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时刻,一起度过

股市血雨腥风,投资者被瓮中捉鳖,“独角兽”回归、贸易战、降杠杆、降补贴、降关税和 P2P 爆雷,一桩桩财经事件,刀刀见血,戳着股民的腰板,我也困惑啊!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目录 - 主笔邢海洋

2018年2 月里的一天,一年的工作就要结束,单位一如既往地举行年终聚会,在北京北部的一座滑雪场滑雪。我不滑,带着6岁的儿子,他有点胆小,一直不肯走出我的视线。天气真的冷,北风“嗖嗖”地刮着,我时不时地背过身去。雪场上阳光晃眼,平时手机不离手的我总算戒网了。中午时分,突然想到,今天难道不是我的“给投资‘小白 ' 的 100封理财信”课程的推送日?于是赶紧跑到背阴的地方,好家伙此门课程的微信群里,已经一片一片的哀声。

那是今年来的第一次大跌,美国股市下跌的消息传到了A股,可A股跌得比美股还要厉害。

这门课程是 2017 年 10月末开课的,不善言辞的我,为开设网上音频课颇下了一阵子决心,“中读”的朱文轶同学是我的第一个订户,后来还发现,我爱人是第七位订户。同事和家人的支持鼓励着我,每次准备课程都不敢有半点马虎。我总是先把课程写下来,再录音,起初念得不顺畅,就一遍遍地重来。

可尽管声明了这不是一门炒股票的实战课,是一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投资理财课程,但也免不了结合着市场的脉动讲解投资理财的原理和操作方法。这是经济类课程,尤其偏于实用的投资理财课程。于是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当时道-琼斯指数已经上升到了 24000 点,恒生指数也站上了 28000多点的高度,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已经是这几年中非常高的状态了。“小白”们在这样的高度上开始投资,的确挺让人惶恐的。我用巴菲特前两年的乐观言论,即道-琼斯指数最终能够涨上100万点的话来激励自己,也给大家打气。但即使巴菲特所言的长期投资的成果丰硕,也需要漫长的时间成本,“小白”们,本来对价格波动就有所忌惮,他们能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么?

我曾经推荐过一个叫作中概互联的基金,如果想分享中国新经济的成果,这是无缘海外上市的中概股的内地市场投资者最好的选择了,这里有BATJ,它们代表着互联网最稳健、也最具成长性的力量。可遭逢暴跌,已经有人不停地把自己的亏损报告单发在微信群里,弄得我很揪心。我知道对一个初入投资门槛的“小白”,这是很自然的恐慌心态的流露。于是在雪场的背阴处,我只能不停地安慰大家:股市有涨有跌,跌的时候反而是投资的好机会,是买入的好时机。可从资金分配上看,这个“小白”似乎把所有的资金都买了一只股票。

股市暴跌还在“忽悠”大家购买课程,这岂不招人反感?我们一时都拿不定主意了。可撤回稿件已经来不及了。那天,在滑雪场,躲在一个阳光不能直射的角落里,我给订阅了“投资信”的朋友们写下这样一段话,那是在寒风中一遍遍修改后,评论栏里才容得下的文字:

“正逢股市暴跌,‘中读’君又在推荐我的这个课程。我的心情和读者是感同身受的。我推荐了工商银行这只股票,可在卖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大家心里也有一点愧疚。短线机会稍纵即逝,是没办法和大家分享的。一直觉得中国股市应该长期投资,可一旦炒作起来,比港股能贵出30%。这个市场还是挺让人难以接受的。曾经公布了一个投资组合,誓与‘小白’共进退,这里的基金一点没卖。市场大跌按巴菲特的说法成熟的投资者应该高兴,我会继续加仓。这两天写的课程提到格雷厄姆的‘安全垫’。在市场暴跌的时候保持轻仓,就是安全垫。还是那句话,肯定和学员们共进退。”

恐慌之时,有“小白”来救场了。有人刚看过彼得·林奇那本著名的《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里边有一段经典的论述,这位同学发到群里,和大家共勉——

