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博物馆的以“情”服人 这位在读的佐治亚理工学院科技史博士,走访了全美70余座博物馆,曾服务过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9·11”国家纪念馆和纽约历史学会。沈辛成自称“非业余博物馆爱好者”,并将自己对纽约数十家博物馆的实地考察写成一本书《纽约无人是客》。在他看来,博物馆的生命力,不在有多少镇馆之宝,而在于叙事的方式。

和非业余博物馆爱好者沈辛成聊聊

Portrait - - Metaphysic | 道不远人 - 人物PORTRAIT = P沈辛成= S采访|翟锦 编辑|张薇 插画|晁春彬

P:你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博物馆的生命力,不在藏品,而取决于叙事的方式,能展开讲讲吗? S:读本科时(编者注:沈辛成是北京大学博物 馆学学士),我曾在北大赛克勒博物馆做志

愿者,我接待过一位外宾,参观后她很愉快,夸我们这个小博物馆比故宫还好。什么原因呢?参观时,她不断发问,追问我许多我答不上来的问题,于是渐渐地,我丢开了既定的讲解稿,开始调用我作为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我作为学生的状态出来之后,叙事方式就改变了,她和我都参与了进去,自上而下的谈话变成了平等的对话,双方都被激励着思考,有来有回。这个经验给了我很大启发,那就是博物馆有时候不需要有多少镇馆之宝,但一定要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舒服地说话,平等地交流。

P:叙事方式更多指的是讲解的技巧?

S:所谓叙事是说,有观点有视角,甚至我认为是需要融入个人情感和个人经验的。整个诉说的过程,所有人的知识和回忆,一同形成了叙事,它是有感情,有个体参与的,而讲解是自上而下,有限定文本的。最 后从博物馆走出来,除了收获新知,还能感觉人生变得更丰富,我觉得这是博物馆的最高境界。所以讲解只是第一层,叙事要求博物馆有视角,要带你看世界,而不是局限你的认知。还有就是,个人的经验需要激活,讲解如果无法引起你的共鸣,就不能称之为叙事。

P:像一些美术博物馆,天然与参观者是有距离的。S:嗯,我们不能要求每个博物馆都提供同

一形式的叙事。艺术博物馆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看到它漂亮,这是艺术博物馆的首要功能,它第一要唤起的是审美,审美本身是一个体验,这个层面不需要知识。美国的许多艺术博物馆也是这么定位的,所以我也不能一味拿纽约好的博物馆跟我们国家的考古类博物馆比,这也并非我的初衷,我希望的是拓展博物馆类型上的可能性。

P:博物馆应该是优秀叙事空间的观念其实并不新颖,但是国内很多博物馆没有呈现一个应有的好的叙事,甚至参观完一些博物馆后,感觉像是上了一节政治课一样。这问题出在哪儿? S:博物馆陈列内容设计这个环节其实是

最需要学养的。设计者需要具备跨学科的 知识。在叙述的这个层面,需要考古学、历史学、人类学、体质人类学、艺术史、环境学、跨文化研究的知识。在自省的这个层面,也就是时刻提醒拷问自己“我设计的陈列可能会附带什么样的政治话语?”“我是不是需要去消解它?”这个层面,需要文化批评、文本解读的后现代理论、符号学。

之所以没做好,一个原因是我们常常把叙事理解成更花哨的陈列,于是会大量引入触摸屏,或者把展室氛围弄得特别漂亮神秘,虽然这些都没错,但未必能构建好的叙事,这不是多媒体能够简单解决的,因为你还是看不到有人在给你说他的故事。一个好的叙事空间,我个人认为应该着重看两个方面:首先是对个人史的尊重,对于博物馆展品的相关个体应该有研究,比如展出瓷器,博物馆不仅应该激发审美体验,还可以详细地展示制作工程,凸显瓷器后面的匠人,他们讨生活的日常,甚至他的妻子孩子,孩子要不要上学,有没有学区房,这就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切入口。

