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内心永远住着小女孩

“对大多数女士而言,当她们变老时,她们会觉得她们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但我的座右铭是即便现在也是一样,保持参与,保持忙碌,去做你所热爱的。”

Portrait - - Special Report | 专题 - 文|巴芮 编辑|张薇

在美国新泽西州大西洋城的人造老虎机迷宫中,又走过了一群穿着带有闪烁亮片连衣裙的女士们。已经是2016年的10月份了,美国小姐在一个多月前刚从这里捧走了她的选美皇冠。而现在,这些装扮耀眼的脸上爬满皱纹、嘴里含着假牙的老年女士们,也要在这里来一场选美大赛。

这场选美盛会中不会有人穿着泳衣出现,身材与容貌不是她们比拼的重点,“内在美”才是。这是一场全国老年女士选美大赛,参赛者都在60岁以上,她们所要展现的是自己在这几十年生命中所得到的生活智慧,因为她们相信,老年人才是国家的基础与财富。

身材高挑的佩吉·李·布伦南(Peggy Lee Brennan)来了,62岁的她是这一年的密苏里州老年女士,与她一同前来参赛的还有来自其他各州和波多黎各的44名老年女士选美优胜者,她们要在这里角逐出全国冠军。

大赛创始人艾尔·莫特博士(Dr. Al Mott)不停与人打着招呼,有戴着卷发出现的前选美皇后,也有涂着口红的新参赛者。这位有着神学博士和歌手等多重身份的创始人,脑子里充斥着千奇百怪的想法。

莫特曾在新泽西州阿斯伯里帕克市经营一家老年中

心,1971年,他在读到一篇关于穷困老人捡垃圾维生的文章时,举办老年选美大赛的想法突然从脑中跳了出来,并随即在自己的老年中心为成员们举办了选美比赛,还成立了“老年美国”(Senior America)这样一个非营利组织。

他认为在以年轻人为导向的文化趋势中,老年人被剥夺了赞美空间,而选美比赛是给予她们展现智慧与才能的第二次机会,同时能为她们赢得更多尊重。但这并没有预想中的简单,第二年,这个在私人疗养院中创立的盛会鲜有人参加。

“这些女士都需要得到家庭的允许”,莫特对媒体表示,“他们说‘妈妈,做点儿符合你这年龄的事吧’,我说你回去告诉他们,你正是优雅的年龄。”那之后,老年女士选美在城市崛起。1980年,开始举办全国范围内的老年女士选美盛会。

60岁及以上,被莫特称为“优雅年龄”。对参赛者而言,这个年龄不存在任何矫饰和禁忌,没有什么理由不尝试新的事物。莫特坚信这场盛会能够为改善老年生活发挥很大作用。

女儿海伦娜(Heleena)一直支持布伦南参加这个比赛,因为她知道获得选美冠军是妈妈“从19岁就一直梦想的事情”。

大赛历时3天,参赛者将在评委面试、才艺表演、晚礼服展示和一个35秒分享“人生哲学”的演讲四个环节进行比拼,由5位评委进行打分。

面试时,女士们被逐个带到会议室,回答评委组提出的私人问题,这是她展现个性和说话技巧的机会。布伦南在那天早上犯了一个小错误:她走进房间并站在椅子后面,正准备分享她的人生哲学时,被评委提醒坐下进行面试,之后到舞台上再分享她的哲学。“哦,不!”她回想起了正确流程,当时的自己在红裙子下弯曲着膝盖请求谅解,“在我们州大赛,你只有一次机会。”她在后台对其他选手说。

参赛者有医生、护士、商人、高管、舞者及歌手等。她们曾经历战争、在疾病中幸存,或失去了伴侣与子女。有的人坐着轮椅出现,有些人还丢了假牙,但她们依然生机勃勃,跳起舞来像暴风骤雨。

10月20日大赛第一天,下午1点左右,缓缓拉开的幕布后面是45位穿着晚礼服的优雅女士。《家政》(Good Housekeeping)杂志在报道中这样描绘当时的场景:“绝

对养眼—构成这道彩虹的每一种颜色都比乡村黄昏下的天空还耀眼。”

选手们随着路易斯·帕里演唱的原创歌曲节拍而轻 轻摇摆,“她们曾是妻子,她们曾是情人,她们为膝下子女读书……”长发红唇的女士们依次走向麦克风进行自我介绍,除了一位穿着绚丽亮片连衣裙、闭着眼睛出现的女士。她坐在轮椅上,州冠军的绶带被精心放置在胸前。当轮到她时,帕里将麦克风靠近她的唇边,诚挚而有力的声音从扬声器中传出“我是明尼苏达州女士”。台下欢呼声一片。这上百名观众,大多为选手们的朋友与家人。

布伦南穿着一袭红色露肩鱼尾晚礼服出现,完美修饰出了她的腰部曲线与高挑身材。晚礼服展示环节考验的是选手的品位与风格,知道什么样的衣服最适合自己。很多选手都不敢在赛前的晚宴上多吃东西,她们都太紧张了,怕吃多了穿不进裙子。

供职于《家政》杂志的摄影师布莱恩·芬克(Brian Finke)十分敬畏那些参赛者,“那里还有90岁的!”他被允许在休息期间进入选手们的后台和更衣室,芬克觉得“这些女性很强大”。他抓拍到了她们很多亲密而又轻松的时刻,“她们中的很多人说她们很紧张,一旦走上舞台,却又从没表现出来。”芬克拍照时,女士们会对着镜头摆出时尚的动作,与镜头调情。“每个人都为彼此喝彩和鼓掌,出乎意料又很好笑。”

