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经济的转型方式

当“囤金禁令”发出,莫迪的冒险主义政客形象也逐渐浮出水面。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主笔邢海洋

破与立

《印度慢吞吞》是BBC 驻印度超过25 年,对印度有深刻了解的马克·塔利(Mark Tully)写作的一本游记,也是时事观察书籍。如题,印度的发展 之所以缓慢,作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印度仍旧笼罩在殖民地官僚风气之下,印度已经变为官僚作风与腐败的同义词。

在著名的印度理工学院,印度IT的摇篮,这里的工作人员要出差,需要填写一张表格,交通工具可以选择骆驼,也可以选择独木舟,这张表格规定了申报包括不含餐点的蒸汽火车二等车厢,也规定了如果搭乘有轨电车,需要申报里程。出差当然可以搭飞机,这也是选项之一,可殖民征服令人眼花缭乱的仪式感

却在处处侵蚀着现代印度人渴望着的效率。

在印度,这个号称境内有 7 万公里高速公路、排在世界第三的国度,从新德里到斋普尔的高速路仅仅 260 多公里,却可能要跑上一天,仅交高速费就得排上近一个小时的队。高速路上汽车、马车、神牛、骆驼车、摩托车、三轮车并驾齐驱,汽车更是无需顾忌交通规则肆意穿插,车辆超载是常态。

而 3.3亿神祇,林立的教派,即使货币上都要印刷 15种语言,复杂而割裂的文化处处给印度的现代化进程制造着难题。经济上的割裂抬高了交易费用,更使印度无法形成统一的大市场,削弱了13 亿人口潜在的规模效益。

《印度慢吞吞》已经出版了15年,印度还是慢 吞吞地吞噬着它的增长潜力。当印度迎来了它急吼吼的总理莫迪,一切似乎都在改变,当然,破与立似乎永远无法摆脱的是混乱的开局。

7 月 1日,印度正式施行税改的第一天,在这样一条混乱的普通公路的尽头,在印度西孟加拉邦Mahadipur 陆路港口的边上,货运卡车排成了长龙,印度与孟加拉国的贸易被迫停止数小时,原因是海关部门的电脑没有按照新的商品与服务税制度(GST)进行升级。公路上停驶的汽车被渲染为莫迪政府不计后果税改的一个坏的例证。

GST

GST是一场被万民欢呼的改革。作为联邦制国

家,印度各邦都拥有自己独立的行政管理权力及部分课税权,而印度的税收来源主要是对商品生产和流通征税,这种间接征税体制再加上各邦间税务独立,形成了“国中之国”的税收分割。货物在印度各邦间运输,常会有“邦际销售税”产生。两个邦的边境上货车排成长龙缴税,调查显示,一辆从加尔各答到孟买的卡车,沿路经过各邦不同检查站,至少浪费 32个小时,占整个运输时间的四分之一。企业疲于应付,抱怨印度商品在国内运输销售甚至比出口还复杂。

印度有 13亿人口的大市场,可印度制造却一塌糊涂,毫无竞争力。可现实是,税收上的邦际分割一直掣肘,几十年却雷打不动。历史上历任政府似乎都在努力,如上世纪80年代拉吉夫政府决定用单一增值税取代多个流转税种,却纷纷失败。

建立全国统一的税收体系有望缓解企业税收压力,降低成本,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也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外资。成本的降低也将提高该国制造业的价格竞争力,从而推动出口的增长。印度国家应用经济研究理事会(NCAER)的研究表明,GST 若能全面推行,印度 GDP 增幅有望提升 0.9 ~ 1.7个百分点。可莫迪之前的领导者要么囿于当时衰退的经济形势,要么被党派之争拖了后腿,面对这样一个称得上是印度独立以来最有价值的经济改革,都一筹莫展。也的确,影响如此巨大的经济改革,从法律层面上必须争取 29个邦中多数同意,同时在上下议院中还需获得三分之二多数的选票,其难度可想而知。

