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对话林书豪故事还没结束

文|谢梦遥 采访|谢梦遥 史千蕙 边赛远 编辑|赵涵漠 摄影|张弘凯

Portrait - - Cover Story -

人物 PORTRAIT=P 林书豪=L 谈伤病 如果努力我可以冲破天花板 不可能掩饰,我失去了职业生涯整整一年,而且是在布鲁克林我作为首发控卫。

P: 当时受伤(2017年10月24日,林书豪在篮网队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受伤后即结束了整个赛季)之后,马上去康复中心了吗?

L:没有,因为我开刀,然后要休息3个礼拜,才可以飞。P: 恢复过程是怎么样的?有哪些阶段,简单来讲一下。

L: 这是一个非常慢的过程。不要拐杖,两个半礼拜;走路不需要护具,一个月;可以跳,两个月;慢跑,3个月;跑,5个月;切入,6个月。现在全部恢复了,只是不能对打。要加强力量,才能保证安全。P:在温哥华的时候,每天的康复会有多久? L:最短可能是一个半、两个小时,最久可能是到8个小时。

P:根据你的身体状况逐渐加长?

L: 你不能一直高强度训练,所以一天强一天弱。还要看

我康复的情况,一开始会长,因为我做不了什么,我可能在水里面跑很久,然后重量训练,全是低强度训练。当我恢复得更好的时候,训练时间短了,强度加大。

每天早上我在康复中心训练完,他们有一个餐厅,这个餐厅已经跟我的营养师谈过了,我可以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下午和晚上我在家复健。可能只是10分钟,然后10分钟弄完就要冰敷一个小时,然后休息两个小时,再10分钟,再冰敷。我还要吃胶原蛋白粉。

我有一个睡觉医生,他全部都教给我,每天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睡,睡几个小时,气温、光度、你睡前干什么。15分钟以前,你要把全部的手机、电脑这些东西都放在外面。我训练自己这个习惯,所以当我读书祷告的时候,我的身体就知道我快要睡了。

礼拜天是我的休息日。可是如果我一直走来走去,去公园,那我真的没有休息,所以我不能走太多。我回家会做一些拉伸训练。

P:篮网队的医疗团队控制你的饮食?

L: Yep。每天5顿饭。我6个月每一个早上都是一样的,打一个果汁,全部都是有机的。很专门的一个配方。从11月到今天,没有一顿cheat meal(欺骗餐)。不吃炸的,不吃甜的,每天都是健康的。P:以前其他队会给你开这样的餐单吗? L: 不会。打球的时候你花费很多卡路里,不需要这样子。因为这是很严重的一个伤,这里不能肿。所以全部的东西需要非常非常专注。

P:在温哥华的训练跟以往有什么不同吗?

L: 重量训练跟篮球技巧这都是很正常的,可是这个movement是新的,我从来没做过。所以他们就是把你的动作全部拆分,非常基本的。

我29岁,我是NBA控卫,我在学怎么转身,怎么投篮,防守姿势都在改,我不是重新学,就是改变,可这当然是很难的。我每天训练的时候,我就感觉我从没打过篮球。现在是改变我所有的移动方式,变成最健康的、最有效率,能把这个力量发挥到最大。在赛季你不可能这么学。所以这是一种祝福,我用一年来学所有的基本的东西。

真的很难,因为这很前沿,很多NBA的队他们懂一些,可是我今年学的是全新的层次。

P: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L:我在湖人队的时候,我看到Steve Nash跑步,他切入,非常有效率。你从一个粉丝的看法,你可能不会注意到。我跟Nash训练的时候,他很多动作我都不能做。他说哦,你从这里跑,你保持身体放低,我不能。我没有他的移动能力,我很容易累。如果你想要打到35、36、37岁,还要表现得很好,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这个训练中心是他的训练师和一些朋友开的。我知道他们的专长就是movements,所以我一直告诉我自己,我有时间要去跟他们学。受伤后,我问篮网队我可不可以去跟,然后篮网队就打电话给他们。所以这是我的idea,我要去。P:你觉得这一年对你意味着什么? L:不可能掩饰,我失去了职业生涯整整一年,而且是在布鲁克林我作为首发控卫。但是我很有信心,这会是一个转折点,对我职业生涯来说这就像一场投资,我付出了一年的代价,但回报会比我付出的更多。

