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他们为什么不买房?

比起重视买什么样的房、打造什么样的家,他们更重视的还是:居住在什么样的街道,如何度过休闲时间。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据说眼下日本房地产公司最紧缺的是会说中文的人才,因为这个国家已有超过10% 的房产被中国人买走,且数字还在急速上升中。今天如果你在东京一幢刚刚建好的公寓里买了套房,很有可能明天你的左邻右舍也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正在成为日本 房地产市场的最大主顾——日本年轻人知道这件事,但他们并不焦虑于外来者跟自己抢占资源,亦不关心房价是否会因此蹭蹭上涨,因为在他们的人生规划中,压根就没有买房这件事。

来日本之前,我隐隐知道日本年轻人不热衷于买房,断定是还没有成家立业的缘故。就算不像中国人一样把房产当作结婚刚需,生了孩子之后,必然是该买套房的吧?到了日本之后,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日本人的逻辑原来是这样的:独身时代租住在lK(单间)的单身公寓,结了婚就换成比较宽敞的 1LDK(1 室 1 厅 1厨)或 2LDK(2 室 1 厅 1 厨),

生了孩子之后?那就再换一套更大的,传统的一户建也可以,但都是租的。

曾经认真地和一个日本友人探讨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日本年轻人结婚不买房?”对方一脸愕然: “为什么中国年轻人结婚一定得买房?”彼此观点相悖,无法达成一致,但我得知的是:在京都工作的他也是租房居住,迄今为止一次都没考虑过买房,至于他的那些大学同学们,无论在东京、大阪还是京都,无论未婚还是已婚,生了孩子的还是没生孩子的,85%的人都和他一样。至于那剩下的15%,一些在待遇丰厚的上市企业工作,另一些则明确表示是在做房产投资。日本友人不买房的原因很简单:一来是考虑到未来换工作的可能性;二来是不想被月供束缚生活,无论从工作还是金钱角度,买房这件事都意味着失去自由,都市里夜晚灯火通明的小盒子并不是家,而是牢狱。

问及日本年轻人不买房的理由,常见的还有以下几种答案: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一生住下去;担心地震带来的风险;涉及金利、固定资产税和修缮费等问题,买房产生的附加费用令人瞠目;比起每 分每秒都在下落的不动产价值,数十年间一份未涨的房租更加划算……

前不久,CBRE对世界 12个国家中 1.3 万名22 ~ 29岁的年轻人做了一份问卷调查:如果离开了父母生活,首选什么居住模式?回答“马上/ 将来购买住宅”的,日本的数字只有 34%——在美国是 71%,英国是 73%,中国则超过80%,高居首位。

日本社会有一个叫嚣了很久的词:若者マイホ年轻ーム離れ。直译为:年轻人远离住房。意指这一代日本人对买房没有兴趣,拥有自己房产的人越来越少。根据最新一份国土交通白皮书显示 :20 ~ 29岁的年轻人,房产所持率已从1983 年

曾经认真地和一个日本友人探讨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日本年轻人结婚不买房?”对方一脸愕然:“为什么中国年轻人结婚一定得买房?”

的 17.9%下降到如今的 7.3% ;而 30 ~ 39岁的群体,房产所持率也从 53.3%降到了39%——24年间下降了 14 个点,速度飞快。而最新一个针对日本国内 25 ~ 34岁年轻人租房率的调查则显示:数据已经从 1973年 的 56.3%、1983 年 的 61.5%、1993 年 的76.3%、2003 年是 77.0%,升至了 2013 年历史最高点 :77.6%。

在传统观念中,日本人一生的轨迹大抵是这样的:离开家庭—租房生活—找到工作—结婚—生子—工作稳定—收入增加—租住更好的房屋—买房。结婚、家庭、稳定工作和自己的家,是从前日本人的固定人生套餐。事情在近年来发生变化,新世代的年轻人,不少在“离开家庭”这个环节就难以实现,依然和父母一起生活,即便终于独立,也只是处于“租房—租房—租房”的无限循环中。

