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相机,是常拿在手里的那一台

Professional Photography (Chinese) - - 手机改变了摄影 - 撰文:话不说图表:2 Yumo编辑:张棘、郑经

摄影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同时,摄影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兴盛。手机的出现,不仅改变了摄影师的拍摄方式,也改变了图片的的传播方式,它真的把摄影变成一种全球语言,塑造着我们的知识和经验。

2011年,摄影记者BenLowy用手机报道了利比亚内战

2014年11月29日,洛杉矶小雨, Pablo Unzueta用iPhone5拍下这张照片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2009-2010年在中国工作,他用手机拍下很多照片,图为沈阳一家医院

Matt Black用iPhone和 索 尼RX100记录美国中央谷地区的贫困问题

DavidIngraham的手机摄影以黑白影调而闻名

Damon Winter是第一个靠iPhone 作品获得新闻大奖的摄影师

拍新闻的“手机党”

2010年2月13日,David Guttenfelder来到阿富汗马尔亚。他跳下军用直升机,黄沙弥漫,这是打击塔利班的最前线。作为美联社的专业摄影记者,他的到来代表着大众视线的所及,不过让他吃惊的是,这里摄影早已无处不在,周围的美国大兵们每天在用手机拍各种照片。

为了和他们打成一片,Guttenfelder索性把单反扔到一边,从兜里掏出自己的iPhone 3G拍摄(200万像素,无闪光灯)。也是在同一年,图片社交软件Instagram发布。

待Guttenfelder的照片发表后,他遭到各种批评,包括美国权威摄影杂志PDN:手机怎么能拍如此严肃的战地报道呢?浓缩生死的战争,容不得半点浪漫。

然而不过一年,《纽约时报》摄影记者Damon Winter成了第一个靠iPhone作品获奖的摄影师。在阿富汗,他用Hipstamatic(一款摄影APP)拍下了士兵的战地生活。这些照片一眼望去就是手机滤镜效果,花里胡哨的,但却获得当年的国际年度图片奖(POYi)。这下媒体炸开了锅,有人悲观地指出,新闻摄影的纯粹性一去不返了。

争论中,Winter本人发表了文章。首先,他认为大家争议的不是照片的内容,这些照片都是士兵的真实生活和战斗场景,没有任何虚假或篡改,大家探讨的更多是美学问题——这些内容的表现形式。

接着他指出,摄影的真实从来都是相对的,传统方式中,人们也会选择不同的相机和胶卷(不同类型的彩色,黑白,灯光片,日光片),会拍摄模糊的动感,会用F1.2大光圈制造极浅的景深,也会选择不同的冲洗工艺和暗房操作,这些都是摄影的正常操作。难道手机APP改变一下色彩平衡和对比度,就比在暗房里做这种效果要低级吗?

更重要的是,Winter强调,他不是为了使用手机而用手机,而是手机可以拍到单反拍不到的场景。比如几个士兵闲暇时互相靠在一起,当他们看到摄影师掏单反会立刻散开,而手机没有这个问题。另有一些情况,比如摄影师去澡堂时一般不会带自己的专业器材,但兜里会一直揣着手机。

另一位摄影师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的情况有点戏剧性,在拍摄利比亚内战时,他的单反出故障了,为了不白跑一趟,于是他拿起手机拍照。虽然使用手机的契机是不同的,相同的是,大家用得都很顺。他在访谈中提出,因为满大街都有当地人在用手机拍照,他拿着手机也轻松不少。之后他揣着iPhone出入世界各地冲突前线,并成为了马格南图片社候选人。

Winter的讨论还未平息,又过一年,飓风桑迪登陆美国。当时,《时代》杂志的编辑们有些焦虑,因为上一期杂志刚刚出版,他们对桑迪的报道肯定要落后时效。情急之下,《时代》的图片总监 Kira Pollack挑选了五位在 Instagram 上拥有大量粉丝的摄影师(包括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给予他们杂志官方Instagram的账号和密码,请他们用 iPhone 对桑迪进行了追踪报道。

最终,共计56张的图集也成为了杂志网站最成功的图片新闻。Pollack披露,这些照片不仅在报道的第四天为网站贡献了当周13%的流量,在报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