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那些事儿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徐子铭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忙完一天的工作,刚刚躺在床上就收到一条手机信息,我心想这是谁半夜不睡觉,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犹豫着打开了信息内容:徐大夫,我又失眠了,怎么办?看一下时间,此刻已经是凌晨1点半,我长叹了口气,看着天花板,思考该如何回复。

发来信息的是我多年的好友,在很多人眼里,她是一个积极乐观、文艺有趣、生活丰富多彩、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的大家闺秀。身边不乏各式追求者、爱慕者,本可以在大好青春年华嫁人享福,而她偏偏要做一匹随心驰骋的野 马,用她自己的话讲“能套住我的汉子还没出生”,于是一年前开始了创业生涯。就是这样一个能雕龙画凤、拆墙刷漆的女汉子,有一天跑来告诉我,自己晨昏颠倒,晚上思潮澎湃难以入睡、白天浑浑噩噩咖啡“续命”,从那时起我与她除了朋友还变成了医患。

作为精神科医生,总是有人向我咨询失眠了应该怎么调整;必须要吃西药吗;吃西药会不会依赖;会不会影响第二天工作;会不会给身体带来损害?甚至有人询问:睡不好买点睡觉药吃吃就好了,有必要看医生吗? 减少影响睡眠的因素,例如晚上不喝咖啡、浓茶,避免躁闹的音乐,上床后不做与睡眠无关的事情。 增加改善睡眠的因素,参加体育活动,睡前放松训练以及睡前饮用热牛奶。偶发性失眠可能不必过多干预,如果失眠超过2周,并且影响日常工作生活,那么建议尽快就医,可以选择精神科、神经内科等相关门诊就诊,切勿有病乱投医,自行购买药物治疗。有条件者可进行认知行为治疗,通过心理学方式改善睡眠状况。

失眠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问题。针对类似的病例,医生会给出怎样的建议呢?通俗来讲可以分为两点:

在临床中,我们时常看到很多伴有躯体不适的心身疾病患者没有意识到自己除了身体出现问题,其实心理也出现问题。一味地注重寻求身体不适的原因,而忽略了心理调整,致使“病”越来越重,却找不到根源,总也好不起来,之后更加丧失信心,心情跌入谷底,变得绝望。对于这类患者首先鼓励其“带着症状”生活,因为躯体症状很难在短时间内缓解消失,如果不让其“带着症状”,往往患者会因没有在就诊后症状就消失而变得对心理治疗丧失信心,从而放弃治疗。当患者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时,往往可以从“沉浸在症状中”除了看病什么都不做,变为“带着症状”照常去生活、工作,从而转移注意力。有的患者发现干其他事情时原来的症状就消失了;有的患者虽然症状没有消失,但却恢复了正常工作与生活,扭转了生活状态。对于一些有躯体症状的患者,从心理学上来讲,在“潜意识”当中有很多内心冲突无法解决,转化为躯体症状表现出来,有的患者沉浸于“病人”的角色获得更多的他人关心与关注,从而无法自拔,但这种“躯体不适”也是患者确切能感受到的,这又形成了新的冲突。所以这些内心冲突就需要在心理医生或心理咨询师的陪伴下慢慢解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