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名声:既远离,又想要

Portrait - - Female -

“你跟多少个人上过床?”答案是:几个、十几个、上百个、1500个……

荷兰纪录片导演Sunny Bergman女士常常做一些“出格”的事。

4年前,她从荷兰出发,到英国,到美国,到那些国家的公园和广场上支起帐篷,请走过的路人们钻进帐篷。帐篷里是一张洁白的床垫,各个国家的老头和老太太、中年夫妇、青春期的孩子躺在这张床上接受 Bergman的访问。

访问往往从尖锐的问题开始,却不止于此。

在这部纪录片《荡妇名声恐惧症》的开头,3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躺在帐篷里面向镜头,Bergman问他们,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是荡妇?

“当她和超过10个男人睡过。”他们还解释了自己对于“荡妇”一词的理解:过于不拘泥的女孩是随便的,不自重的。男 孩们天真又不客气地朝镜头说道,“That’s disgusting.”还有男士告诉Bergman,如果一个女的马上答应和男的上床,那她会被认为是“廉价的”。

为什么女性总是容易揽上“荡妇”的名声?为什么“荡妇”就是贬义的?带着一系列关于女性性自由的问题,Bergman一路访问了历史学家、性学作者、性爱课程导师、性工作者、色情片制造商等与性相关的人。

在伦敦科学博物馆,她在历史学家的带领下,从一根短棍状器械开始探讨男女性差异的起源。专家告诉她,18世纪晚期,那些被认为有性感觉的,可能在生活中乱交的和有性幻想的女性会被诊断为“癔病”,即是如今的“分离性障碍”或“歇斯底里症”。那些确诊的妇女会被送到医院治疗,而治疗的手段就是用这种短棍状类的振动器给予她们性高潮。

她来到一间研究所,在电脑上分别看男性与女性的裸体照片。通过监测视点移动,她明显地发现,相比起在男性裸照中先看男人的脸蛋,女性在看裸体女性时,最先关注的是女性的胸部,那是指向性感的标志。“这也意味着女性其实是把自己当做欲望对象来看待,有时,她们还会把自己想象成脱衣女郎。”

这也说明,在男性主导的性爱中,女性不仅被物化,而且自己也在物化自己,以至于她们习惯了去取悦男性。比如,在Bergman拜访的一个专门为男性开办的性爱课程里,男学员们表达了内心的“控诉”: “如果你不把真实感受告诉我们,我们怎么知道如何改进呢?”

手头的现代英语词典告诉Bergman,所谓“荡妇”,是不道德的、放荡的女人。它的同义词包括妓女、轻佻的女人、“破鞋”,甚至是性病女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