莫迪能做到,这凸显了其枭雄政治家的本色,当然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当2011 年,时任总理辛格欲推动统一税制时,莫迪所在的古吉拉特邦对此还反对,莫迪给出的理由是印度的计算机网络并不完善,GST很难在全国范围内执行。实际上,那些经济发达的地方政府都不愿自身利益受到侵蚀。要想说服他们,再令反对党让行,印度当代史上也只有莫迪担此大任,也难怪他被称为“印度的邓小平”。

印度这个国家识字率不高,文盲多,电脑盲比例更高,因为缺乏大批合格的劳动者才选择了发展信息服务业的道路。在同一起跑线上起步,如今把印度远远甩在后面的中国的映衬下,整个国家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失败情绪。莫迪之所以上台和这种情绪有关,GST的实施也是这种情绪的副产品。所谓知耻而后勇,印度国家的发展潜力正因为里程碑式的税改展现出来。

“狠”角色

所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急迫中实行的GST也带来短期的混乱和停滞。

印度电脑还没普及,很多中小企业聘不起专业会计,甚至从来没有缴过税。政府官僚系统更是腐败透顶,税务部门的官员们想尽办法从征税中“捞油水”,精明的商人们更精于偷税。这样的税务背景下,莫迪心急火燎的改革会不会制造更多的混乱?实际上,在印度独立以来最大的税收改革之前,零售商们大幅降价、清除库存,已经使印度遭受了折扣狂潮的冲击。

此次税改落实的时间限度为三个月,印度商界因此呼吁政府给他们更多时间来进行调整。根据新税法,税率划分为 5%、12%、18% 和 28%四个等级,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税率低,奢侈品税率高,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须于7 月 1日始登录由政府制定的统一网站,并对自身所经营产品进行登记。可仍有很多商人对自己经营商品该归为哪儿登记拿不定主意,尤其是那些无力雇用会计人员的小企业和零售店主,他们甚至不得不暂停营业。

税改带来的另一种混乱则是商品价格的不确定性。新税制要求企业将通过GST获得的税收优惠返还消费者,可直到GST实施,商家们也不知道该如何给商品定价。据彭博社报道,印度全国范围内的汽车经销商,由于尚未收到汽车价格的调整通知,因而无法进行销售结算。

当投资者普遍预计印度将因统一市场而步入增长快车道的时候,其税务改革的第一个月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上月的 52.7暴跌至 7 月的 46,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下滑;核心服务业活动从53.1 骤跌至45.9。印度服务业比重占到 GDP 的一半以上,税制改革引发的混乱几乎将服务业停滞。

这不是莫迪政府第一次匆忙中出台重大的经济决策,当然也不是第一次遭遇大规模的经济混乱。莫迪似乎胸有成竹,深谙不破不立的道理。去年11月 8日晚,莫迪发布政令,从当日午夜12时起,市面上流通的500卢比和1000卢比面值纸币停止流通,但民众仍可将旧版纸币存入银行。这个全球自由经济体罕有的废钞行动,一下子使得该国市面上流通的 86%的钞票作废。

“废钞令”后民众涌向银行兑换现金,新纸币却难以短期内到位。农民因缺乏现金无法购买种子,小企业无钱进货,经济运行一时间陷入混乱。并且,

因为新版纸币与被废纸币尺寸相差很多,ATM机不得不相应调整,这一进程持续很长时间,更增加了消费者的不便。批评者强调,“废钞令”太仓促、欠考虑,虽然打击了黑钱和腐败,但流通中的绝大部分现金突然消失却给人民生活造成巨大不便,打击了经济增速。可对莫迪及其领导的政府来说,“废钞令”的保密工作甚至比它最初的效果更重要。稍有风吹草动,其精心策划的对黑金的围剿就可能泡汤,故而政令发出前只有莫迪在内的四个人知悉。即使批评者也很难给出两全之策。

如果说莫迪“废钞”还有充足的理由,有助于打击地下交易和现金交易的避税行为,有助于印度走上无现金社会,接下来莫迪发布的“囤金禁令”就让人匪夷所思了。今年1月,印度政府突然宣布将出重拳打击私囤黄金的行为,规定家庭持有黄金不得超过1公斤,已婚妇女持有黄金不得超过500克,未婚女性持有黄金不得超过250克。实物黄金是无法通过一纸禁令废除的,故而莫迪政府制定了更令人错愕的实施方法:派人入室稽核。

