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真相

中年人婚姻家庭压力

Psychology and Health - - Contents - 文/郑秋强 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

张先生今年45岁,这两年总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上个月体检血脂与尿酸偏高。张先生的妻子今年44岁,近一年多来,性生活不太理想,夫妻俩也时常因鸡毛蒜皮的事吵架,吵完架冷战数天。张先生觉得妻子越来越像“母老虎”,妻子则时常嫌弃张先生无能、 不爱自己、不顾家。张先生的父亲70岁,母亲68岁,父亲患高血压和糖尿病数年了,母亲则是常年风湿痛,近两年,老俩口没少上医院。孩子小张15岁,读初二,学习成绩在班级中等偏下,平时不爱跟家里人交流,言行举止越来越怪异、叛逆,据老师反映,孩子有早恋的迹象。上个 月,初中同学聚会,张先生遇到曾经暗恋的“女神”。“女神”去年离了婚,独自生活。同学会后,张先生和“女神”在咖啡厅里幽会过几次,“女神”含情脉脉,多次暗送秋波,张先生觉得自己马上要“把控不住自己”。

在我接待的中年人心理咨询个案中,类似张先生这样的个案太多了,他们可能是李先生、王先生、赵太太、钱夫人。他们或许事业小有成就,或许职场亮起黄灯,然而,他们共同的特征是,中年,一般年龄在40-60之间,身体健康状态自我感觉不如从前;婚姻中,夫妻感情不和,时常吵架;婚姻外,出现种种诱惑,行走在“出轨”的边缘;家庭里,“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身体抱恙,孩子开始进入青春期,出现种种叛逆行为……各种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面对一团糟的生活,他们感到焦虑、彷徨与迷茫。

是的,他们所在经历的阶段,正是人们常提到的“中年危机”。事实上,当我们把“危机”拆开来看的时候,里面不仅有“危险”的部分,更蕴藏着“机遇”。

死亡焦虑

因为年龄走到了生命的中段,身体不再像青年时一样的健壮,“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的古语像是一个寓言。中年人的婚姻,经过了轰轰烈烈的激情期,进入了“左手握右手”的平淡期,加上现实压力的冲击及“更年期”的来临,彼此看对方不顺眼,摩擦与矛盾日渐激烈。此时,父母已年迈,身体出现的各种状况,一遍遍地提示着“死亡”的主题。孩子正进入青春期,自我意识的觉醒,越来越不受管束,对孩子的教育显得有心无力。加上各种“诱惑”的存在,仿佛是对紊乱生活的一种补偿和安慰,让人难以抗拒。

事实上,中年人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背后,隐藏着一颗无形的炸弹—死亡焦虑。死亡焦虑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原始焦虑。如同死亡让人处于失控状态一样,中年阶段的失控尤为突出—自身身体的失控,婚姻关系的失控,父母身体健康的失控,孩子教育问题的失控。面对失控,中年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面对压力,很多人选择了逃避,这个阶段的“婚外情”频发,在于当事人试图借此来寻回一些控制感,逃避现实的重负,补偿内心的空洞。 生命意义之困

面对紊乱与时空,中年人感到彷徨、迷茫时,常常会思考更为深刻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从存在主义心理学的角度,生命的意义是每个人存在性的人生主题,绕不开,且必须直面。在中年阶段,生命意义的议题一遍遍被激活,面对失控的生活,他们感到困顿,并试图去寻求真相。

在这个阶段里,最常出现的是一种无意义感,对现实的质疑,对关系的质疑,对意义的质疑。最后陷入一种自我矛盾的死循环里。面对丧失的斗志与日渐衰落的生命力,如何恢复对生命的热情,成了中年人心中难解的谜团。

与此同时,一种深刻的孤独感也正从心底涌起,肩上沉甸甸的责任,让自由之门被锁闭。存在主义哲学关于人生的四个主题—生命意义,死亡,孤独,自由-责任,一遍遍地冲击着内心。以生命意义为核心,像是整个世界观与价值观,在这个阶段都在瓦解,彷徨而迷茫。 走出“中年危机”:

认清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中年危机”让中年人陷入困境的同时,对生命有着更深刻的思考与探索,可以说,这是浴火重生的开始。

面对“中年危机”,最重要的是承认并直面“死亡焦虑”。每个人都会面临死亡,父母不例外,自己最终也在所难免。与其恐惧“死亡”的存在,不如选择向死而生。积极地锻炼身体,为自己的生命注入更多可能性。面对生命的极限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抓住时间的尾巴,陪伴父母走完他们的人生。承认焦虑的存在,可以不那么焦虑,承认面对死亡的恐惧,可以增强内 心的淡定。生命注定有很多的残缺,与其感慨逃避,不如学会坦荡地面对现实的不完美。

面对婚姻关系及亲子关系的种种问题,理解永远是第一位。当理解了面对夫妻关系同样焦躁的伴侣,此刻也正在经历着“中年危机”的侵袭时,也就能深刻理解了此刻对方其实内心是无比的虚弱,需要爱的滋养与照料,没有过不去的坎,唯有相互包容与体贴,方能度过眼前的疾风骤雨。当理解了自我觉醒的孩子正在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探索着外部世界时,也能理解他更需要的是信任与支持,与其强行干涉,不如在适度的引导下,给予其成长的空间与养分,静待花开。

面对看似失控的生活,相比在喧哗的世界里补偿性地寻求关系的刺激,踏踏实实地直面眼前的苟且,更能够获得内心长久的安宁。中年阶段,与其粗糙地做加法,不如尝试多给自己做做减法,让生活更简单,更精致。探寻内心真正热爱的事物,投入其中,也许简单地看看书、种植花草、跳广场舞等,都能让自己的身心更舒适,更自在。

走出“中年危机”,在于赋予生命全新的意义。关于生命意义的探索,无需逃避,无需放弃,深入存在的内核,每个人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当生命被赋予全新的意义时,旧有的“三观”瓦解,更为积极与开放的“三观”会被重新构建,新的人生阶段也将就此开启!如同罗曼·罗兰所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