它和我高中受伤之后非常像,我失去去冠军赛的机会,我所有的改变从那一刻开始,如果不是我更加努力的话,我不会成为大学球员,我不会成为NBA球员。我认为是一样的。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保持完全的健康,我认为我会打出从前从未打出的模式。所以,it sucks,失去了一年,但是一切都会值得。

P: 既然你回归了,很多人会问到下个赛季的先发问题,你会不会觉得这些问题是比较难以处理? L:No,我对我的能力很自信。我也看到他们今年的表现,我知道他们需要我,我不着急。所以如果以前他们已经要我是一个先发球员,我完全相信,我会比以前好。我只专注于我可以做得多好,我不是要跟别人比, 我不是做别人,我只是想做最好版本的自己,我一直认为,如果努力,我可以冲破天花板。

谈林疯狂 现在回想觉得非常遥远

我感谢那段经历,我觉得还有更多可以做,那个故事还没写完。

P: 聊聊林疯狂那一夜吧,我听说主教练让你上场时对你说,我不期待你做太多,然后你回答,教练我不会做太多。

L: No,那是前一天在波士顿的比赛,我什么都没做(上场7分钟3投0中)。P:但是到了第二天,你做了很多。是他和你说了什么吗? L:No,我自己告诉我自己,我不要听别人的话。P: 所以你当时想的是,你就要突破你原本的职责,你要尽量多地出手? L:不是出手,是play making,就是侵略性的进攻模式。他们的防守方法会控制你是不是投很多,所以第一个目标不是出手次数,是心态。因为防守会给机会,有时候是你的机会,有时候是你要传球给别人机会。P:那天晚上我看你更多是上篮。L:因为他们不是把重点放在我身上,他们就是小看我。P:现在再回想那个晚上,你会觉得离你遥远还是很近? L:遥远。Far away。我很少去想我在纽约的时候。我的意思是,我记得它们全部,但我不会经常想。P:你为什么不去想呢,那些记忆不是美好的吗? L:我知道剩下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因为我还是觉得, there is more,there is better。我真的相信我退休的时候,他们当然会讲林疯狂,可是后来的故事更精彩。P: 是不是过去这些年,很多中国媒体的访问还是要问林疯狂的事情? L:有时候会。可是我还是觉得如果每个人看到我,一直问林疯狂,那我可能自己就没有做好。P:你有没有一段时间厌倦他们提起林疯狂? L:当然。现在还是有一点。P:那时候你压力很大吗? L:先开始的时候一两个礼拜,我什么都没有想,没有压力。可是从两个礼拜以后我就开始有很多压力,看到,哇,大家都在……先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很naive 、innocent。

P: 当3月中旬Mike D'Antoni(当时的尼克斯队主教练)辞职时,你会觉得有一些不安吗? L:我当然很难过,因为会影响我最多。可是我也了解

为什么他要走。我知道我打得好的时候,他非常兴奋,所以如果他非常兴奋的时候还会走,那我知道他已经有很多的困难。

P:3月25号那场受伤令林疯狂终止了。L:我不知道受伤那么严重,可是我还是已经累了,头脑

累了,因为太多关注,所以我受伤我觉得里面还是有一点高兴,因为我可以休息。

P:猛龙队的那个制胜一球,当时你投的是3分球,但你最擅长的不是突破吗? L:因为他一直后退,我觉得如果我冲进去,他们会送

很多人来。如果你再看一次,Tyson Chansdler两次要来挡拆,我说不要来,因为你来就带一个高个,我跟Jose Calderon对打就可以。最后一球,我不要传球,因为我只相信我自己。如果我传给别人,我只能看,希望他们投进,如果是我自己投,我全部都可以控制。

P:但那个时候你的三分球命中率还没有特别高,是吧? L:对。训练时候可以很高,可能是连着投进20个。P:投中那个致胜球的时候,你之前想到的是跳到桌上,脱掉上衣丢给球迷,为什么没有做,你只是点了点头? L:因为比赛还没完,还有半秒。所以我们还要防守。P:但是再往后你还是可以做这个动作。L:这变成不算太酷了,你需要最后,3、2、1,然后比赛

结束了才可以。P:当时你为什么会住在你哥哥家里,而不是住在球队安排的酒店里啊,是免费的对吧?所以你想省钱? L:对,只是30天,所以那30天结束的时候我就没家住。因为那时候我没有很多钱,我是最低的薪水,然后我还是要付我大学的学费,所以我不能乱花。

P: 人们拿lin造了很多词,除了Linsanity还有Lincredible、Linderelly等等,你最喜欢的是哪个词,你最讨厌的是哪个词?