还有很重要的是,鼓励观众把个人的记忆和知识带入陈列。比如“9·11”国家纪念馆,它有一个很巧妙的设计,观众看完展馆后,可以到一个小录音间,描述“9·11”事件发生当天,你的想法、回忆和故事,说什么都可以。录音录完,会被选出

来在展厅的入口处播放。你会感觉个体的叙述是被尊重的,每个个体的经验都能够成为记忆殿堂的一部分。

P:说到美国“9·11”国家纪念博物馆,它是怎样来讲述灾难的?这类博物馆的叙事难点在哪里? S:有一个“狡猾”之处是,博物馆光影的

设计,很暗,很压抑。里面的展品,比如双子塔上断裂的天线,被烧了一半的消防车,大火后弯如老树的钢梁,都被当作艺术品展陈,给观者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之所以说它“狡猾”,是因为它激起的不是理性的思考,而是情绪,引发你的本能,让你看到就觉得恐惧不安。好的博物馆要你共情。

讲述“9·11”历史事件的陈列在一个不大的展厅里,叙述的每一个环节,博物馆都刻意回避任何涉及立场的话语,这是第二个我认为很“狡猾”的地方。因为“9·11”事件本身有很大的叙事难点,成因复杂,源头很早,政治上敏感,从人道主义来说当然是灾难,但从地缘政治来说,多少有点罪有应得。所以这个陈列“狡猾”在,不讲复杂的政治,不假定自己的政治观点是正确的,但它要用情感包围你,吞没你,这会让你自 发地反感恐怖主义。雕琢字句,有时候无招胜有招,我想这可能是“9·11”博物馆对我国这一类博物馆的启示吧。

P:相比于中国,美国的历史很短,这会怎样影响到美国博物馆?在你看来中美博物馆的明显区别在哪里? S:每个国家有自己不一样的历史进程,文

物的性质也不一样。我们国家的博物馆主要是考古博物馆和名人故居,而且考古文物非常多,必须要找地方安置,所以很多博物馆主要功能就是储藏。美国并非没有这样的博物馆,关于印第安人的博物馆,大多其实也挺一般的,因为文物的性质让叙事很难变得出彩。这里要强调的一点是,纽约之外的美国城市,也没有很有机的博物馆格局。博物馆的叙事做得好不好,不是中外之别的问题,而是纽约这个城市恰好做得很好。纽约的博物馆面貌形成都是很有机的,因为对于这座城市来说,19世纪和20世纪的物质生活发生了质的飞跃,社会变化也很剧烈,所以这些在我们看来很“年轻”的文物和历史,都成了被纪念的对象,比如下东区移民公寓博物馆,对物质生活史有意识地去保留,最后呈现出来的故事就是很有意 思,很可亲的。

P:还有什么是中国的博物馆所欠缺的?

S:社区性质的博物馆也是我们欠缺的。社区一词,有别于居委会、街区的概念,而是一个社群(community)的活动范围。像纽约SOHO的莱斯利罗曼同性恋艺术博物馆,同性恋人群长期活跃于此地,而这种微型博物馆也是服务于本地社群的。同样的,比如美国在美华人博物馆,哈林区画廊博物馆,它们都着重陈列华裔或非裔艺术家的作品,这样带有种族特点的社区性博物馆,我们国家没有。我们现在也有一些好的实践,像北大赛克勒做毕业主题的展览,服务于北大本校的学生,那个陈列就有温度,讨人喜欢。

所以说,我们与国外博物馆存在的“差距”,并不是数量上的,而是类型上的。不是因为我们的博物馆比别人无趣,而是因为我国的文物性质,决定了我们必须先满足储存功能,纽约的博物馆没有这方面负担,所以在叙事上更自由,更贴近人。如今我国观众已经对博物馆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因此博物馆从业人员也不能停留,不进则退,博物馆人的脑子,得比观众转得更快才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