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横断山脉到人域:在川西寻找壮美康巴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带着寻找康巴的想法走进川西,我也获得了重新发现川西的视角。

入康巴

从成都出发向西,沿都汶高速过映秀,翻越巴朗山,过四姑娘山,沿小金河谷行至丹巴,康巴的风景开始慢慢展开。

首先是延绵的、层层叠叠的山和无尽的山路。山还是宜人的,没有凌厉起来,时而伴行着大渡河的水声。山上的冷杉、云杉林间,有了冰川和砾石的痕迹,也有了河谷和深峡。在四姑娘山的牛心山,猛然有一种坠入横断山区地质时间的感觉:断层山的一边山脉相对上升,一边相对下降,上盘是距今约 2亿年的三叠纪末的地层,下盘是距今1亿多年 的地层,砾岩和云母花岗岩之间,可以看到断层线。时间开始变得悠长。湖开始按藏语叫“措”,枯木老树立于海拔 3000多米的湖中,雪峰倒映,绿荫环绕,有种进入静谧幽冥之地的感觉。18世纪末,地理学家詹姆斯·赫顿在他的《地球的理论》里说:“高山和海岸线表面上的永久性,实际上来自于人类的短暂寿命的错觉。如果能得永生,我们不仅能亲眼看到文明的衰败,还能目击地球表面的彻底重组。我们将会眼看着高山由于腐蚀而磨损老化,然后变成平原。我们会看到新的大陆板块在海底形成。”这本书最后说:“我们既没有找到地球起源的痕迹,也没有找到终结的可能性。”也许正是这种不可言说的对

地质时间的升华体验,让旅游者产生了对山的爱恋。

山间的草地上开始有徜徉的牦牛和闲逛的藏香猪,然后是散布在河谷中的藏寨和碉楼。沿着梭坡碉群行驶,用泥土和片石块建造的四角、五角、六角、八角的高方柱状体,三五个一组立于山头,蔚为壮观。千百年的风雨剥蚀,也不知道它们是否已弃用,远望就像个古战场的遗迹。更常见的则是嘉绒藏族的民居,红白相间的漂亮小楼沿山坡而建,都是泥巴和木材所建,全部榫卯结构,不仅冬暖夏凉,而且还可以抗7级地震。窗台上常常摆放着娇嫩的鲜花,让人心生爱怜;民居常常还带有一片小菜园和果园,苹果树上已结满了果子。

农耕的景象在丹巴开始渐变,菜园子渐渐消失。在小金县,我们还能买到20元一大箱足有10 来斤重的小金苹果,都是村民背到家门口来卖的。到了雅拉雪山附近,卖的都是牦牛肉干和牦牛酸奶了,民居的小菜园子渐变成土墙围合的偌大的牛棚马棚栅栏。这一带生活的曾经过着游牧生活的藏族,叫康巴藏族。翻雅拉雪山的时候,初有一种进入高原的体验。五色经幡一下子把所有空间和视野都点缀得热闹起来,随处可见,山壁上经常写着巨大的藏文经文,连湍急的小河中被冲刷的石头上都写满了经文。寺庙和白塔也就多了起来,塔公草原上的木雅尊胜塔,塔公寺里穿着藏红色僧服、讨论经文的

晨霭中的丹巴县顶果山寺

1.游客在丹巴县顶果山顶留影2.丹巴县藏式民居3.日隆镇四姑娘山长坪沟4.丹巴到八美途中的牦牛沟,游客在路边的天然温泉泡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