嘛。喜剧不可能的。”

他们需要具备喜剧天赋的人。团队中的60人被分成3个小分队,每个小分队中包括6至7名导演,再扩散成3到4个6人小组,像一只庞大机器的触角深入至全国每一个相声会馆、二人转剧场以及相关院校,仅凭借着个人对演员身上喜剧性的判定去搜寻一切有可能站上电视舞台的人。每天,他们要完成总计1000个包括选手表演视频、个人资料等在内的数据回传。“可能1000个里面有个一两个能够上台的就差不多了。”朱慧告诉《人物》记者。

“你睁眼你这个城市每天你得找200人,你去哪儿找?”马文瀚不停联系剧团、让朋友推荐……每天游走于城市的各个剧场之间搜集着用于产出喜剧的原材料。

“大保荐”是海选到第三季时,机制升级后的产物。每个区域海选负责人手上只有一个名额,可以不通过以朱慧为主的中心组的视频审核,被“保荐”而来。这一次,卢鑫终于成为了那一千分之一的幸运儿。朱慧在上海看到了卢鑫和搭档玉浩,形象上的年轻化和可爱化,以及打破了传统意义上捧逗关系的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