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租房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90后”新一代消费者陆续到了毕业租房的年龄,他们的需求和人生规划对租房市场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主笔 杨璐

花全部工资付房租的一代

1990 年出生的魏思凡和 1991年出生的杨晓宇是特别符合公众想象的“90后”,年轻、对事业和生活充满热情,并且长了一张没有经受过匮乏生活的脸。两个人从“大一”开始谈恋爱,“大四”一毕业就结了婚。妻子杨晓宇说,他俩性格互补,感情也一直很好。如果换

一个人谈恋爱再开始从头了解,感觉又累又麻烦。感情生活修成正果,两人相偕去英国继续深造。

跟“80后”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对欧美世界的青睐不同,生于经济发展黄金时期,跟随中国社会同步进入到世界体系之中的年轻人,站在了一个更加平等的视角来看待留学经历。魏思凡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去看看,肯定是要回国的。

两个人去年冬天回了国,留在北京生活工作。杨晓宇找了一个在亦庄的国企单位,魏思凡则去了东四的一家创业公司。两个人的婚房也在亦庄,距 离杨晓宇的公司只有10分钟,但是魏思凡上班每天往返坐地铁需要花3个小时的时间。“我如果上早班5点多就要起床,然后9点钟正式上班。如果是上晚班,虽然起床可以晚一些,但是晚上下班到家已经 11点了。那我第二天接着就是一个早班,根本没睡几个小时。”魏思凡说。

这样的长距离奔袭没过多久,他们就决定在魏思凡的公司租一套房子。

魏思凡所在的共享际是针对职住分离问题而设计的综合体,把出租公寓、商业店面和共享办公集

合起来。第一个样板项目是由东四九条的酱油厂仓库改造而来的一个二环内的时髦地标。所有的公寓房在二楼,中间宽敞的地方是公共厨房,走廊里摆着北欧风格的沙发和椅子,住户们可以在走廊里聊天、开会和打游戏。公寓的面积不大,但是符合流行的小而美的空间改造风,每种户型经过设计之后,有独立的卫浴、写字桌、足够的储物空间,屋顶是玻璃的,躺在床上可以看到皎洁的月光。共享际的一楼是对外开放的商业空间,有外国人圈子里知名的美食孵化项目,有甜品店,有无人便利店。因为在胡同里,又有那个美食孵化项目的吸引,这是东二环里一处外国人聚集的空间,但又不像三里屯那样娱乐化和商业化,更像是美剧《硅谷》里的氛围。地下一层是联合办公空间和健身房。

魏思凡和杨晓宇特别想住在这里。二环内的胡同里,能满足他们的生活空间又时髦。租金不便宜,最小的房间也相当于魏思凡现在的月薪,可他一点 没犹豫就租下了。他告诉我,每天省下来3个小时上下班的时间,就可以用来学习了。更吸引人的一点是这里的生活跟他们在利物浦读书的时候很相似。“那时候我们除了睡觉,平时吃饭聊天都是集体活动。每天在群里问一句,谁要吃饭、谁要逛街、谁要去图书馆,想去的就聚在一起了。随便看场电影都能有 10个人参加。”魏思凡说。住在共享际里,他跟同住的其他20多户房客聊天、聚会,也到一楼的餐厅、咖啡厅里吃饭闲聊。因为这个美食孵化项目很擅长做社群运营,一到周末的中午和晚上,总有各种有意思的派对或者聚会。

花这么多钱租房,两个人不心疼。客观上讲,东二环胡同里的便宜房子,洗澡和上厕所都不方便,冬天还很冷,他们两个人住不惯。魏思凡考察过公司周边的一居室,比较多的选择就得租到工体,每月也要七八千元,对比下来他们的房租不算贵。共享际虽然没有自家客厅和厨房,但这也不是魏思凡和杨晓宇

的必需品。他们很少做饭,一旦要隆重地买菜做饭就特别想招呼邻居、朋友一起吃,感觉才值得花这个工夫。主观上讲,魏思凡并不看重眼前的工资多少,让他热血沸腾的是未来充满了机会和可能性。就像他和杨晓宇一定要回国,是因为过欧洲那种宁静的、舒缓的、日复一日的生活觉得没意思,北京的蓬勃发展才让他动心。“我还没到享受和养老的阶段吧,我才刚毕业,都是为了个人发展。租这个房子虽然很贵,但每天上下班花三四个小时效率太低了。我是以学习的心态在工作,别人是八小时工作,我住在这里可以做到 24小时随叫随到。”魏思凡说。

像魏思凡和杨晓宇这样的“90后”不知不觉已经成为租房市场的主力。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说,在中国的现状下,租房虽然是一个收入问题,但它也是跟年纪密切相关的。它总体上还是一个年轻人的话题。在北京,租赁市场上的主力军是 20 岁到30岁的年轻人,占比达到了74%。北京统计局公布 的 2015年城镇单位在职职工工资是 11.3073 万元,有 70%的租客收入水平低于这个数值。租赁市场是年轻化、低收入群体聚集的特点。可这一代的年轻人是目前成长环境最优越的一代,他们个性化,对生活品质有要求,并且舍得花钱。2014年易观智库与腾讯发布的《中国90后青年调查报告》里显示, 77.3% 的“90后”购买商品最主要的因素是自己喜欢,其次才会考虑价格因素,广告促销、导购等因素对“90后”的消费决策影响不大。

