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价更高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程刚

那一年我升入初中,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我走读。每天中午,住校的许多同学都到学校门口小吃铺里点菜吃饭,而我回家每顿都是土豆白菜。所以,小吃铺对我来说就是从来没有进过的饭店,那里都是好吃的。说实在的,那时候我的学习真是我骄傲的资本,几乎每次考试我都是班里第一名。

一次,同学刘朋让我给他讲题,正好到了中午,我要回家吃饭,可他却坚决提出请我吃饭。那一刻,我虽然在推辞,但心里别提多“向往”了。我清楚地记得,那一顿他点了一个豆芽菜,还有一盘青椒肉丝,感觉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吃上这么好吃的菜。

从那以后,只要同学们请我讲题,我都特别热情。其实,我心里期待着哪位同学能够再大方一次,再请我去饭店吃一顿。可是,后来我给大家讲题越来越多,可却没有人请我吃饭了,我的热情也就渐渐地降低了,学习紧张的时候,我还要拒绝同学请求。

一次期末考试,马上就要进考场了,李亮找我讲题,给他讲清楚以后,他很高兴,顺口说了一句改天请 客。或许他是无心的,可我却记住了这句话,我便一直等着他兑现,可等了好久也没有动静。于是,当他再找我讲题的时候,我便假装开玩笑地问他啥时候请客,李亮突然间红起了脸。

一天中午,再次给李亮讲题后,李亮说请我吃饭。不过,他说下午运动会有他项目,他得去准备,让我在这里等他。半个小时后,他提着一个方便饭盒走了回来,笑着递给我说:“我给你带回来了,你先吃吧,我准备比赛去了。”我当然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李亮是学校5000米长跑健将,是冠军最有力的争夺者。而且,这个项目也是班里最后一个项目,如果他能得冠军,我们班就会在本年级总分第一。我们都来给他加油,期待冠军的那一刻。然而,我们期待的冠军没有到来,李亮没有发挥好,只取得了第二名,我们班的总分也以一分之差屈居亚军。李亮伤心地哭了,我们也很遗憾,班主任王老师不停地开导着我们。

运动会过后,我们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学习状态。奇怪的是,李亮再也不来找我讲题了。而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希望给同学讲题而 得到“报酬”。一天放学后,王老师找到我,说要带我去吃饭。我心想,这次竞赛我又得了个第一,王老师应该是很高兴,否则他为啥请客呢?

吃完饭,王老师带着我到操场上散步,似乎在想什么问题。突然,他对我说:“老师一直想和你说一件事,你的学习好,可以后千万不要再和同学们说请客的事了,上次运动会,李亮跑5000米,就是因为他中午没吃饭,而给你买了一份”。我的心扑腾一下,无限自责涌上心头,那一顿顿“请客”,分明不是美味,更像是对同学们一次又一次的盘剥。我不敢想李亮饿着肚子跑5000米的情景,更不敢回放李亮失落的泪水,都是因为我而让班里丢了荣誉。打那以后,我努力地、默默地在学习上帮助同学们,用最纯洁、最朴素的情感去书写自己的青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