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房子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读者来信 -

朋友和我是大学好友,大学毕业后她南下广州工作,我去到东部城市读研究生。中间断断续续的联系、城市之间的距离,都没有疏离我们的感情。

这些年,她在广州结婚、生子,和老公一起奋斗。孩子渐渐长大,就要上学了。在家人的支持下,加上和老公这些年攒了些积蓄,他们准备买一套学区房。

很多买房的人,都经历过看房的痛苦过程。在网上搜索城市各区的房价,跑中介,跑小区,还要在心理上与将要攀升的房价和变动的政策进行博弈。经历两个月的筛选奔波后,朋友终于确定下来一套将近 400万元的房子。

接下来就是签合同,交首付了。等朋友把 100多万元的首付交给业主,把家里的一套房子抵押贷款后,问题也紧跟着来了。原来,业主的这套房子是属于继承的房产,而房产的继承人还包括业主的兄弟姐妹,这些人现在都在国外。就是说,这套房子还没有进行过户,从法律意义上还不属于卖房的这位业主。所以,他也不能单独进行买卖房产。

很明显,业主和中介在这桩买卖中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业主已经把朋友给的 100多万元投到了生意上,一时根本拿不出钱返还并对朋友进行赔偿。再加上房价和政策也在变,广州租售同权的政策又把未来带向未知。如果再看别的房子,再要折腾一遍,精力和精神上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林林总总,每天像一团乱麻缠绕着朋友,她一时解不开这个心结,便有些抑郁了,无心工作,每天在家也只是呆坐着来回想这些事情, 想着想着便会不由自主地哭起来。老公看她状态实在不行,就把她暂时送回了老家,让家人陪着休息一段时间。

回家后,朋友情况也没有好转。她的老家离我所在的城市比较近,家人便决定带她来这个城市看一看心理医生之类的。于是她便想到了我。

聊了半天,我一直在听,不知道她说出来会不会有些释放,还是会更增添了难受。安排了朋友明天和她妈妈住我家里,去看了医生后,再带着她好好散散心。

挂断电话,已是深夜。心疼朋友的同时,也感慨房子带给人的焦虑。动辄几百万元的房子,让不少人步入中产,但这种中产的身份却一碰就碎。身份破碎的同时,也很容易摧毁人的内心。一旦遭到某个意外,比如朋友遇到的问题,便会让人跌入谷底。该如何从容地去面对这个多变且容易破碎的世界,是每个都市人必须面对的课程。

江苏南京肖大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