L:我以前都讨厌。我只是想让人们叫我 Jeremy,因为我觉得Linsanity不是一个人,这么叫我不是因为他们知道或者懂我是谁,他们看着我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现象。所以我就是不让我家人跟朋友叫我Linsanity,我会生气。P: 对林疯狂那个期间的你所实现的成就,你的看法 有什么改变吗? L:我感谢那段经历,我觉得还有更多可以做,那个故事还没写完。当然是很感谢,可是还是觉得那只是一个开始,我会更加专注于以后。

P: 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性,如果当时没有林疯狂,你后来的生活可能会没有那么多的压力? L:可是我不介意压力,所以我觉得因为是林疯狂,忽然连着打得很好,我觉得这个平台比较大,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帮助别人。我先开始的时候我可能会说,不要,这太辛苦了,我不想要那种负担,可是现在我回头看,就觉得我很满意。我很满意这个故事是如何开始的,可是我还是觉得,you know,故事还没结束。所以我觉得希望以前那个林疯狂只是一个glimpse,以后finish the story the right way 。

谈球员生活 我只能控制我自己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原地踏步,我讨厌往回走。

P:你之前说过你在赛场不会说垃圾话,是违反了你的价值观吗? L:我觉得就是你为上帝打。那不是最好的对人方式。

P:但很多基督徒球员还是会讲垃圾话啊? L:可是我不是他们,我是控制我自己啊。比方说有一个人他说他是基督徒,可是他在他老婆之外还跟别的女生睡。如果我是一个很好的朋友,那我就可能说,你不应该这样子。可是我不能控制他,我只能控制我自己,如果我以后结婚需要忠诚。P:你会taunting(奚落)其他球员吗? L:看你怎么定义taunting,像如果我投进一个很好的3分球,然后我就庆祝,可是我觉得taunting,可能是没有礼貌。除了他们一直跟我讲垃圾话或者什么,我可能投进球会看他。P:你拿过多少次技术犯规? L:可能就是两个。一个是,我是板凳球员,无意识地踩进了球场,然后他们给我技术犯规。第二个是有一个裁判,(被吹犯规后)我说what,我常这样子的表情,跟别的裁判都OK,可是他比较敏感这样子。高中和大学我从来没有技术犯规。

P: 我知道你在NBA的球衣号码是7号和17号,但是你大学也穿过4号和11号,对吧?

L:4号是我的教练给我,从小都是4号。可是开始可以选的时候,我选11号,因为是姚明的号码。P:这个事情你跟姚明说过吗?

L:没有。P:其实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你没有想到告诉他? L:我觉得没有那么重要。P: 和科比做队友是什么感受?中国很多人会说科比凌晨4点钟起床练球的故事。L:他每天真的睡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可是他午觉睡得很凶。可是不是很久,可能就是30分钟到一个小时。我们每次飞,他就很快就午觉。可是他晚上可能两点钟睡觉,然后5点钟起床。他觉得自己不累,他已经习惯了。P:你会选择那样的生活吗? L:No,因为每个人身体都不一样,我需要睡很多,否则我就打得不好。像我昨天晚上睡了10个小时。P: NBA的生活什么样子呢? L:NBA你什么都不管,你到飞机场的时候,给他们你的行李,就随便走上去,没有安检。可以看手机,可以睡觉,不用系安全带。然后你飞到别的城市的时候,你什么都不做,你就听音乐,你就走上那个bus,bus带你到hotel,他们送你的行李到你的hotel。然后每天你起床,全部练球的衣服,他们就放在你的门口。练完球就再放回去,哪里都不用去。

P:那鞋呢? L:他们就带给你,他们等在球场上,球衣和全部的东西都已经放在更衣室里面。P:发展联盟是什么样子? L:完全不一样,NBA是最高级的、最舒服的,发展联盟是比大学差。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很烂的hotel,下雪,他们没有room service,hotel的shuttle坏了。大家都留在hotel吃饼干。然后有些时候会有像蟑螂或者什么,非常非常不容易。最困扰我的是,如果我这里打得不好, NBA的球队一定不会想要我。生活里这些东西都OK,不是太影响我。

