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相亲会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NEWS -

母亲向来深居简出,这次不请自来,让我始料不及,一番旁敲侧击后方知,原来她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几天前,母亲从一回乡探亲的老乡处得知,我所居住的城市,有个专供大龄青年相亲之地,每天都有新人牵线成功,于是便如获至宝般前来,以期能够给我那尚未婚配的大龄妹妹找到如意郎君。

母亲开门见山地将一打粉色 A4纸递到我的跟前,发号施令说 :“我不占用你的工作时间,但是明天周末,你必须带我去‘相亲一条街’,等我路线熟稔,自然不再劳你大驾。”看来,母亲是掐着时间过来的,且早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接过 A4 纸一看,不禁大跌眼镜,上书 :“家有一女,年方 29 岁,身高1.68米,体重52公斤,博士学历,寻条件相当的男士一枚。要求对方35岁以下,健康向上,有房有车有存款,无病无贷无婚史,联系电话……”母亲过于高估相亲的作用了,这事要被妹妹知道,不跟她闹个天翻地覆才怪。

为确保事情顺利发展,母亲不忘对我约法三章 :“此事切莫声张,等找到了合适的小伙,我再做你妹妹的思想工作,到时无论刀山火海,她都要给我回来相亲!”

迫于无奈,我只能配合母亲,将兄妹深情搁置一边,乖乖地带她去所谓的“相亲一条街”。一条街,听来像是物品大甩卖的超级市场。

目的地位于城西一公园的偏僻处,那条清幽的小路两边早已形成露天集市,集市并不售卖商品,而是到处挂满了相亲信息,且均是心急如焚的长辈代并不着急的儿女相亲的。我陪母亲刚到现场,就被众人洪水般围拢过来 :“小伙子,今年多大了?”“在哪上班?买房了吗?”“有啥爱好?”“月收入多少?”

原来,他们饥不择食,不问来路,全然把我当成了求偶的男主。霎时间我羞赧至极,不知如何应答这些精力充盈的叔叔阿姨才好。母亲见状,振臂高喊 :“我孙子都上幼儿园了,我儿子是带我过来为我女儿找对象的。”此言一出,围拢的人群迅速散了一半,留下的都是为儿子相亲的父母,他们争先恐后地介绍着自家孩子的情况。母亲虽然初来乍到,但是做事井井有条,她将手中的 A4纸往绳缆上一挂,就开始卖力吆喝 :“这是我女儿的征婚信息,非诚勿扰。”众人又像燕子一般,叽叽喳喳地将目光集中到那张粉色的纸上。母亲掏出报纸,席地而坐,在迎风飘扬 的粉色纸张下,等着有诚意的“顾客”光临。

我实在不敢恭维家长们的自作多情。真正的相亲对象退居幕后,长辈们却在前方冲锋陷阵,且芝麻要找西瓜,骡子想配将军,这样不对等的相亲方式,注定成功者寥寥。

当晚,母亲的电话响个不停,有推荐单身小伙的,有分享相亲经验的,有互通信息资源的,有相约结伴奋战的,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长辈们瞬间形成一个逼婚阵营,似乎儿女一天不脱单,他们就有辱为人父母的使命。母亲将一个笔记本的扉页写得密密麻麻,全是条件不错的单身男士的征婚信息,从本科到博士,从白领到老板,从海龟到老外,撒网般不放过任何一个在她看来优秀的男士。

对于母亲这般徒劳的努力,我早已不堪其扰,妹妹定然也不买账,但我又不能公然反对,即便她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女婿,但这种大海捞针的寻觅,至少能够缓解母亲“家有剩女”的心理焦慌。

一周之后,颗粒无收。母亲无奈地说 :“把你妹妹的征婚信息修改一下,男方年龄放宽到40岁,房、车、存款不作要求,人好就行。”我按照她的意思,将重新修改的征婚信息打印出来,她信心满满地说 :“条件放宽到这个程度,应该再不会无人问津了吧!”

孰知几天过后,依然不见起色。究其原因,要么是 妹妹的高学历吓退了一心求偶的男士,要么是母亲的附加条件将跃跃欲试的男士挡在了门外。母亲开始唉声叹气,见天嘱咐我和妻子在各自朋友圈里搜寻单身男士。我劝母亲说 :“爱情自有天意,我们岂能拉郎配?”母亲白我一眼,愤愤道:“你把征婚信息再修改一下,要求男方有稳定工作即可……”

我脑袋炸裂,不知她还要为此折腾多久。一味的退让和徒劳的担忧,无不渗透着长辈的关爱,只是大龄青年们,又能领悟几分?

读者艾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