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的代价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读者来信 -

今夏鄂西酷热少雨,游泳成了孩子的最爱。今年起,从前常去的三峡大学游泳馆门票已涨到50元,即便如此,里面常常仍是人满为患。我曾感叹,如今经营停车场比经营商场要赚钱得多,可看了游泳池,才知道自己又错了,其明显更胜一筹,平均每天大几百人的客流,仅门票收入就达数万,还不含商品销售等。

宜昌作为山水形胜的城市,本也有天然浴场,如市郊的西陵峡口有条下牢溪,为峡谷中流出的溪流,水质清冽,沿途有不少农户修建的停车场,交上几元停车费,就可以在溪中水潭里泡上大半天,还能顺带吃点乡野菜肴,价格实惠,别有风味。可从今年起,溪口的公路被封了,听说某市属企业对其觊觎已久,终于在今年拿下建设权,要来搞整体开发,以建设美丽乡村、特色小镇、主题乐园的名义。

对整体开发,宜昌人民早不陌生。下牢溪旁边有个三游洞,颇有历史典故,唐元和十四年(819),白居易、白行简、元稹三人曾同游洞中,各赋诗一首,并由白居易作《三游洞序》,写于洞壁。到了宋代,著名文学家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也同游此洞,各题诗一首于洞壁,保存至今,摩崖石刻由此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十余年前,门票是 5 元。数年前,某市属旅游公司整体开发、捆绑几个杂牌小景点后,门票涨到了78 元。

还有清江画廊,已是宜昌长阳县的知名 5A级景点,核心景区是武落钟离山,我幼时去过多次,不过是个河边比较突兀的大石头山,没什么特别的,当然也不收门票。后经历几轮此山为“巴人发祥地”的炒作后,门票从无到有,慢慢涨到 15元。再后来,县里携省属某旅游公司将附近不受欢迎的某寨、某峡和武落钟离山捆绑在一起,新景点“清江画廊”横空出世,并成功营销,门票从 15元飙涨到了 105 元,还不含船票。从此家乡有了旅游地的通病:物价上涨,交通拥堵,停车难上加难。为了修路、修停车场,又填了不少河滩、河谷,长年喇叭声不绝于耳,萤火虫看不到了,湿地明显减少,不从事旅游业又长年生活于此的乡邻苦不堪言。

前两天,我带孩子回长阳,看到县城公路边居然搭建起了水上娱乐城,号称“加勒比海盗乐园”,据说是招商引资企业,大门票 38 元,里面根据项目再收费。长阳虽是国家级贫困县,里面也是人山人海,一天营业额至少数万。它旁边,就是我少年时嬉水游泳的白氏溪,只是已被束缚在盖板下的水泥渠内,成为公路边的污水沟。最好的自然资源,就这样被遗弃。

湖北宜昌聂武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