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改变世界,还是卑鄙小人?

Portrait - - Letters 来函 - 文|李斐然 编辑|刘斌

哪怕是世界上最粗心的人都能察觉到,扎克伯格先生要输了。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兼CEO,在过去一个月内占据了美国新闻头条,他的公司被爆料存在严重数据隐私滥用问题,一时股价大跌,扎克伯格也被国会要求参加听证会,在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听证中解释公司行为。

从过往的经验看,走进听证会的科技大佬多半都将迎来一场现场直播的道德绞刑。时任雅虎公司CEO的杨致远曾在听证会上被当场讥讽,“虽然在技术和资本世界里,你算是个巨头,但在道德上,你就是个卑鄙小人。”

当然,也曾有例外。2013年,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参加参议院听证会,他的回应赢得了参议员的认可,以至于在听证后大赞苹果是“了不起的创举”,承认这家公司的确是在“改变世界”。

不过,Facebook所面对的指控恐怕很难归类为“改变世界”。据英国剑桥分析公司的前员工爆料,他们窃取了近87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通过左右这些用户在Facebook收到的推送,影响他们在美国大选中的态度,最终帮助特朗普当选。Facebook在2015年就知晓这件事,却从未告知用户信息已泄漏,也未主动要求窃取信息的App从平台下架,直到被爆料,才着手处理。

即便面对如此指控,扎克伯格却成功创造了第三种可能,既没有人骂他是卑鄙小人,也没有人称赞他改变了世界,他塑造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无害形象。

自从剑桥分析丑闻发生后,扎克伯格的应对是一场近乎教科书级别的危机公关。他接受了魅力教育,学习如何与政客打交道,在公众面前如 何说话,训练自己在公开场合展开标准笑容。在听证会上,他展现出了适当的懊悔,说了一次“I’m sorry”,一次“我后悔”,若干次“我有责任”,但更多时候是在辩解,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大部分的质疑。

出席听证会时,他表现出了专业律师般的躲避问题的能力。

不过,这些技巧用在一个技术出身的科技公司创始人身上,多少令人难以置信。扎克伯格表现出对自己一手创造的平台基础功能一无所知,他说自己不清楚用户登出后Facebook还会追踪浏览记录,也不知道用户信息在后台按照什么类别储存,以至于好几位参议员都不得不追问:“你真的不知道吗?你需要让我跟你解释吗?在现场,好像你才是技术人员吧?”

从结果上来看,扎克伯格成功了。数据隐私丑闻在网络引发的“删除Facebook”热潮,很快被他在镜头前的一举一动取代,网友们把他喝水、眨眼、微笑的画面做成表情包,夸他“像AI那样可爱”。

而资本市场也用数字证明了一场无条件的原谅。通过连续几天的媒体曝光,在听证会前公司股价已经开始从暴跌恢复,缓慢上涨。而根据Facebook最新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无论是营收、利润还是用户量,与去年同期相比,都没有出现明显放缓。站在收益角度上看,一场危及8700万人数据隐私的事故,几乎未造成任何实质性影响。

这是一场属于扎克伯格的胜利,他用公关技巧成功延续了热闹的互联网狂欢。但对公众而言,这无疑是一场大溃败,影响每个人的隐私问题,已经消解在他们的打趣、调侃和逐利之中。

这是一场属于扎克伯格的胜利,他用公关技巧成功延续了热闹的互联网狂欢。但对公众而言,这无疑是一场大溃败,影响每个人的隐私问题,已经消解在他们的打趣、调侃和逐利之中

科技

历史

传媒

政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