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为体毛作画的插画师

女性应坚持为自己做出选择

Portrait - - 一个世界 - 文|唐宇晨 编辑|张薇

看惯了漫画书中各种理想化的女性形象,乍一看艾可·汗(Ayqa Khan)小姐在她的Tumblr和Instagram主页上发布的插画作品确实会令人吃上一惊。姑娘们穿着色彩明艳的潮流服饰,肆意伸展扭动着躯体,毫不掩饰地露出身上浓密的体毛。从2015年起,数码插画师艾可开始持续从事这项创作,她通过描绘体毛茂盛的女孩子享受生活的愉悦情景,默默抵抗着女性应当刮除体毛的社会成见。

艾可是美国的第一代巴基斯坦移民。拥有与咖啡豆同色号的肌肤,却没有咖啡豆般光滑的质感,出生于1995年的艾可也曾一度为自己身上无处不在的体毛感到苦恼。“父母和兄弟姐妹都说,我身上的体毛脏兮兮的令人作呕,而且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个女孩子。”艾可的母亲经营着一家美容院,从11岁起,母亲就帮她用蜜蜡去除身上的汗毛,手臂、大腿、前胸甚至下巴,温热的蜜蜡覆盖住艾可的身体,逆着毛发 生长的方向迅速拔除。光滑的肌肤在南亚成人世界里是洁净与美的体现,这也是家庭对艾可的基本要求。艾可对这种做法充满抵触,真正令她感到不适的,并非定期除毛的繁琐或除毛时产生的强烈痛感,而是她觉得被拔除体毛时的自己像是块任人摆布的木头,而非一个拥有独立自我意识的人。

艾可的爸爸和妈妈都是传统保守的虔诚穆斯林,即便是最简单的着装问题,也有一套严格的家庭规范,“我不能穿短裤和背心,高中时我所有的朋友都是白人,他们总是问我为什么在90华氏度(约32摄氏度)的高温下还穿着长裤?”在纽约长大的艾可夹在传统含蓄的巴基斯坦文化与自由开放的布鲁克林文化中间,压抑得难以呼吸,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生活状态,决定为自己也为处在相同境遇的女性伙伴们做点什么。

艾可的目标是让体毛正常化,在她看来,“正常化”与“被接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并不是在努力地让大家接受体毛的存在,而是试图表明体毛根本不是需要被接受的东西,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生而拥有体毛,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状态。”

艾可的巴基斯坦背景并没有束缚住她创作思维的广度,流畅的线条,明快的色调,极具民族色彩的印花和流苏,艾可的绘画风格受到了南亚文化特别是服饰和电影的影响,同时也接受了充满活力的美式文化的熏陶,她作品中的女性既具有南亚传统特色又带有美国年轻一代文化的烙印。

艾可自学成才,她没有专门的工

作室,就在自家的卧室用简单的工具比如Adobe Illustrator或是Photoshop进行创作。“我从来没上过艺术学校,也没参加过什么艺术课,从前的我不仅没有机会创作,甚至除了我自己之外,都没有人愿意对我的作品发表意见。是互联网给了我机会。”她将自己称为“来自互联网的画家”。2015年,20岁的艾可把作品上传到Tumblr,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插画上那些穿着溜冰鞋,咬着甜甜圈,四脚朝天仰卧在沙发上任粗黑浓郁的体毛随风飘扬的率性姑娘们,能够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

艾可收到了许多回复。虽然有些人认为她的插图“恶心”或是“太过火”,但她还是得到了很多祝福和感谢:“从前我总是因为自己的体毛而偷偷痛哭,是你的自信和美丽击中了我的灵魂。”“每到夏天我都会穿上长袖T恤来掩饰胳膊上粗重的汗毛,看到你能如此大胆地展现自我真的令我感到很高兴。”留言大多来自于十四五岁的少女,她们曾与少年时代的艾可有着同样的烦恼,但如今在艾可的感染下已经能足够正视自己的身体。这些积极的鼓励坚定了艾可继续插画项目的决心,现在的她拥有了自己的网站,艾可在网站上出售个性张扬的作品,希望把自己的观点从互联网上带到现实生活中,帮助更多的姑娘认清自己的身体,爱上自己的身体。

当然,艾可要做的绝不仅仅是这些,“我的终极目标不是让人们接受不肯去除体毛的女性,而是接受那些坚持为自己做出选择的女性。”披着长发的艾可已经确定地知道,未来的自己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在艾可·汗的插画作品中,姑娘们穿着色彩明艳的潮流服饰,伸展扭动着躯体,毫不掩饰地露出身上的体毛

插画

环保

艺术

展览

自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