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生命里的“小委屈”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AREER - 文/孟祥菊

年少时期,我与一群顽童到田边地头去采猪草。某次路过一片瓜地,几个淘气的男孩趁我不注意,将偷摘的几枚生瓜蛋藏到我的菜筐底部,待我反应过来时,已被巡地的张伯逮个正着。耳背的张伯不听我的辩解,气呼呼地骂我一顿后,连拉带扯地将我送回家中让母亲管教。母亲获知真相后并未生气,她用上衣袖口帮我擦去脸上的泪痕后,一脸慈祥地告诉我:“丫头,在这件事上你固然是受了委屈,但你自己也有错啊。你压根儿就不该到农人的瓜田里去采猪草,更不该和这些淘气的孩子一同去!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我懵懂地点点头,当即向母亲认了错。此事过后,我开始慎重地和周围的小朋友交往,一旦发现他们所做的事情违背常理,要么选择劝阻,要么拒绝参加。

读师范时,我是个努力上进的乖巧女孩,常利用别人郊游和逛街的时间到图书馆去给自己充电。由于书读得多,我很快成为校园文学社的主笔,备受师生瞩目。可毕业分配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留城呼声很高的我,被一个成绩远不及我的女生公然夺走,原因只有一个,该女生有一个在教育局当副局长的父亲!我痛苦不已,在电话里将自己的满腹委屈倒给母亲。母亲获知真相后,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人世间的不平事儿十占八九,面对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坦然接受。妈妈知道你是个不轻易服输的孩子,就把这点儿小委屈,当作是职场生涯中的一次小体验吧,但愿它不会损伤我女儿的做人底线!”

母亲的话令我释然。选择回 乡任教后,我认真坚守“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信念。几年工夫,我所执教的班级成绩突出,优秀率和及格率达到全校之首。

参加工作后的第十个年头,我有了一次晋升中学高级教师的资格。为了参加竞选,我在几位年长同事的帮助下,全力以赴地做足了准备,除了将各种荣誉证的复印件等级好后,每晚都将说课教案给家人复述一遍,并将两页长达千字的述职报告记得滚瓜烂熟。几天后的评选结果却令我大吃一惊,比我排名靠后很多的王芳老师,竟然在民主测评环节将我甩在后面,顺利晋级。面对欲哭无泪的我,母亲淡然地开导我:“我闺女败给了民主测评这一环节并不丢脸,说不定还是好事呢!至少你该明白一点,在群体里生活,掌握与人相处之道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做事不能只顾自己优秀,还要具有带动集体共同进步的能力,唯有这样,你的出色才会被更多的人认可!”母亲的话犹如一把开心锁,即刻让我的心胸变得开阔起来。

今年春季,我终于评上了中学高级教师的资格,还成为了业务副校长,是单位里最年轻的基层干部。

母亲说得对,委屈也是一剂良药,只要我们用一颗平常心待它,它就会化作一种动力,鞭策我们不断朝优秀的目标靠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