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前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NEWS -

马塞尔·杜尚奖的最终评选日程很紧密,全都被安排在了 10 月 16日一天时间里。

在上午长达四个小时针对候选艺术家们的介绍讲座之后,评委们起身离开蓬皮杜艺术中心,沿着巴黎狭窄的圣马丁街向南走,穿过两个路口就到了伯努瓦餐厅(Benoit)。这是一家很传统的法餐小馆子,挤挤窄窄的,曾被法国大厨阿兰·杜卡斯(Alain Ducasse)称为巴黎小馆子的代表。大家围着一张圆桌坐定,这在只用长桌的传统法餐馆子很罕见。

这顿饭一共有七个人,他们便是杜尚奖的最终评委。除了蓬皮杜艺术中心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伯纳德·布莱斯涅(Bernard Blistène)、奖项发起机构法国国际当代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ADIAF)主席吉勒·福奇(Gilles Fuchs),以及杜尚家族代表白羽明美(Akemi Shiraha)以外,还会每年分别邀请两位国际公共艺术机构馆藏研究员以及两位收藏家参与最终评选投票。今年被邀请坐在餐座旁的是曾任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的杰罗姆·桑思(Jérôme Sans)、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策展人卡门·吉门涅斯(Carmen Gimenez),以及两位收藏家——德国收藏家埃里克·霍夫曼(Erika Hoffmann)和广州收藏家及艺术赞助人毛继鸿。

第一道前菜是三文鱼配小土豆,典型的传统法餐。按照规矩,还配了餐前酒。

吃完前菜,服务员撤走空盘,几句寒暄之后,国家现代美术馆馆长伯纳德·布莱斯涅自觉成为主持人。

“在座的每个人都保持一种开放性,即便人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并没有针锋相对,而是含有一种默默的温情,这种温情是不能被打破的。”毛继鸿向本刊回忆那顿饭的场景,他是杜尚奖有史以来首位应邀担任最终评委的中国藏家。此前只有侯瀚如于 2015年以策展人的身份担任过评审,后者出身

作为欧洲的重要当代艺术奖项,今年的马塞尔·杜尚奖最终由黎巴嫩艺术家夫妇哈利尔·乔雷吉(Khalil Joreige)和乔安娜·海吉托马斯(Joana Hadjithomas)获得。其间有关当代艺术的未来发展方向和现状的讨论并未就此结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