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聊”老妈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读者来信 -

老妈随我进城后,住进了单家独户的商品房。一个个独立的单元楼整齐统一,精美的防盗门和视频锁也把老妈的心锁得严严实实。她老人家整天闷闷不乐的,我们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们小夫妻早出晚归要上班,晚上回到家里还要辅导孩子的学习,与父母交流的时间就很少了,即使交流也是只言片语。有时老妈跟我们说些家长里短,我们也只是用“嗯”“好”敷衍过去了。

为了帮老妈治好孤独 症,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先是买了 MP5给老妈放些经典电影和戏剧视频,看了一个多月,老妈说眼睛痛,看久了屏幕经常出眼泪水。于是又尝试教老妈上网,无奈老妈年纪大了,对着键盘上的一大堆字母和数字非常困惑,只能望机兴叹,上网解闷这一招又作罢了。老妈又自己尝试了阳台种菜、学习插花、织毛衣等转移孤独的方法,但也只能管一时。我们看得出来,老妈孤独依旧。

天气转凉,阳光透过楼栋间的空隙射到了广场上,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搬着自家便携的小椅子,端着热茶陆续在暖烘烘的太阳底下聊天说话,我看到老妈的眼里闪过一丝暖意。老妈年轻时就是个苦干的人,白天下地,晚上不是给我们织毛衣就是缝补衣裳。农村更谈不上什么娱乐活动,现在突然闲了下来,老妈觉得很空虚和落寞。

老人需要朋友,害怕孤独。我和妻子商量,要帮助老妈“蹭聊”,适应好城里的新生活。周末的时候我 们邀老妈一起到楼下晒太阳,陆续地就有些老人一起来围坐在一起。老妈一开始似乎有些腼腆,与年龄相仿的老人坐在一起后,慢慢地就能找到话题了,聊老家,聊子女,聊孙子,聊社会热点。各自操着南腔北调,用带着浓重家乡口音的普通话交流着。

久而久之,老妈融入了小区的老人圈子,时不时地加入“蹭聊”队伍。老妈“蹭聊”有她自己的原则,从不议论是非,只聊些有趣的话题,特别是生活中的小技巧,从缝补到刺绣,从泡菜腌制到红烧技巧,从预防感冒到偏方治颈椎病,再加上年轻时老妈看了不少古典小说,随时搬出些个来故事作为话题,尽管可能与原著出入较多,但老人们图的就是一乐,老妈经常能成为老人圈里的话题中心。

进城妈妈越来越多,当经济条件得到满足后,缺的就是精神生活。尽孝有时只需要转换一点思路,父母能快乐就是我们最大的安慰。

安徽杜学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