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荡者吴秀波

Portrait - - Letters 来函 -

《人物》的文章真是越来越长、越来越好了,看一篇半小时,慢慢看,一个字一个字,不舍略过去。读完好像人坐在海边,听着海浪,心里一片安静。而那些大人物、小人物呢,坐在你对面,一起看着眼前的海。感谢带给我这么好的经历。—尘

选题会上,前去采访吴秀波的记者之一杨宙说,当吴秀波聊起他的80年代时,眼睛都亮了。吴秀波并不是一个完美的采访对象,采访时,他善于 聊得玄而又玄,关于他自己,却总是所说不多。这是出于某种不真诚或油滑吗?

但,真正跟他聊完他所度过的那段闲散的、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年轻时代,我的同事们理解了吴秀波在采访一开始的冷漠—他向记者和编辑说,你们找错人了。他是压根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无用的人,以致格外中意自己曾度过的那段闲散而无用的光阴。

那是他一瞬间的真实自我。《人物》企图通过细密、悠长的采访和写作,逼近这种真实。有时,他们人生的一个诚实侧面,何尝不是我们自己生活的倒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