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芭蕾舞台上的黑人女孩

她只依靠她的舞蹈

Portrait - - 一个世界 -

文|杨思敏 编辑|张薇

孕育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芭蕾是一种几乎被白人垄断的艺术,在一个专业的芭蕾剧团里,几乎看不到黑人舞蹈演员的存在。但英格里德·席尔瓦(Ingrid Silva)女士是其中的异数之一。

席尔瓦是一个从巴西里约热内卢走出来的黑人女孩,生于1989年的她没有殷实的家境和舞蹈背景,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从小在贫民窟过着潦倒窘迫的生活。席尔瓦患有先天性支气管炎,为了减缓病症,她间歇地尝试游泳、体操等运动,8岁的时候,母亲鼓励她去跳芭蕾,她一跳就是十几年。

不论是在1990年代末期还是今天,学习芭蕾舞花费都高于其他舞种,学芭蕾的孩子也基本上来自中产、精英家庭。黑人中产阶级比白人中产阶 级少很多,而对于一个贫民窟里长大的黑人女孩来说,更是课堂上的少数派。席尔瓦的天赋也并不出众。从小游泳、体操练成的宽肩膀和壮硕身材相较于其他芭蕾舞者,甚至稍显笨拙。还好,无论是先天种族、家境的因素还是后天身体素质的短板,都没有令她放弃舞蹈之路。

2007年,在一个帮助贫民家庭孩子学习芭蕾项目的资助下,她从巴西搬到纽约,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继续她严格的学习计划。克服了没有朋友亲人的孤独和语言障碍,在无数次脚尖与地面的反复摩擦下,她通过了严苛的考核,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成为美国著名的芭蕾舞团——哈莱姆舞蹈剧院(Dance Theatre of Harlem,DTH)的一位专业 芭蕾舞蹈演员。这一年,她18岁。

2 0 0 8年,19岁的席尔瓦被誉为“世界上最杰出的芭蕾舞者之一”。她的表演越来越多,在意大利、以色列、美国等各地辗转演出。然而,令她遗憾的是,最初鼓励她踮起脚尖的母亲,因为签证问题,至今没看到过她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如今我站在这里,没有依靠种族优势或家庭背景,我只依靠我的舞蹈。”学舞之路的艰辛,或许只有席尔瓦自己最清楚。现在,28岁的席尔瓦还在继续她的梦,同时也向往着大学生活,“在学校里我不仅可以学习知识,更可以看清自己。”未来,她希望自己的舞蹈能够发挥更大的价值,治愈更多人的心灵。她还准备学习心理学,并尝试将心理学与芭蕾结合起来,创造一种新的灵魂舞蹈。

“18 岁离开家去追求梦想;一边从事喜欢的工作一边环游世界;激励别人和我一样去追梦。”这是席尔瓦认为自己的最大的三个成就。现在的她,不再是舞团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即使现在还有人歧视她的肤色,她只是笑笑,“种族歧视对于芭蕾舞者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芭蕾应该属于所有人。”

要练习多久才能成为职业舞者?答案是一辈子;要用多久才能打破种族壁垒?答案是很多代人。从前,在世界的很多芭蕾舞团里,没有一个黑人女性舞者;传统的芭蕾舞鞋也只有淡粉、淡金色,因为这样的浅色可以让鞋与脚背的线条相连,对于白人来说更为协调好看。刚开始学习芭蕾的小席尔瓦不服气,用棕色鞋油把它涂黑,依然用足尖勾勒出属于自己的、属于黑人的芭蕾舞台。

在一个专业的芭蕾剧团里,几乎看不到黑人舞蹈演员的存在,黑人女孩英格里德·席尔瓦却在顶级芭蕾舞团中占有一席之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