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需要,我就不会老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INTERPERSONAL PERSPECTIVES - 文/管洪芬

前一段时间,朋友买了新房,要装修,考虑到自己每天要上班,于是就把装修上的相关事宜全部交托给了自己的父亲。原本说好,一切请人干,父亲无须去费一点力气,只要偶尔去看一下就行了。谁知朋友好几次过去,看到的都是父亲自己在负重忙碌,小工自然是没有请的,因为父亲早已独揽下了所有的体力活。百劝不听,这不,终究因为气力跟将不上,差一点就在上楼梯时栽了个大跟头。虽然没事,只是目睹了此惊险场面的朋友依然心有余悸。

和我说起的时候,朋友一脸的无奈,说,父亲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依然一个劲地说自己还年轻,说能省就省着点吧。可是我要省这个钱干吗呢?真要是把他摔坏了累坏了,可怎么办好呢……我点着头,朋友的心情我固然可以理解,只是,关于父亲的那颗心我更是清楚明了,因为现在朋友所经历的一切,我早几年就经历过,他的父亲如此,我的父亲又何尝不是?

说起来那已是十年前了,为了和所爱的人有一个自己的家,我们拼尽全力在城里买下了一个小套居室。装修的时候,父亲从乡下来了。父亲说,没有多少钱支持,幸好年轻,还有力气。我不忍心,也是劝了百遍,父亲不听。父亲说,乡下现在没农活,刚好可以留在这儿帮忙。父亲还说,在城里生活不容易,能省的就省点吧。可能是怕我愧疚,父亲干脆朝着我吹胡子瞪眼睛,说,怎么?以为你爸我老了吗,告诉你,你 爸不会老的,我有的是力气。

犟不过父亲,于是从装修开始到装修结束,所有的黄沙、水泥,还有另外的其他,都是父亲一个人起早贪黑的从底楼扛到三楼,而我们能做的只是,下班之余,只要有空,也尽自己所力能扛即扛,能挑即挑……满希望装修结束,父亲能在城里待几天,却是没有。

父亲再次来城里,是在我女儿出生后不久。母亲来照顾我坐月子,父亲便也那么跟着来了。母亲打趣,放着家里的农活不干,就知道凑热闹。父亲不服气,便甩着手臂回,你是嫌我手粗,还是怕我年老了没力气不能抱孩子?告诉你,我不老,我是外公,我力气大着呢。

时间飞逝,转瞬便是几年。前 一段日子,父亲从乡下过来,为的只是给我们送一篮他种的西红柿。我嗔怪他,年纪那么大了,干吗还种这些?父亲倒也不气不恼,只是说,又开始嫌我老了?告诉你,你爸我不老,这些活我都能干,我就要种给我的小外孙女吃……

细想想,大概天底下的父亲都是这样的吧,“只要你需要,我就不会老”,既然如此,我告诉朋友,那就依顺着父亲吧,与其违忤,不如就顺着他吧,爱他,就尽我们所能的让他快乐,让他欣慰,让他永远“年轻”着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