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一直在破壳

Portrait - - Cover Story - 文|李斐然 编辑|张跃 摄影|高远

人物 PORTRAIT= P姜山 =J

P:李娜过去的定义是“网球运动员”,现在除了“退役的网球运动员”这个身份,你希望她的下一个定义是什么? J:说伟大一点,是把她作为年轻人的标杆、旗帜性的

人物。但我觉得应该实际一点,就是让大家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通过自身的努力,怎么去做到90%的人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过去人们了解的她,是她如何成长,怎样去获得大满贯,有了梦想以后如何达成目标。但梦想是怎么来的,这才是关键。因为你首先得有一个想做成的事情,才叫做梦想。你做不成的那叫做妄想。

这得是一个确切可行的梦想,虽然看似很远,但可以做得到。梦想的开始是一个什么样的出发点,把这个分享给大家,让大家树立自信,形成自己的梦想。P:在你看来,李娜的出发点是什么? J: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之所以选择体育,是没有选择。我们是被父母选择的。孩子的兴趣是父母给予的,你天天送我去打网球,所以我只能打网球。李娜真正形成对网球的热爱,或者说对攀登职业高峰的执着,说可怜一点,是因为“我这辈子只能做这件事情”,我只能觉得这件事最适合我,即便其他路我都没有尝试过。

这样导致体育界所说的“你要我练”,在李娜这儿变成了“我要练”,“我想,我需要,我渴望”。所有一切在这个转变中变成了主动。很多运动员接受采访,“很高兴我们完成了国家给予的任务”,你可以这么回答,完全不错误,这很正常。但李娜在这件事上转变了,她不觉得这是你们给予我的任务,而是我身体力行想要达到的目标。这就是李娜出发点的一个转变。

特别是最后几年,李娜是彻彻底底的职业运动员,她会自我管理,不需要教练在后面天天鞭策你。她会更坦然面对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跟记者争吵,跟球迷沟通,还有场上跟裁判、场下跟经纪人、赞助商、教练交流,这是围绕她生活的一个个主体,她把这些浑然一体,运作得非常好。P:你如何理解职业运动员? J:职业运动员,就跟超市售货员一样,跟你的职业也一样,每天上班、回家、吃饭、睡觉。体育老师从小教的有句口号叫“为国争光”。我们一学体育,就必须走上 为国争光的道路,但售货员每天干售货的活儿,她需要为国争光吗?她是为自己赚钱。既然售货员可以,运动员为什么不可以?

中国99%的运动员还都不是职业运动员。在职业体育里,没有“重要的比赛”,因为每一场比赛都关系到你的工资、奖金、业绩。并不因为这场比赛是奥运会就很重要,就得拼了命。职业体育的每一场比赛,就像是你的每一天工作,没有区别。为什么大满贯大家都看重,都说这个比赛重要?因为它奖金高啊!

运动员比赛就跟明星演电视是一样的,其实就是放在一个地方,观众花钱来看你俩表演。那只是一个舞台而已。运动员的工作就是保持健康的身体,在球场上跟对手一起,表现出运动的美。

你要是把每场比赛换做胜利,把体育搞得非常体育化,那就太纠结了。P:所以在你看来,职业网球的运动团队更像是一个

公司,李娜是其中的一个合伙人? J:我们有时候讲笑话,说李娜是董事长。我是CEO,首

席执行官,真是干活的。再有经纪人CFO,还有教练和体能教练。他们都是一个团队,李娜付钱给他们,从他们的工作中换取赢得比赛的报酬,他们也通过李娜体现自己的工作价值。

世界排名前十的选手,就相当于十家不同的公司,球员自身是最了解公司运作的人,他知道自己缺什么,就去寻找什么。所以你也能看到在这些公司里面,员工也经常跳槽,换这个教练,换那个经纪人。P:李娜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时刻特别疲惫、特别艰

辛,熬不下去的时候,支撑她继续的动力是什么? J:我觉得是打破很多人对网球、对中国人自己的看法,

做一些别人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一直生活在一个不自信构成的茧里,她太想闯出来,用行动告诉你,很多人都说这件事不行,但我们可以做到。

她做的事情,直到现在还是很多人不相信,总在说李娜拥有欧美人的体质。这些人的脑筋固化了,老觉得自己是很弱的,做不成这些事。这是中国每一行每一业都在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学英语,明明可以,就是不敢开口。李娜就是想突破你的不相信,我就是要做,冲破这一层不自信的茧,告诉大家,其实茧是可以打破的,让大家把自信武装到自己身上,迈出第一步。P: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不安全感吗?

