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驱走暗夜

即使是南非最穷的孩子,也可以在他们的生活里有一点魔术。”

Portrait - - 专题 - 文|巴芮 采访|唐宇晨 翟锦 编辑|张薇

走在南非城市开普敦克莱蒙特区的一栋19世纪双层维多利亚建筑中,你总会被走廊中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的小伙子拦下来,“请从中选一张牌。”他会给你变个戏法。他们提着装满秘密的手提箱在楼梯中穿梭,公共区域的桌子间正有人拿着道具练习杂耍。

像是一座现实中的“霍格沃茨”,这里的每名学生都有可能成为哈利·波特或赫敏,利用“魔法”驱除那个名为“贫困”的伏地魔。

这座“魔法学院”是全世界唯一一所专注教授学生魔术的学校,致力于培养品格健全的魔术师,并消除贫困与偏见。

1980年,19岁的大卫·戈尔(David Gore)刚上大学,这名出身贫苦人家的男孩,为赚取学费,常与同学乔纳森·普洛克特(Jonathan Proctor)到聚会中为年轻人表演魔术。结束后,总有许多观众表现出对魔术表演手法的浓烈兴趣。二人从中看到了机会。他们开始探讨关于教授别人魔术的可能性,并很快制定出了一些计划。

因报纸上刊登出的一篇有关魔术培训的文章,有34人报名加入魔法学院,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学生。当地的魔术师们则自愿教授这些形形色色的年轻人魔术技巧。彼时的大卫·戈尔还是开普敦大学(UCT)法学院的一名学生。在此后魔法学院的发展中,因培训年轻人的成就感和表演舞台上的激情远远高于在法律领域工作中的收获,1985年,大卫·戈尔放弃了原本的专业,作为校长和创始人,一头扎进了魔法学院的教育创新中。

在这里,没有“麻瓜”与“巫师”的分别。招募的首批学生来自不同种族,让戈尔都觉得大开眼界,“白人和黑人此前从没在一起工作过。”因为当时的南非还实行着种族隔离的法律。他觉得多样性是南非急需的一种强大的变革力量。

“魔术,已经证明种族竞争的平等。它的技巧和肤色无关,在舞台上表演的成功与否都不能用来被解释。”戈尔说。马戏老师和科学教授迈克尔(Michael)觉得魔术是一种奇妙的媒介,能够包容世界和科学中的不同认知。

魔术给了戈尔改变命运的力量,而他也将这份幸运传递给更多的年轻人。

戈尔希望能对贫困地区的孩子给予更多的关注与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