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里早已有了我

1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LOVE & MARRIAGE - 文/袁恒雷

那个秋日的午后,窗外有丝丝的桂花香和丝丝的阳光爬进来,我来到我们大学的图书馆报刊室闲看。在美术专柜那里,我停下了脚步。

当时屋里的人不多,我从翻拣的画册间看到了她。她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头埋在画册里,长发从耳鬓间滑下来,她偶尔抿上去。我无心看任何书册了,两条腿不由得向她那个方向挪。她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我也就无法看清她的模样,只见她的两眼在册页间来回游移,长睫毛忽闪忽闪地动。

我终究还是向她走了过去,迈向她的光阴似乎很长,长过了那个下午。我在她的面前站住,她抬起了头,笑笑。你在看什么?她把手中的画册递给了我,是黄永玉的山水。我坐了下来,和她侃起了黄永玉。我把仅知道的一些都说出来了,她说得不多,但她听得很专注,然后,我们一起离开了。

那天她穿了件米白套裙,她的眼睛很亮,黑瞳白仁的正是一幅写意山水。我知道,那个秋日午后,我和她注定有些故事要发生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