P:在你所有的NBA教练里面,你最喜欢的是谁? L:现在的Kenny(篮网队主教练)。我们一直说我有空的时候,请他来做客,我煮饭给他。

我跟Mike D'Antoni(林疯狂时期尼克斯队的主教练,现在火箭队主教练)也很熟。我一直觉得他是好的教练。别人不懂,他们就是,哦,你这样子打挡拆什么什么,他们就是觉得你就打得快,然后可以投3分。可是他是非常非常深的想法。

P: 2011年NBA停摆期,你去东莞打过几场球,我听说你得了MVP,却扔掉了奖杯? L:Yep,那个好像有。我不知道有没有很多人看到,颁奖典礼结束,我们就走回去,我就在旁边扔掉,我前

面、后面的队友说,what,你在干什么,我说,我不想要了。就是很生气我们没打赢啊,我觉得我们应该赢球,然后我又从垃圾桶里拿出来,给了我的对手。我说这是你的,你们赢了,你打得最好,你应该有。P:你有丢掉过其他的奖杯吗,除了那一个以外? L:很多都丢掉,大部分都不知道在哪里。我只有一个,我高中的州冠军奖杯。P:你并不看重这些吗?

L:不看重,I just go forward。我就是一直看future。像哈佛大学的学位证,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原地踏步,我讨厌往回走。如果离开家,我忘记一个东西,如果我真的不需要,我不会回去。I just hate going backwards, like everthing. It doesn’t matter what it is。当我年轻的时候,让我很困扰,重量训练,我们可能三个礼拜一直把这个重量提升。但三周后,你实际上需要休息,所以你要把重量降低,但我讨厌这样做,我一点也不想这么做,不不,我们要一直提升。但我年纪大了,我慢慢学会,你想要提升,一定

时间你要必须休息,升降升降,那样才能进步。P: 你会有过这种幻想吗,为了追求总冠军,你可能像Durant一样去勇士队?

L:No,我现在不要追冠军,I dont wanna take the easy way out。也是不会是很满足,拿到也可能会丢掉。P: 我能看出你有害羞的一面,在球场上你会害羞吗?比如因为害羞你放弃去做某个庆祝动作。L:有时候会。通常就是game winner,可是我最近没有投进,所以我不知道,没有很好的例子。P: 对于你不同时期的NBA合约,从3年2500万,然后2年400万,现在的3年3600万的时候,打球的心态有变化吗? L:我不管我的薪水,已经比我估计的高太多了。我从小觉得如果我可以每年都是拿到10万,就会很高兴。现在已经超出我的期待。

P:但是200万的时候肯定是低于你的期待的? L:Yep,它比我可以拿到的要少,从我的角度,我知道我可以拿比较多。可是我不会就是只是为钱打。事实

上我挣了多少钱,不会影响我打法的改变。如果你问我,如果你薪水是one million,可是你是打得非常好,是全明星;或者你薪水是twenty million,可是你打得很差,就是像在湖人的一个球季,我会选one million,毫不犹豫的。P: 怎么看待这个说法:林书豪是一个无私的球员,但是他的场均助攻并不高。L:那可能要怪我的队友。不,我只是开玩笑。还是就是看你的体系这些东西,像我在布鲁克林比较少,因为布鲁克林我们的打法都是,谁抢到篮板就可以打挡拆, you know,5个人都可以在进攻体系之中。如果是在纽约,就是一直一直依赖我,所以当然这样子的时候你会有比较多的机会,助攻比较高。可是我也不是特别专注我的这些技术统计,make the right play everytime。

P: 我问你的经纪人Roger,怎么看待你的实力,他认为你是一个全明星级别的球员,你怎么看待你自己? L:我同意。

谈未来 我考虑过到CBA打球

他们对我太好了,支持我那么久,我觉得如果我可以, 我一定要花一年在China,在他们的面前。

P:你觉得人应该如何看待自己的低潮?