在才艺展示环节,布伦南演唱了她在音乐剧《俄克 拉荷马》(Oklahoma)中表演的《人们会说我们相爱了》(People Will Say We're in Love),还跳了踢踏舞。生长于纽 约史泰登岛(Staten Island)的布伦南曾是个专业艺人,在百老汇和生活着的布兰森镇都登台演出过,她可是参赛者中歌手和舞者的双重威胁。

而在2006年参赛的帕蒂·库恩(Patti Kuhn)曾在这一环节陷入窘境,因为比赛规则不允许有舞蹈搭档。她用榫钉、一套军装和飞行员眼镜装扮出来一个被称为“山姆大叔”的布偶,并和它挑起了"Boogie Woogie Bugle Boy"摇摆舞。也曾有人在这个舞台上展示画作,弹奏祖父留下的乐器以及跳起猫王出演的电影《天堂夏威夷》中的草裙舞。

无论唱歌、缝纫、读诗还是跳舞,女士们必须展示一项才能。因为才艺显示了当代女性非凡和持续的天赋。尊重时间限制的成熟技能可以带来创造力和良好的判断力。

最后是一个被称为“人生哲学”的特殊环节,每位选手有35秒的时间来分享在这几十年人生路上悟出的人生“信条”。在此期间,政治和女权是不允许被提及的。

比赛虽然认同佳人丽质,但更注重的,是具有某种视野和洞察力的真正的美。在参赛选手分享她的“人生哲学”时,评委可以深入观察每个女士的内在美。这不是传记,而是参赛者希望和年轻一代分享的智慧。

布伦南向台前走去,“我曾在19岁时在斯塔顿岛参加了一次选美,”布伦南说,“当时我是亚军。我想得到皇冠,但并没有。我陪着女儿参加了三年选美比赛,我发现美国小姐的制度全是关于服务的—全是关于分享、志愿服务和利用你的才能使别人的生活变得更好。”这是一位直到48岁才从尼泊尔领养到一个女儿的母亲,15岁的女儿成为了她回归选美的原因。

这些环节都集中在前两天比完,台下的三男两女五名独立评委,会根据参赛者的每一环节表现进行打分,选拔出前10名,在第三天进行最后一轮的比拼,届时,胜者将被加冕。她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出席国家重要集会。

决赛当天的现场拥挤得像容纳了之前的两倍人,因为里面出现了更多的摄影师和记者。一切都是炫目的:女士们耳朵上、手腕上和脖子上闪闪发光的水钻,舞台上闪烁的灯光,礼服上闪烁的珠子和水晶……选手们在舞台 上随着帕里的小夜曲《内心住着小女孩》(The Little Girl

Inside)轻轻摇摆,“胜过皇冠与绶带……精致的妆容和睫 毛……她的内心永远住着小女孩。”

最后一天的流程与前两天相似。布伦南最后一次唱起《人们会说我们相爱了》,歌曲结束时她已气喘吁吁。在决赛选手表演结束后,开始计算结果,大揭秘的时刻即将到来。家人和朋友们在座位上紧张地挪动着身体,灯光闪烁成红色,这预示着主持人可以宣布获胜者了。

梦想终成现实,布伦南赢了。上一届的全美老年女士芭芭拉·穆尔丁为她戴上银色皇冠。

女儿海伦娜在舞台前拿着妈妈陪她在优秀青年大赛中迎来的绶带忘情庆祝,“我知道她一定会赢,那是她从19岁就一直梦想的事情,我太为她高兴了!”

布伦南手中握着一束红玫瑰,同时调整着头上的皇冠,“作为一名女演员,他们总说要谎报年龄!”她说, “我永远不愿撒谎,所以我总是取笑自己的年龄。现在我觉得自己解放了。”

莫尔丁说她在这里看到的最大的转变是“很多和我来自同一时代的女士,得到了丈夫、父亲的支持。我们曾是男人背后的女人。对很多参赛者来说,这是走出舒适区域的关键一步。”

她们依然崇尚美丽,希望有目光的追随。2015年的新泽西州女士曾坦率地告诉媒体,“我已经61岁了,当我走在街上,建筑工人也不再对我吹口哨,这是件好事,但当他们停下来,仍然略带惊讶地看着我。这是一个小小的验证:我仍然很辣。”

4年前,为了追求“平等”,大西洋城的长期公共主管马克·索维尔(Mark Soifer)创办了“全美老年绅士选美大赛”(Mr. Mature America pageant)。现在每年5月,你能看到十余名装扮帅气的老绅士们,在大西洋城的音乐码头并排唱着披头士的摇滚,抖动着屁股和假的跛脚做出搞笑的舞蹈动作。

“这些女士来自不同的时代,选择空间很小甚至少有机会。当她们觉得自己开始衰老时是最谦逊的。如果你老了,就不要去掺和年轻人的事了,因为他们正在为自己的事业而忙碌。”莫特说,“对大多数女士而言,当她们变老时,她们会觉得她们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但我的座右铭是即便现在也是一样,保持参与,保持忙碌,去做你所热爱的。”他将这视作女士们人生中的第二次机会。 (本文信息来源《家政》杂志、《纽约时报》、Shore News Today等媒体公开报道。实习生翟锦对此文亦有贡献)

琼·莱西(June Lacey),81岁,来自明尼苏达州,在选美比赛三周前遭遇出血性中风,但参加全国老年女士选美比赛是她的梦想

大赛的银色皇冠。经过评委面试、才艺表演、晚礼服展示和人生哲学分享四个环节的筛选,才有可能得到它

印度梅加拉亚邦西隆市,一位男权活动家拿起一篇报道他的文章 全国老年选美比赛的十强。她们所有人都依然崇尚美丽,希望有目光追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