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互联网正在成为社群与文化的破壁者”

——专访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记者苗千

2017 年 8 月 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CIPSH)和世界人文大会基金会共同在比利时列日举办了首届世界人文大会,会议的主题为“全球转型过程中的挑战与责任”。

本刊在世界人文大会现场采访了在开幕式上致辞的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还有列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古埃及学家让·维纳德(Jean Winand)。这次会议本身似乎正是全球人文学科研究陷入低谷,人文精神逐渐被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所疏远的一个标志。在网络时代,人们看待人文学科的价值,对待人文精神的态度,乃至于理解和分享文化生活的方式正在发生急剧的改变。这场改变最终将把人类引向何方?至今仍没有答案。

三联生活周刊:互联网正成为一种全新的世界语言,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如何在适应全世界互联网发展潮流的同时保持其自身的中国文化特色?

程武:我想主要需要把握两点:一是顺应时代潮流,耐心地打造产品;二是坚持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五年前移动互联网刚刚出现,我们发现人们对娱乐的需求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可以非常便利地融合在一起。那时候我们发现关键在于IP(Intellectual Properties)。

我们把握了这种趋势,提出泛娱乐战略,现在这种多领域共生,以打造明星IP的模式已成为整个“互联网+文创产业”的一个基础。过去传统的做法,在不同的板块之间用户的体验是割裂的,因为都体现在了不同的介质里,它也是单向的,用户只能被动接受。现在我们提出的泛娱乐概念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包括智能设备,在手机里内容与内容的转换非常容易,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也在加快,因为用户的兴趣转换得很快。

IP的产生有两大源头,一个是文学,一个是动漫。在这两大源头里,IP的生命力只能在用户那里得到验证。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发言中也提到,用户同时也是内容的重要创造者,互联网公司更重要的是成为一个平台的角色,那么如何让内容的创造者能够享受到经济收益?

程武:腾讯几年前就提出了开放战略,现在马化腾讲我们要做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提供商,给

大家供应零部件。以前创作是一小部分人和精英团队的事情,他们所创造出来的作品为大众所接受的门槛也是相当高的,而且是单向的。但是在互联网的创意时代和众创时代,随着工具的进步和平台的出现,每个人都可以创作。而平台帮助这些创意者直接与消费者对接,直接与专业的生产机构对接,而且相互之间可以及时地不断沟通反馈。

这是一个众创时代,我们要确保内容的创造者能够获得足够的回报。过去在传统的出版业作者只能拿到 6% 到 15%的版税,而且书籍到底发行了多少,信息完全由出版社控制。现在网络文学作家在互联网平台上跟我们签约,所获得的版税一般都在50%以上,这还不包括我们帮他变成影视、游戏的版税。仅以网络文学为例,我们的平台去年一年里产生了100个年薪超过百万的作家,这在传统情况下是没法想象的。网络文学量比较多,创作时间也比较短,有的地方当然会比较粗糙,但也有各种有想象力的优秀作品产生。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除了互联网之外,在现代社会,还有其他哪些渠道可以作为人文和科技的连接者?互联网自身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程武:人是一切的核心。科技和人文,一个向外关注未来的发展,一个向内关注每个人的内心。所以我们提出了以互联网为基础,从科技和文化两个维度努力去提升人类的生活品质。互联网最大的特点是连接,以及与连接相伴随的信息的传递。1999年,万维网创始人蒂姆·伯纳斯·李爵士曾经这样描述他想象中的互联网:“这将是一个全球化的信息空间,万事万物互联……所有信息都将到达我和其他人。”

互联网带来了自由和创新,它对人类社会发生的影响还在不断深入。

三联生活周刊:科技的发展,包括互联网的发展,主要是以技术为主导,不受国界和地域的限制,而文化则有很强的地域性,受到各地传统和经济发展的限制,互联网公司要作为科技和人文的连接者,如何应对这其中的差别?

程武:作为连接者要做的是通过产品来破壁,实现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族群,以及不同的文化之间更好地连接。比如我们在五年前启动Next Idea(下一个创新)。我们从一开始就相信,改变世界的伟大变革,往往就隐藏在Next Idea 里。很多年轻人在这里崭露头角。比如我们启动了与故宫的合作,将故宫的元素与表情包结合起来,美好的事物都可以经由这样的现代表达被年轻人接受和喜爱。

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都有超越国界的力量,在互联网时代,游戏和动漫就是无国界的通行语言。美国的漫威英雄可以征服世界,花木兰经由迪士尼的打磨重焕光彩,中国五千年文明所沉淀下来的文化,在互联网时代里都可以成为我们创意的源泉。

汤因比认为人类在历史上形成的不同文明之间需要互相了解,达成融合,否则人类将走向自我毁灭。互联网,以及在互联网基础上生成的数字内容产业,都应该致力于推动不同文明之间的融合与了解,这就是我们要推动互联网与人文融合的根本原因。

三联生活周刊:你把互联网对于人类社会的改变与活字印刷术的重要性相提并论,那么能否预测一下互联网对于全世界和中国社会造成的影响? 50年后的世界与现在会有怎样的不同?

程武: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我们能够看到的是技术还将进一步改变我们的生活。互联网对于社会发生的影响还在不断深化,它带来了新的思考方式、新的组织方式,也许还将带来文化上的新秩序。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在未来都会不断拓展自己的应用场景,从而进一步打破我们对于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认知,甚至也将突破我们对于自身的认识。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的连接,对于一个社会尤其是青年文化会造成怎么样的冲击和影响?

程武:新的连接带来了新的内容,比如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用表情包来表达各种复杂的情绪和感受。在一些“00后”的对话里,甚至没有文字,只有各式各样的表情包。网络游戏也成为了一种跨语言、跨国界的文化表达和交流方式。

最突出的改变在于这种连接让表达变得更为开放和多元,主流文化和亚文化的分野不再一成不变。人们经由社群而建立的充分的认同感促使过去原本属于小众的文化在互联网时代强势发声,反而淹没了传统意义上的主流文化。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腐文化”的流行,甚至《人民的名义》这样的主旋律电视剧,也借势“腐文化”的流行获得了更广泛的传播。

另外,比如说在泛娱乐平台上流行起来的一种以道教哲学为基础的仙侠和玄幻类作品,原本是小众题材,在互联网时代获得了新的生命力;不仅在中国流行起来,在美国还出现了专门翻译中国网络作品的网站,有很多英语读者付费追文。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与时代紧密相连,是所有文化形态的特征。现在,网络文学、动漫、游戏和电竞,这些原生于互联网的文化形态才是这个时代的文化。

三联生活周刊:从 QQ 到微信,腾讯公司在将近 20年的时间里极大影响了全中国乃至世界的青年文化,你是否担心青年人过度沉迷于网络世界而忽略了生活的其他方面?

程武:这是一个从来都有人担心但又并不需要担心的问题。上一代永远都会对下一代的爱好指手画脚,而实际上年轻人才是未来世界的主宰。谁也不能代替年轻人去决定未来。对于很多网络原生代来说,网络是他的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们在网上交朋友、恋爱、结婚。网络世界对他而言并非虚拟世界,而是真实存在。随着他们的成长,社会的形态也将发生改变。

8 月 6日,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在比利时召开的首届“世界人文大会”上,面向来自全球的1800多名学者及政治、艺术界等人士发表了开场致辞,谈论技术如何与人文共享连接的力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