原因之一是不断上升的未婚率。单身世代增多,晚婚和不婚主义盛行,对稳定的居住空间失去了需求,买房似乎也失去了必要性。另一个原因是年轻人贫困化。日本的年轻人也买不起房,属于“出生时正值泡沫经济破灭,找工作时遭遇全球经济危机”的悲催一代,在他们安身立业的阶段,正值日本终身雇佣制度崩坏,雇佣失去安定性,低工资的不安定工作增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靠打工维系生活。早在 2012 年时,日本非正规劳动者就首次突破了2000 万人大关,达到了 2043 万人,占据雇佣者全体比率的38.2%——靠打工为生的年轻人难以想象自己可以终身负担房贷,在购买心态上愈发保守,哪怕付得起首付,也不会轻易冒险。

千禧年之后,在东京、大阪和名古屋三大都市圈工作的年轻人,租房心态也大不同于从前。“现在的年轻人,即便房间狭窄,即便没有庭院,也要住在离车站很近的地方。”一位不动产业者如此说。年轻人对宽敞的居住空间失去需求,哪怕是在地价居高不下的中心街区,如果是仅能容纳一个人最低需求的狭窄公寓,也属于他们工资尚能负担的范围。

日本学者三浦展有一个有趣的研究结

论:东京的年轻人正在流行住回四叠半公寓中。上世纪 70年代流行起来的四叠半公寓,总面积仅有7平方米,最初是那些从地方上京的穷苦大学生在找到工作之前栖身的廉价房间。几十年后,那些短暂离开四叠半生活的年轻人又回来了,群体特征明显:首先,他们是只要有手机和网络就能活下去的一代;其次,就算房间里没有冰箱,他们也能靠楼下的便利店解决三餐。他们对居住环境唯一的要求是:公寓离会社越近越好,通勤时间越短越好,如此一来,下班以后便可立即回家,争分夺秒保证睡眠时间。

三浦展举了一个例子:在年轻人中间高人气的“EARLY AGE”。这家有趣的不动产公司,旗下的公寓无一例外都设计为四叠半小房间,且全都集中于早稻田、藏前、門前仲町等近都心位置的车站旁。虽然狭窄,但设计合理,厕所、淋浴、洗面台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台洗衣机。一间距离早稻田车站大约7分钟的公寓,月租约为5.8万日元,在单身男性中间人气极高,终年处于满室状态,一位居住者表示:从小目睹父亲每天往返于都心和郊区之间通勤的疲劳身姿,对那样的生活方式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无论如何都要住到公司附近。

从这些四叠半年轻人身上,可以看出日本租房 族一个共通诉求:职住一致。众所周知,战后的日本社会流行职场和居住分开的“职住分离”,上一代的人们大多选择住在首都圈郊外,每天到都心通勤——耗在路上的时间成本很高,却能保证居住空间的宽敞。

即便是那些有了孩子的年轻人,想要延续上一代的居住模式也很困难。不同于他们那作为专业主妇的母亲,如今夫妇双方共同工作的家庭越来越多,抚养孩子的同时还要从郊区前往都心通勤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把孩子送进保育院,朝九晚五的工作规律加上一两个小时的通勤,也绝对赶不上保育院的接送时间。

在日本的书店里,常常会看到一些类似于“一生租房!”“房是绝对不能买的”之类围绕着租房买房问题的标题党,电视采访和杂志报道中,专业人士也经常给出一些耸人听闻的观点:买一间新建的公寓,入居的第二天就将贬值了2% ;建筑历史超过20年以上的一户建,资产价值为零……日本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买房,亦和此类对房产价值的不信任心态有关。

最近几年,偶尔会看见日本年轻人因为租房问题上街游行的新闻。组织者是一个名叫 Call for

左图:日本东京街头的通勤人士

右图:“极简主义”在日本年轻人中甚是流行

1.日本学者三浦展2/3.团地住宅邀请无印良品打造样板房,所有家具和设计均由无印良品打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