这样一代新消费者陆续到了毕业租房的年龄,他们的需求和人生规划对租房市场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落脚大城市还是“逃离北上广”

魏思凡租住的楼里,一层有一个做成玻璃盒子的悬浮岛,楼顶有俯看东四保护区古宅的大露台。

自从开业以来,这里的艺文活动就没断过,邀请百老汇的著名舞蹈编剧做工作坊,开露天电影派对,举办新书分享会,各种主题展览。

这栋楼还是各种主题胡同跑的起点,比如鼓楼片区精酿啤酒跑,大家要按照路线跑到参加的店里,喝一杯啤酒再继续跑。

魏思凡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协助这些活动的进行,他和妻子杨晓宇本身也非常喜欢这些活动。杨晓宇平时为了上班近住在亦庄,但如果东四有活动或者周末,她就要住过来。魏思凡说,自己在工作上没法全心投入地玩儿,那就让妻子过来参加,分享这种愉悦。

类似的这种眼花缭乱的活动在北京和上海很普遍。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陆铭说,这都属于居住在大城市的福利。城市发展对服务有规模效应,特殊口味的菜品、小众电影、冷门的兴趣爱好都能得到支撑,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也高。如果是一个重视生活质量的人,那么大城市生活的多样性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从职业发展和人生规划角度看,大城市的收入更高,就业机会多,失业率低,如果所学是偏专业化的领域,更容易在大城市找到跟就业技能匹配的工作。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后工业化阶段,发展的现代服务业以知识信息为核心竞争力,那么“人力资本外部性”这一现代经济发展的重要机制就需要考虑。陆铭说,大城市业务数量多,在一个行业里干得越多越久,经验更丰富、劳动生产率越高,收入就越高。并且跟周围受教育水平高、同行业经验丰富的人打交道,也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

大城市生活的好处多,成本却很高,房价和通勤时间是两座难以逾越的高山。市中心的房价翻着番地上涨。杨现领说,北京首次购房人群平均年龄已经从 2013 年的 30岁推迟到 2016 年的 34 岁,基本上有每年推迟1岁的趋势,这说明房价对新北京人来讲越来越贵。即便买房,大部分人只能往房价 相对便宜的近郊去落脚。如果把就业人数和居住人数做对比,以北京为例,职住比最高的地区有3 个位于二环内,4个在朝阳 CBD,2个在海淀中关村,北京的就业中心主要分布在东直门、国贸、中关村等地。

北京的居住区域却集中分布在通州、回龙观、天通苑甚至是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据北京统计局2015年的数据,北京五环外的常住人口达到1098 万人,占北京的 51.1%。根据滴滴出行对早晚高峰通勤距离和时间的统计,住在通州的上班距离平均是25.2 公里,用时 83.2 分钟;住在回龙观的上班距离平均在 17.8 公里,用时 54.8 分钟;天通苑的这一数据是 18.9 公里和 59.3分钟,燕郊的则是39.2 公里和 120.1分钟。通州区被定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城市副中心,早晚高峰的通勤距离主要在 20 到 40公里之间,占滴滴出行订单总量的64.8%,另外还有超过 10%的人需要每天跨越超过40公里去上班。

靠地铁出行虽然可以避免堵车,但也不方便。根据滴滴出行的调查,五环外地铁站的早高峰比交通早高峰早一个小时,晚高峰和夜高峰比交通晚高峰、夜高峰晚一个小时,说明地铁站在五环外站点稀疏,需要打车接驳。在城市内经常说接驳是“最后 1公里”的问题,可出了五环就是“最后6公里”的问题,位于南六环的天宫院站平均覆盖距离是7公里,东部的通州潞城,北部的天通苑北平均覆盖距离也大于6公里。像魏思凡这样从南五环的亦庄到东二环内的东四九条上班,跋山涉水往返三四个小时,在北京是很普遍的现象。

那么真的要为大城市生活的成本问题而“逃离北上广”吗?陆铭今年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城市化和区域经济发展的书《大国大城》,受到研究房地产、宏观经济的人士的关注。他说,个人决策主要看自己所从事的专业,如果所在的是知识技术和信息密集型的行业,更适合在大城市发展,低技能的消费服务业也适合在大城市,然后就看是喜欢快节奏的生活还是缓慢安宁的氛围。可就全球的规律来看,欠发达国家人口聚集程度不高,而发达国家的人口是向大城市聚集的,甚至在人口已经负增长的日本,东京都和东京圈的人口仍然在增长中。因为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以工业和服务业为主,以知识、信息和技术为核心的现代服务业更加需要人口的聚集,更加需要大城市的土壤。

留下来的人,就要面对现实的居住问题。

大城市生活的好处多,成本却很高,房价和通勤时间是两座难以逾越的高山。市中心的房价翻着番地上涨。

1.魏思凡和杨晓宇夫妻花了整月的工资在北京东四九条租了一间房2.职住平衡的探索之一是把租住公寓与办公场所相结合3.租住在市中心,使上班族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4.西安新型社交公寓受年轻人青睐,App交房租休闲娱乐不出楼5.位于武汉香港路的一家公寓样板间

左图:长租公寓产业在一些发达国家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右图 :8 月 14日,英国伦敦的一家新兴房地产公司率先 提 出 CoLiving(合居)概念,致力于为都市青年提供便利优质的生活体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