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程刚

那 一年初中毕业后,我便到省城打工,在一家加工厂里落下了脚。工厂有十几个工人,像我们这样当学徒的工资不高,但吃住还是蛮不错的。

一晃儿,来这里已经五个月了,对这里渐渐熟悉了,也慢慢地适应了。可正当我期望将来能变成技术工,拿更高工资的时候,老板出事了,因为供货商造假,工程质量出了问题,老板几乎赔了个倾家荡产,只好把这个工厂兑出去抵债。

那些天,尽管老板极力挽留一些骨干,说还要找地方开下去,但工友害怕发不出工资陆续走了,只是我们这些小工无所谓,反正工资就是1000元,老板为我们租的房子还没到期,只要他不撵我们,我们不会主动提出走,况且,老板说他近期还要开一个门点。

老板那些日子东挪西借总算凑够了10万块钱,又另找了一个门市点,可这个门市点很小,听说只要一个技术工和一个小工。说实在的,我在这批小工里,只能算是比较老实 的,不得不承认我很笨,好几个小工学技术比我快,估计留下来的可能性很小了,我便到处开始找工作。

这一天,老板找到了我,对我说:“小程,你愿意到门市点来吗?”

幸福似乎来得有些突然,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如果能从学徒工转成技术工,那一个月就要拿3000元工资,我已学了挺长时间了,真的不愿意放弃,机会来了我当然不会放过。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为啥那几位技术好、又灵快的工友没有留下来呢?

这一天,老板门市点开张了,他带着我和师傅去吃饭,喝了一点酒,突然间哭了。我能理解老板的苦闷,心一软也跟着他流泪。老板平复了好长时间,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程,知道我为什么请你留下来吗?”

我擦擦泪摇了摇头。他对我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刻,我听到了一句最温暖的话,那句话是你说的。”我说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有些纳闷。

老板顿了顿,对我说:“那天你陪着我去派出所,回来时那么晚了,一天没吃饭,我本想带你吃点好的,可你却拉着我到路边摊吃了一碗面。”

我突然间想起那天吃饭,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啊!“你对我说,老板,我们吃碗面就行了,省点钱,另外,这个月工资如果开不出来,我就不要了……”我这才想起来,那天我是说过这句话,可我觉得,我应该力所能及帮他度过困境。

“孩子,我在外闯荡这么多年,什么困难都经历过,但你的这句话,是我听过的最温暖的一句话,我要记一辈子,你纯净得像碗水。”老板说。

那一刻,我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