L:Those are usually the best moment。Those are usually the best learning experince。如果你看你什么时候学最多的,大部分都是低潮。我还是不喜欢低潮,可是你知道会帮助你很多,因为你必须要调整。P:你现在还会在意首发和替补吗? L:Yep,sure,我一直觉得我不是板凳球员。P:如果真的是未来有一天你需要当替补呢? L:就是看我多老。如果比较老,不会(在意),可是如果是现在,会。P:你现在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L:没有达到我的潜力,浪费机会。(思考几秒后)事实上,我最大的恐惧是,没有为上帝而活。P:那你还担心受伤吗? L:当然会,可是不会特别担心,我还是觉得如果我再受伤,就是上帝有完美的计划,所以还是相信祂。P:如果最终的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你会怎么看? L:我知道我以前训练了很多,进步很多,可是教练不喜欢我,there is nothing I can do。受伤,there is nothing I can do。有些时候,你就是无能为力。但至少你付出了努

力,在你的范畴内付出了全部,我可以和结果妥协。P:你有畅想过你未来会在NBA打多久吗? L:当然有啊,连着两年受伤,当然会想过。可是我现在不花太多时间精力去担心未来,我要活在今天。事情会在瞬息之间发生改变,我的受伤在半秒之间发生。我不是说我对未来没有计划,显然我有目标、计划、梦想,但是,我不想花太长时间在那上面,因为我知道事情会发生,会改变,我只想专注于享受当下。

这是我以前不会做的,以前我只专注于我想要得到什么,而不是现在,而且很多时候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我只有想更多。这就是生活,你奔着某个目标而去,你得到了, 你会说,这不够,我还要更多,你得到了,你又说,嘿,我还要更多。P: 你觉得你的未来会像Vince Carter这样,接受替补的角色一直打到40岁吗? L:我不知道,我有想过我可能一年去CBA打,maybe。P: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L:可能一两年以前。我觉得我在NBA不能打得很好的 时候,35、36岁,如果我身体还是可以打,如果我心还是很想打,那我可能会去CBA打。因为China的粉丝从来没有机会看到我打,只是季前赛。他们对我太好了,支持我那么久,我觉得如果我可以,我一定要花一年在China,在他们的面前。

P:这个想法比如说在休斯敦的时候,有没有出现过? L:No,因为休斯敦我只是专注我NBA的成就,我专注于我想要的。P: 但是你也承认在火箭和湖人你很失望,但是为什么这些想法没有出现? L:我想那时候我还太年轻了,25岁,你不会想象你35岁的时候的样子,我现在29岁了,马上就30岁了,我已经连续两年受伤,你开始想多,你希望留下的遗产是什么。P:但是这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某种程度上,需要放下你的骄傲?

L:不会,because I’m proud to be Chinese。It is not at all a pride issue。我会认为是一种荣幸。就像我去平湖,我外婆生活过的地方,我在中国花了更多的时间,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因为我在很特殊的位置,如果是一个美国职业球员,他可能会想,我要放下我的骄傲,去中国打球,因为他在这里长大,他是一个美国人。我在这里长大,but I’m also Chinese,我说中文,我们长得一样。

P:但CBA训练方式、饮食都不一样,你想过这些吗? L:我知道生活方式是什么,我在东莞打过球,我有很 多朋友在中国打球。那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在发展联盟打过球,无论中国的球队是什么样子,发展联盟都糟糕得多。我爱篮球,我爱我的粉丝,不论天气食物好坏,或者行程安排,都不会那么难。

P: 我看Steve Francis写了一篇文章,说到自己无球可打后,用了4年的时间才接受退役的现实。如果那一天到来的话,你会用很长时间接受吗? L:我觉得会很容易。因为如果我自己退休,是因为我

不想打了,或者我知道我不能打,可是我知道除了篮球以外,我有很多别的东西我会很喜欢做。像我的基金会,我也觉得我以后可能会做一些公众演讲,我退休的时候可能会有我自己的家,小朋友,想跟他们花时间。我很喜欢去travel,我一直跟我自己讲,我退休的时候可能会花6个月到一年自驾。现在没有很多时间,可能每年一个礼拜,两个礼拜。

P: 其实和Lebron James、James Harden这样的球员相比,大部分球员在NBA的当下可能是失败的。成功的人永远是少数,你会怎么看待成功和失败? L:我对成功的看法是,不能都是跟别人比,有时候需要跟自己比。对我没有意义,我的速度跟勒布朗一样的,可是他有更多天赋,所以还是要做最好的自己。

