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是个美丽的谜

Portrait - - Editor's Letter 编者的话 - 记者荆欣雨

我身边的很多90后,都跟我一样,脱发,嗜辣嗜甜,有精力熬夜刷完一整季的美剧,或者跨越大半个城市参加电影首映。但一提到运动,就直摆手,偶尔狂奔两分钟赶个飞机,喘上几小时都缓不过来。

学生时代每次测试100米,我都铆足了劲狂奔,想象博尔特附体,最后以无法控制地扑在地上结束。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那是因为我高度近视,摘了眼镜快速移动时,没有办法对周围参照物形成一个正确的认识。另一个无力时刻是学习自由泳时,我拼了命地打腿,然后绝望地盯着池底瓷砖的某条线,一动不动。

有些感觉,像我这样小脑不发达的人,可能一辈子无法体会了。短道速滑运动员武大靖被人形容为“冰感”很好,说白了,脚底很油,看起来不笨。某位专业人士为了进一步向我解释,问道:“两个学员测试100米,一个人用110步跑了12秒,一个用100步跑了12秒,如果选材,要哪个?”我想了想,回答:“100步的。”看着我入了套,他得意地揭开谜底:“一定要这个110步的。因为无论多少步,这个节奏是爹妈给的,也就是天赋,后天没办法改变。我们可以改变的,是他每一步的距离。”

不管是谁造了人,我们的身体可真是个谜,永远也不知道极限在哪里。都说身高超过了1.8米,就不适合练短跑,可1.95米的博尔特偏偏不断打破百米世界纪录。2004年的雅典,刘翔冲过终点的一刹那,证明了黄种人在径赛上也可以大放异彩。想象一下,有多少平凡人曾被他们的激情,点燃了想要超越自身潜能的冲动。

本期长报道我们写了武大靖。新科世界冠军的背后是一个典型的、不断超越自我的成功故事。如果我们将事物发展的过程看成无数个起伏,那么他刚刚抵达第一个大的巅峰。

他渴望赢,渴望到把奥运五环纹在了自己的胸前。他也是幸运的,最终靠着聪明的头脑找到了身体的奥秘。冰刀每在冰面上滑动一次,是每一块肌肉的协同作战,每一个细胞的呼吸与共,所有这一切传达到观者眼中,汇成了一个字:快。

每个运动员都曾迷恋极限,渴望成功,封面人物林书豪已经体会过武大靖般的成功,“林疯狂”之后,他如何与失败共处?成绩的下滑和伤病的困扰曾让他愤怒、不满。花了3年时间,他才知道何谓成长,何谓接受。但他仍对明天充满了希望,“我相信上帝有个完美计划”。不少人记得平昌奥运会短道速滑500米决赛的几十秒里,武大靖一骑绝尘,当时他的脑袋里是乱的,甚至不确定还能不能滑下来,他感觉 自己可能疯了。在几千公里外的美国,林书豪在为新赛季进行恢复训练。他反复调整自己的投篮动作,试图感受自己的每一块肌肉,这感觉是新鲜的、陌生的,“好像从来没有打过篮球”,他说。

如果说“有着独立意识的我们”和“我们的身体”一直是并且应该是两件事情,那么运动的极限,应该是二者的完美融合,而结局,往往是一场更动人的和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