J:一开始会有。我们单飞以后,前期没有经纪公司,也脱离了国家赞助,什么都没有。相当于一只鸟刚破壳,下面都是水,出了鸟窝有可能被冲走,但也有可能飞出去,飞得很高。

当时我们商量,大不了花光所有储蓄去玩一下,不行就重新开始。破产就破产,不打了回来挣钱。我觉得这叫做有得有失。

现在很多球员觉得过得很安逸,他们都不想单飞。并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觉得很稳定,不想失去安全感,有国家资助每年挣这个钱很开心。

李娜之所以愿意破壳而出,拿鸟来打比方的话,就是对天空的向往太急切了。她对职业网球的好奇心,大于对破壳失去安全感的恐惧。就是这种好奇心的欲望,以前在国家体制、专业体制里,她太想知道职业的围城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P:在职业网球世界里,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J:每次比赛都会有一个冠军。现在中国很多喜欢网球的人,是李娜夺冠那个热潮带来的,但这些球迷不是单纯地喜欢李娜,他们喜欢的是冠军的那个光环。

之前我就跟她说过一句话,人们喜欢的是大满贯冠军,但你要怎么让人们喜欢你李娜?你就要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员,这跟冠军运动员是不一样的。在体育圈,从一般运动员、职业运动员、冠军运动员再到伟大的运动员,区别就在于一步步如何自我提升。这就像是酿红酒,需要慢慢沉淀。P:作为“伟大的运动员”李娜,你觉得伟大的地方是什么? J:就是傻吧! P:什么意思? J:有些人太聪明了,他们不会相信这个,但李娜傻,她信了,她会这样做。她不觉得有别的办法,就愿意一直重复、一直重复,把事情做到底。P:李娜退役后,你们原本的计划是什么? J:本来想去旅行,就按照职业网球比赛赛程走。这个环境给她带来了很多喜怒哀乐,但以前去了就是比赛,很难出去逛逛,所以想去感受一下。但因为正好有两个孩子,就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过去李娜在美国比赛,我们住在那个美国西部最佳酒店。她去训练了,我就自己坐在房间凉台上,对面就是马路。早上晚上斜阳照过来,看着老头开着马卡龙色的超级跑车,觉得太舒服了。坐那儿就在想,以后 不打球了,就和她来这儿度假也挺好。P:这是职业生活里最有乐趣的时刻吗?姜山:在国外,特别是男子球员,生活就是这样。上午睡懒觉,下午比赛,晚上就去酒吧玩儿。他们把运动当作一种职业,就是玩。他比赛时还是激烈地竞技,但是也会去酒吧放松,听听音乐,当然他不会喝酒,喝饮料。

好多人还是把这件事情太当成事儿了。这就是说为什么要把运动称之为职业,你把它当成职业才有可能晚上去放松,你把它当成为国争光你晚上肯定睡不着。P:李娜下一个好奇心在哪里? J:看大势的目标是网球学校,帮助年轻球员。不是说做成她这样,而是让更多人达成自己的梦想。

以前她靠打球让大家感受到网球是什么样的。球场上输赢表达了一切,根本就不用说话。两个人虽然是在竞技,也是在演绎。以前的李娜虽然是真实的,但很多东西是媒体给予她的。现在她有更多时间去做些事情,直接让人体会她的感受。

只有她讲出来的职业,才是最真实的,毕竟她到过那个职业圈子。她用自己的力量去过了那个职业世界,满足了好奇心,现在回来了,就想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你们,那里什么样,你们应该去那里看看,挺值得一去。P:你的下一个好奇心呢? J:准确地说,我的实际工作是帮助她做成这件事。我们俩在一起也是因为我们的目标一致。尽管她是打球,但是我也很想通过帮助她,来证明中国打网球是可以走到职业圈子里的。P:现在的李娜和退役前有什么不同吗? J:谈变化我觉得很困难。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们俩每天都在一起,就像自己感觉不到自己变化一样。

我太早见到她,最早的表达是“纯洁的小女孩”,现在受到这个社会影响,这么多年遇到很多事情,懂得一些事情。球技越来越高,遇事越来越多,社会活动也越来越丰富。从没有人关注,到慢慢有人关注,再到一下子很多人关注,这个过程她心情有一些起伏,也学会了驾驭这种关注。P:任何事物都有一个生命周期,接下来如果关注度变少,你们做好准备应对这种变化吗? J:那天我跟她说,你现在梦想是开网校,开完你想干吗?估计我们就得退休了。所以,这个网校还得慢慢开(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