现在我内心非常平静。以前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访问。当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我绝不会分享我在想什么,但我现在OK了,我知道我擅长什么,我自信我的能力,我相信上帝的安排,事情自然会发生。

谈成长阶段 我小时候想当牙医

我就是很喜欢帮着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P:小时候你想当医生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L:我就是很喜欢帮着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我可能当一个牙医,然后我上了一个课,就永远不想当牙医了。P:你有没有讨厌你父母的阶段?会觉得他们不够酷吗? L:当然也会讨厌。我跟我妈妈吵起来有时候吵得很厉害,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个性。当然会觉得他们不酷,他们不懂,当然有时候是我的错,有时候是他们的错。以前吵得很多,吵得很厉害。高中时每天或两天就会吵。P: 你父亲最喜欢的球星是天勾贾巴尔,你小时候喜欢他吗?

L:因为我不是高个,我觉得天勾有点过时了。P:你小时候喜欢的球员是谁? L:我最喜欢的就是迈克尔·乔丹,可是我最觉得我可以像他,就是姚明,他是中国人。P: 很多年轻人打球都很喜欢加一些街球动作,你会加吗? L:不会加太多,我觉得这都是好看的,可是不是特别中用。

P:你没有专门去练? L:NO,可能练一天,然后就不用了。P:所以你也不会去看那些街头篮球视频? L:不会看太多,因为我一直觉得,如果他们是那么重要,他们为什么不在NBA里打。所以我觉得只是表演好看,可是不是最好的。P:那时候你打球是希望赢,并不是为了好看? L:对啊。全部都是赢,我说漂亮就是赢。P:第一次灌篮是什么时候? L:高二到高三的夏天。

P:欧洲步呢? L:欧洲步很容易。7岁就可以。P: 我采访过一些rapper,很多人告诉我,觉得有一个black soul inside,你会这样吗?你会想去穿oversized衣服吗? L:当然,全部都穿过。我穿的衣服,跟篮球文化、黑人

文化有很多相像之处,但因为我是一个篮球球员,不是因为我想成为黑人。我从小都非常proud可以是中国人,从小都是。我只是有时候觉得,如果我是黑人或是白人,可能比较容易,因为别人不会一直小看我,所以进大学(打球)、进NBA会有比较多的机会。可是我从小都不是说,哦,为什么我不是黑人。

P:小时候,你的黑人朋友多吗? L:有,大部分都是队友。篮球队里没有华人。我最好

的朋友都是亚裔。可是我也是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不是亚裔,像我很多的朋友,他们全部的朋友都是亚裔,我不是这样。我在很多圈子里。我去教会,我去中文学校,我去打这个球队,打那个球队,踢足球,所以我交很多不同的朋友。

P: 为什么那时候的发型始终没有变过,没有尝试脏辫? L: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没想到我要换我的发型,我也

是很懒,所以每天起床发型不用动,不用take care,容易cleaning。可是我比较大的时候我就,哎,可能比较好玩,试试看?非我就一直乱改别的发型。

P:你小时候打什么位置? L:从小到九年级是2号(得分后卫),因为我要得分。高个

接到篮板,传给1号(控球后卫),1号传给我,我就得分。

可是我在高中大部分是1号(控球后卫)。因为我知道我太矮,我到高中是5呎3寸,然后我以后就长得很高。可是我高中的教练也是跟我解释,他说你应该打1号,得分很好,但得分只是你自己,他教我从篮球的角度你怎么照顾别人,怎么帮你的队友,怎么控制比赛节奏,全部的东西都是控球后卫可以控制的。他就改变了我的想法。

P: 你是加州高中年度球员,为什么很多大学却没有招募你,是两者的选择标准不一样吗? L:都是不一样的,我们赢得州冠军,我是最好的球

员,在最好的球队,如果我们没有赢,我不会是年度球员。我赢了,大家都是surprise,因为他们都不觉得我们会赢这个冠军。

P: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去哈佛大学,是不是因为华人对哈佛有一种痴迷? L:No,就是因为哈佛要我去打篮球。我给很多学校投简

