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诺 贪心的人

Portrait - - L Etters 来函 -

感谢《人物》的深度报道,让我知道这世上,真有女人活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样子。—土拨鼠的执着

去年 11 月,我和颜宁拍《人物》杂志的封面照,她挑了几张发了朋友圈,写到“80岁的我们俩”。是啊,竟然都40了!

我和颜宁拍照的时候,很冷,我那天还发烧。我们俩披个羽绒服在取景的地方,拍的时候脱下来摆个臭美pose。我说我们俩有三线明星的既视感,她说,那咱俩加一块,那可是六线明星!

我一脸黑线。自黑和互黑,是俺俩友谊的重要基础。说白了,就是别把自己当回事。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要个性,觉得我衣服就要这样,发型就要那样,说话就要这样。我朴素,我倔强,我不为五斗米折腰。现在明白,那都是表面功夫,感动自己用的,对世界没什么意义。最重要的是把你相信的事情做成。为了这个目的,该你演啥你演啥。不是没原则,而是最终, I‘t s not about you。

做一土学校,要发声,咱就去讲理念趋势,做教育创新的思考者。有人找你麻烦,你就低三下四求人,解决问题。做一土的感受,一方面是创业,各种挑战,和团队一起,脚在泥巴里加油干,常常 灰头土脸。但擦擦脸上的灰,别忘了挺直了脖子,站得高一点,让自己看到云端。往好听了说,叫顶天立地,实际大部分时间是一地鸡毛,踩在泥巴里干活。

40岁,这样挺好。最后告诉年轻的妹妹们一个秘密,其实女人是越来越美的,我和颜宁大学时候的照片,现在看惨不忍睹啊哈哈。—李一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