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宝马提速本土化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已经在业界搞了好几件大事情,包括新大东工厂正式开业,全新一代BMW 5上市,以及华晨宝马新研发中心正式运营等。这一系列快马加鞭的动作,显示出宝马在中国推进本土化进程正在加速深化。

自去年 10月接任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短短几个月,魏岚德深刻感受到了“中国速度”,并为之振奋,他说:“中国速度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快,我们要接受变革,并在变革中寻找机遇。”

三联生活周刊:豪华车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奔驰的势头非常强劲,奥迪现在也有回升势头,你认为今年年底时三大品牌竞争格局会是怎样的?宝马如何确保在豪华车市场上的竞争优势?

魏岚德:我没那么在意年底时销量的排名,对我们来说那个排名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我们看得更远,追求长期可持续的成功。可以预见的是,豪华车市场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而我们会将竞争变成更大动力,争取比对手做得更好。这才是一种良性竞争。

就上半年的情况看,我们的5系正处于换代阶段。上一代5 系 4月份已经停产,新一代5系才刚上市,这难免对短期销量有影响。我们对全新5 系Li充满信心,会竭尽所能去推动它发展。相比销量而言,我们更注重的是可持续性的发展与长期稳定的增长。我们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在 2017 年和2018年保持可观的增长。

三联生活周刊:宝马在过去几个月里大动作频出,其在市场竞争中的深意有哪些?

魏岚德:我们认为,如果想在中国社会长期发展,就必须让品牌和中国一些重大的议题联系起来,比如现在中国对环保空前重视,我们就要用产品和 生产来回应社会发展和需求。此外,我们也要参与到中国汽车工业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当中,参与到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当中,从我们的产品特性、品牌价值以及当地社会和文化的价值来找到共通点,作为我们制定长期发展战略的基础。

华晨宝马从来不采取“Me too”的做法。比如,有人会说我们的车“也”很运动、“也”很舒适、“也”很有驾驶乐趣,但我们不会这样。我们都是独创的,有自己的创新精神和自己的坚持,如果是人云亦云地跟随策略,将不可能获得长久的、持续的成功。

我们一直在不断激励自己挑战极限,要求工程师解决看似矛盾的一些议题。举两个例子:一个是BMW高效动力战略,在过去高动力性和低油耗是不可兼得的两个目标,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车越来越动感,油耗越来越低;另外一个例子是全新一代BMW 5系是智能轻量化设计的典范,在过去轻量化就意味着车身坚固程度和刚性会降低,现在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车型最大减重可以达到130公斤,但刚性同样得到了提高,为此它运用了很多创新的方法,比如采用大量的热成型钢、高强度钢、热成型铝、铝合金等,多种材料智能混合应用。

三联生活周刊:如何在新能源和智能化领域保持领先地位?

魏岚德:我们很少过早去谈未来的概念车、未来的安排。如果我们要谈一个新产品,比如说全新BMW 5系插电式混合动力,那么这款车就已经开始

排产,很快就会上市了;我们在沈阳的高压动力电池生产线今年就会投入使用,而别人可能还需要两年的准备时间。

不只生产新能源车型,我们在整个新能源汽车生产体系、产业链体系的布局和建设方面也占据行业领先位置,包括从电池的生产到回收等。不只是新能源,在自动驾驶、互联科技等方面,我们也付诸行动,很多技术全新BMW 5 系 Li已经能够实现,增强型驾驶辅助系统,包括自适应巡航控制系统、主动车道跟踪系统等都是自动驾驶相关的技术,只是我们在这方面的宣传会比较谨慎。汽车行业的技术日新月异,越晚上市的车型所配备的IT技术就可能越先进一些,相信我们的7系中期改款时会配备更先进的技术。

三联生活周刊:华晨宝马研发中心二期已经正式运营,新研发中心可以将华晨宝马在中国的研发水平提升到什么样的水平?

魏岚德:对于我们来讲,与竞品的较大区别在于,我们除了进行国产产品的开发性工作,还会进行很多研究性的工作,而且我们从开始就有一个清晰的研发聚焦点,那就是新能源汽车,比如华晨宝马新的研发中心有很多实验室和测试设备,可以对高压电池驱动系统和整个动力驱动系统进行完整测试。

得益于研发中心一期,华晨宝马之诺品牌的大部分工程开发工作都是在国内进行的。随着研发中心二期的落成,我们将进行更多除了技术开发之外的研究性工作。现在,新研发中心各种测试台和实验室设备非常齐全,有一个非常大的研发中心车间,这里就可以生产原型车。我们将来也会不断去提升和扩大宝马在中国研发中心的能力和范围,理念就是研发一定要贴近市场需求,让华晨宝马研发中心和德国的研发中心形成一个互通的研发体系,把更多的研发工作从德国转移到中国来进行,促进我们在中国研发能力的整体提升。

我们知道,工程设计和研发是中国汽车工业急需迎头赶上的重要领域。值得借鉴的是,现代汽车工业的研发并不需要任何事情都由汽车厂商自己来做,比如说,底盘、制动系统、悬挂、车身都可以 交由不同的技术公司去做。厂家的研发主要体现于集成创新的能力,怎么样把现有好的设计和技术集成在一起,让它成为最优秀的汽车是每个厂家需要思考的。

三联生活周刊:数字化是现在行业里的一个热词,你如何解读?

魏岚德:很多公司都在谈数字化,有的认为车里装载一些车联网的技术就是数字化,有些在谈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可以说几乎所有主流汽车厂商都在讨论这类话题。对宝马而言,我们对数字化的理解不止于此,我们认为数字化进程中一个重大的议题是生产领域,在生产过程以及在整个供应商体系中推进数字化,都是数字化的一部分,会对所有事情和流程都产生影响。

三联生活周刊:奔驰刚刚宣布在北奔生产电池,以现有奔驰公布的情况来看,宝马和奔驰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魏岚德:大众集团、戴姆勒集团和宝马集团早就对电芯的基本规格达成了协议,行业发展必须要有一定的行业标准,否则每个厂家有自己的标准,将来消费者使用起来很不方便。但在这个基础上,每个厂家对于电池设计的要求还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对充电次数的要求、充电性能的要求等,因为电池组是由多块电池组成一个模块,整个电池组的设计尺寸大小、管理系统、冷却系统、整个形状都要适合不同车型,这个也存在差异。总体来讲,没有哪个汽车厂家会自己生产电芯,都要和供应商合作。

我们不仅引进新产品、建立新工厂,也在不断推进新能源生态体系的发展。一个产业的发展需要把创新科技转移到整个供应链体系中,才能把产业链建立起来。我们一直很自豪能够在最初的时候帮助宁德时代成为当今汽车高压动力电池首屈一指的供应商。在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同时,我们还和电池回收企业邦普集团建立了合作关系,在最初就考虑到将来电池回收方面的问题。我们相信中国的电动出行事业需要从全局来考虑,这是我们对中国电动出行产业发展的一种理解。

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