历,全部的Pac 10,很多加州的。只是常青藤联盟有比较多的兴趣,因为他们的竞技程度比较低,所以他们就会想看我,可是竞技程度比较高的Pac 10它们都不要。

P:你从什么时候觉得你真正可以去NBA? L:可能大三、大四才真正地觉得我可以。P: 在你所有看重的品质中,你觉得最重要的是哪一种? L:我可能会选忠诚和谦逊。很难选一个,我觉得可能有三到五个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我如果humility(谦逊)和confidence(信心)之间,我会选humility。 谈家人 我一直在帮助我的弟弟

很多人小看他,你是林书豪的弟弟,所以你拿这个合同,你太瘦,你太小,你太什么什么。我一直告诉我弟弟,不要听他们,因为他们不懂球。

P:你会多长时间和你父母通一次电话? L:每个礼拜一次。我可能每天跟他们发短信。而且我

们家也有一个群组,所以我们一直发短信很多。

P:你和家人相处是什么样子? L:大家都笑我或者我都笑大家,我一直跳一直叫,你

可以问我父母,从小都是我一直不停动的。我是注意力的中心。P: 你哥哥确实看起来挺安静的,但不知道你弟和你相比谁会更闹? L:我闹,你们可以问他们。我每年都会拿生日蛋糕砸我妈妈的脸。P:你的弟弟跟你在一起练球的机会多吗? L:夏天很多,每天。

P:你会把你的技术教给他吗? L:Yep,全部。我们每个礼拜,我跟他,跟我哥哥、我训练师Skype,总共是差不多两个小时,可能聊天45分钟,然后我们看他的影片。所以我每个礼拜看他全部的比赛,一个礼拜平均是两个比赛,可能两三个小时。我看完就告诉他,我看完了,然后我们安排一个时间,我解释我看到什么。我已经自己花很多时间切成比较小的。我只让他看他可以学的地方,或者做好的地方。

常规赛他礼拜一、礼拜三、礼拜五打,我就礼拜天就看三个比赛。到了季后赛,每一个比赛一打完就去看,现在因为这个太重要了,他们一直改变他们的防守的方法,所以你也需要一直改变。不能等到礼拜天,因为如果你输三个比赛,那你就快没了,所以不能等。

这是第一年我们这么做。我先帮他,先是我的idea,然后他喜欢,所以他要我一直弄。

P: 但你为什么不找另外一个人来做这件事情呢,至少前面的工作比较简单,只是把他的视频段落切好? L:因为他们看比赛不知道是要哪一个,你看的方法跟

我看的方法不一样。那你会选什么,我不知道,你的想法跟我的很不一样。

P: 他以前是在NCAA三级联盟里打球,但是他现在已经打到台湾职篮总决赛,你觉得是因为他进步了,还是他以前被小看了? L:两个都是。他有天分,可以到D1(一级联盟),很多

D1的球员现在已经没打了,他现在赚很多钱,打得很好。他先去台湾的时候,也是很多人小看他,你是林书豪的弟弟,所以你拿这个合同,你太瘦,你太小,你太什么什么。我一直告诉我弟弟,不要听他们,因为他们不懂球。你看Kevin Durant,你看Curry,这些NBA最好的球员,都很瘦。我知道林书纬有两个东西非常重要。一个是他非常快;第二,他的篮球技巧非常高。所以我花很多时间教他怎么骗防守,你造犯规,你就去罚球。

谈休闲生活 我喜欢煮饭

篮网队一直告诉我你要去休假, 你要去休假,我说I am good。他们说你会发疯了,然后我告诉他们,我不会的,我热爱它,这是我的工作,我的激情,I am fine。

P:现在你回到纽约了,什么感觉? L:现在就是get my life together,回来的时候全部的家都是一个mess,就像搬家。因为之前6个月在温哥华,所以现在要整理一下。有一些很好的朋友他们飞到纽约,所以现在我就是每天复健,跟他们hang out。

