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蚂蚁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许永礼

我 坐在阳光下,看一只蚂蚁掠过草丛,爬过花坛,在色彩斑斓的地砖上奔跑。一块地砖被踩塌了半边,形成一个水洼,蚂蚁刚好掉进里边。

水坑不大,蚂蚁游到了对岸,成功登陆。然后,当它爬上一张绿叶,便停住了,竟直起身来,搓搓手,像人一样仰面朝天,深情呼吸。这时,它发现了我,确切地说,它发现了我丢下的面包。于是,它又开始奔跑,以触角唤来它的同类,一场浩浩荡荡的蚂蚁搬运就此展开。

我以上帝的视角,俯瞰这小小的生命。我想上天之于人类,是不是也像我此刻凝视这些蚂蚁。在我还小的时候,就逗弄过蚂蚁,或以食物诱之,或拽住它一条腿,或干脆撒泡尿,将蚁群冲得七零八落。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正如蚁群辛勤忙碌,竟敌不过孩子的一泡尿。

我肯定不会是上帝,上天风雨无常,却也阳光灿烂。阳光雨露温暖强大,也滋润着弱小,安抚善良,也照耀着丑恶。这便是自然界的辩证法,以其朴素的力量,诠释着苍穹的慈悲,乃至大地之恩情。事实上,人类与蚂蚁是有相似之处的。

我们号称是自然界的灵长类,却并不具备自然界生物的所有优势。人类没有翅膀,便不能如飞鸟翱翔长空;没有鳃叶,也就不能像鱼潜行于水;即便生活在陆地上,你也撵不上一头飞奔中的小鹿。甚至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也各具精 彩,至少它们安然于站在原地,任岁月枯荣,四季轮回,不似人那般骄躁……

可是上天赋予人类智慧,所以我们可上九天揽月,亦可下深海捉鳖,奔跑的速度赛过了千里马。但我们如何才能拥有草木,花朵之心,在阳光下学会从容和感恩呢?我又想到了蚂蚁。蚁学专家奇尔盖尔曾说,蚂蚁是个社会性群体,具有分工合作、扶幼和养老的特性。

没错,蚂蚁跟人一样,不具备大多数动物的本领,但它们是建筑家,在蚁巢内有许多分室,都各有 用处,牢固,通风而舒适。蚁窝内道路四通八达,冬暖夏凉,食物不至坏掉。可贵的是,同族蚁类有共同看护幼蚁的责任,对上一代具孝爱之心。

据说,遭遇火灾或水灾的时候,蚂蚁会自行聚成一个球体,外围的蚂蚁不免死去,却保全了大多数的同类。是的,尽管它们很努力,却也很渺小,终敌不过自然之浩瀚。但蚂蚁从没觉着自己渺小,也没觉着自己伟大,仅凭天性而生生不息。

很多时候,智力是有限的,态度更决定命运。前者属于大脑,后者才属于生命。哪怕明天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也要做一只奔跑的蚂蚁,周身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