印度家庭热衷于囤积黄金,将黄金作为女儿的陪嫁,妇女视黄金为依靠,更是家庭遭遇不幸时的救命稻草。莫迪政府将矛头指向普通家庭,废钞、打击私囤黄金,这些战争时期的非常举措被莫迪频繁祭出,这不得不使人怀疑这位贱民出身、独身生活的总理是否有着非同常人的冒险主义。

因为侵入中国领土,莫迪老谋深算的面目逐渐为国人所了解。时间闪回到今年1月,当“囤金禁令”发出,一些印度观察人士刻画出的这个心狠手辣的形象也逐渐浮出水面。印度的选举是典型的金钱政治,各政党均依靠金钱贿赂选民,政党手中的现金多少是选战结果的最重要影响因素。通过“废钞”和“废金”,莫迪削弱了传统大党的资金实力,切断了他们的现金流。果然,今年3月的地方选举中,在人口最多也是最关键的北方邦,人民党一下子获得了300 个以上的优势地位。此次选举莫迪亲赴现场,成功地转嫁了民众对“废钞令”的怨气,使民众深信这是反腐和消除不平等的必要举措。遭受“废钞”影响最为严重的农村贫困百姓最后成为这项政策的支持者。

北方邦是选举关键邦,2014年大选中,北方邦的高得票率助人民党在国会下院人民院拿下282 个席位,进而成为国会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最大党。但人民党在上院联邦院则未能成为多数。GST就因联邦院的阻挠而一度受到搁置。如今北方邦内人民党一党独大,意味着未来国会上院也可能成为人民党 的天下。经由此役,国大党等老牌政党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或很难翻身,人民党2019 年连任的可能性大增。

挑战

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莫迪之“狠”、之权谋,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莫迪“废钞令”一箭双雕,仅一个月后银行涌入资金已持续达到约14.9 万亿卢比,约合 2200 亿美元,这笔由地下转入地上的资金大大提升了银行的借贷能力,银行通过正确的路径将这些存款发放出去,将带动印度经济及就业率增长。

印度经济的短板是缺乏基础设施。“废钞令”打击了腐败,给地下经济以痛击,给政府带来了滚滚建设资金。莫迪政府上台后基础建设支出增加很快,2016年财政支出预算中,基建支出占比提升至40%,这些资金主要投入到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机场港口、光纤网络等领域。莫迪正将其在古吉拉特邦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全印度,补齐基础设施的不足,招商引资为制造业的腾飞铺设起飞的踏板。

如今 GST成行,印度拥有了梦寐以求的统一大市场,且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人口大国的大市场。如果营商环境得当,当此人力成本骤然上升之时,印度的年轻人口结构无疑将给它带来越来越多的商机,使之有机会将农村人口和年轻人口的就业压力转化为制造业大跨步发展的人口红利。印度经济学家不止一次宣称,GST实施后印度将迎来8%的经济增长。

作为全球人口第二大国,印度人一直以中国为假想敌,并在国际贸易上为我们设置了重重障碍。对中国商品的反倾销调查,印度虽然与我们的贸易额并不高,却表现得最为积极。

莫迪无疑是一位具有明显的冒险主义倾向的政客,一纸“废钞令”呈现给世人的,甚至是一个刚愎自用、不计后果的形象。对海外的投资者,“废钞”绝非成熟的管理者所应采取的,这意味着在这个国家,投资者的资金安全是要让位于政客的政治目的的。如果需要,莫迪对外国投资者的违约,也不会有太多顾虑。

当前中国经济产能过剩、商品饱和,近两年来中国企业开始寻求去海外拓展市场,最大的目的地是印度,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占领了超过一半的印度市场。但在一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政客手里,即使是正常的经贸关系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1. 印度圣城阿姆利则拥挤的街道

2. 3 月 31 日,印度银行前聚集着数百名无法兑换存单的民众

3. 7 月 1 日,在印度哈里亚纳邦旧德里批发市场工作的装卸工人。这天是新的货物与服务税制度正式实行的第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