篮网队一直告诉我你要去休假, 你要去休假,我说I am good。他们说你会发疯了,然后我告诉他们,我不会的,我热爱它,这是我的工作,我的激情,I am fine。可是他们就逼着我要去度假,所以我下个礼拜会去度假,可是我每天还会复健,只是不能在布鲁克林复健。P: 4月9号晚上你去看篮网队最后一场主场比赛,球队取得了胜利,你当时心里想的什么? L:我很骄傲,因为这都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们今年很难,输了很多,我知道他们难过,所以我要他们赢球,我要他们高兴。我只想支持他们。P:在纽约生活你平时都会点外卖吗? L:大部分的时候,我自己很喜欢煮饭。这是一个我的hobby。我觉得我最特别的就是烤鸡,我自己做酱汁。可是通常我就煮牛排或者不要花太多时间的食物。牛排可能4分钟就好了。我最不喜欢就是洗碗。如果是超过4个人,我就不煮饭了,因为太多碗要洗。P:煮饭的爱好从什么时候有的? L:湖人队。到湖人队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厨师,他教我很多东西,所以就开始很喜欢煮饭。P:你有外号吗?

L:很多,Jelen ...... Josh会叫我Jer。

P:你最喜欢的是哪个? L:帅哥,no,我开玩笑的。我没有最喜欢的,都OK。P: 你会不会像76人的Joel Embid那样给自己取一个名字? L:No,我觉得自己取昵称就.....事情的关键点在于,你不能够自己选昵称。很多别人会给我起更好的名字,所以我觉得I am ok。P:你现在每天会有几个小时花在社交媒体上?

L:不会太多。可能就是有时候会看30秒,1分钟。像今天除了我发,可能只花了10秒,因为要回我的朋友他们写的东西。因为如果有朋友写你的comments,你不要不礼貌不回。我就很快速的。我可能到机场有比较多时间,可能花5分钟。社交媒体我觉得很酷,可是我不是特别喜欢。我比较喜欢玩游戏,像今天我可能就跟我哥哥玩游戏、聊天或者什么。如果我自己坐在家整天都没有别人,那我可能就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在社交媒体。

谈身份认同 我很自豪我能代表中国

我的路跟像姚明他们的路,当然是不一样的,可是我们的责任是一样的,我们都代表中国人。

P: ESPN有位记者在一篇关于你的文章中使用“chink”一词,他被炒鱿鱼后,你还给他打去电话。你为什么会想到要联系他? L:我们都有做错事。然后我觉得像现在每次都是种族的东西,大家都会非常生气,仇恨。可是我觉得如果你真的要改变,想让世界变得更好,当别人仇恨你的时候,是be loving。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最powerful的机会。P:你小时候中文讲得很好吗? L:从小我父母跟我讲中文,所以我可以听,我回他们都是用英文。我太懒,所以我会用英文。然后我到大学的时候,我觉得浪费了一个机会,我要再学,所以我在大学学了两年中文。可是我没有时间,因为我还是要拿我的经济学学位,打篮球,所以我没有继续学。打进

NBA我又开始上课了,找了一个台湾的中文老师。每个夏天我都列一个新的词汇表。

像“建议”、“晚辈”、“目的”这些词是都是去年学的。以前如果你讲给我,我可能会懂,可是如果我自己要想怎么说,很多单词我不知道。

像现在如果我要回答你的问题,我可以说得还不错,可是如果我用英文,可能会用比较好的例子或者修辞比较漂亮,或者更深,像我的笑话、我的个性可以更充分地展现。那是我的希望,未来中文和英文一样。P:中国对你意味着什么? L:我觉得中国对我意味着很多。我从小在美国长大,大家都看到我,他们不是说,你看这个美国人。从小,大家看我都是,你看那个中国人,他打篮球,可是他是中国人。我在大学每一个访问都是,哦,你讲得很好,可是你是中国人,你可不可以跟我解释怎么怎么。

所以我在美国长大,我不能总是感觉我的家属于这里。虽然我爱加州,one part of me always feel like,我不会完全在这里被接受。这是为什么中国对我意义重大。我的外婆从江苏平湖来,父母在台湾长大。

我生下来,如果我是一半白人,一半黑人,我不能说哦,我只是黑人,那是你与生俱来的,that's who you are。我自己觉我有很大的责任对China,因为我去了哪里总是代表中国人。我今天去到哪里,人们还是视我为中国人。我自豪我能代表它,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关心中国,这是我为什么每一年想回去,花很多时间在平湖,花很多时间在北京上海广州。

我的路跟像姚明他们的路,当然是不一样的,可是我们的责任是一样的,我们都代表中国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