“既然我根本无法预测何时会发生股市暴跌,而且据我所知,和我一起参加巴伦投资圆桌会议的其他投资专家们也无法预测,那么何以幻想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提前做好准备免受暴跌之灾呢?在过去70多年历史上发生的 40次股市暴跌中,即使其中

39次我提前预测到,而且在暴跌前卖掉了所有的股票,我最后也会后悔万分的。因为即使是跌幅最大的那次股灾,股价最终也涨回来了,而且涨得更高。”

当然,美国的和尚是念不了中国的经的。我们这里岂是成就了彼得·林奇投资奇迹的美国市场,事实证明,在随后的时间里,中国股民的艰难时刻还远没有结束。A股的上市政策陡然转向,“独角兽”回归是股民面对的第一场磨难。监管层曾经明确谢绝了一众中概股的回归请求,甚至还永久终止了相关的市场板块——战略新兴产业板的出现,可变化就是来得这么快,莫名其妙地,管理层突然对体量巨大的“独角兽”们大开绿灯,要知道,一个腾讯的市值就超过了4万亿元人民币啊,够A股体量的十分之一了,这样的拍脑门儿政策真是让人大跌眼镜,A股的政策市本质就这样摧垮了精心营造两年之久的慢牛信念。

如果说政策市还只是天空中投下来的一小片阴影,当去杠杆的阴云席卷而来,股市又开始了连环引爆,“黑天鹅”满天飞了。恰逢此时,国际形势也是阴云密布,贸易战开打一日紧似一日。中兴通讯的停工一下子让国人认清了中国制造的虚妄之处,大批基金被拉下了水。股市之跌加上人民币汇率的贬值,A股投资者遭受到双重洗劫,情绪之崩溃,恐怕无以复加了。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贸易战让人悬心,P2P爆雷潮又起,每天早晨一睁眼,仿佛是预定好的,肯定有少至三四家,多达五六家的网贷平台要么停止运营,要么逃跑,这里面不乏百亿级的大平台,知名度非常高,牵涉到千家万户。甚至连正式备案注册的私募基金阜兴系老板都卷款跑路了,让人不由质疑起托管银行的责任。

一位读者给我留言,他是这么说的 :“请教老师,看了最近一期三联的两篇文章,有困惑,一篇是 P2P大面积爆雷,受伤的是普通老百姓,工薪阶层的财富瞬间灰飞烟灭。第二篇文章,‘庞氏骗局’盯上老年群体,大批老年人养老保命的钱一夜间化为乌有。还有近期债务违约,私募跑路,一批高净值家庭财富也受侵蚀。经济挤泡沫,清出的过程为什么受伤的还是大批的普通民众,如果是年轻人,还可以从头再来,可对于步入老年的群体,该如何守住最后的财富,老有所养?他们的安全感在哪里?还要再接着买房子,把纸上财富变成钢筋水泥才安全?困惑,求解。”

我能怎么回答呢,我也同样困惑,真是到了无力吐槽的地步。金融监管的本质在于维持金融业健康运行的秩序,最大限度地减少金融业的风险,保障参与者的利益。这其中,对于风险承受能力强的少数人,监管本身并不需严格,最大化地发挥自由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才能激发出金融创新的潜力。可对于牵涉到广大弱势人群的金融品种,却是最应该严格监控,使之在透明化的环境里运行的。

网贷的雏形源于民间借贷,改革开放之初浙江沿海就有互助会式的借贷组织“抬会”出现,可“跑路危机”时有发生。抬会之后,民间借贷兴起,“吴英案”式的非法集资又如影随形。那时候政府还对处于灰色地带的民间借贷严格监管,可到了互联网时代,借款渠道借由互联网的扁平化优势放大到了全国,监管却突然消失了,这让我这个20年的专栏写作者真是无言以对了。要知道,参与网贷的都是连股票波动都难以承受的低风险偏好的理财者,他们之所以购买网贷理财产品,看中的是确定的收益,而结果却残酷到了连本金都被洗劫一空。当此时,居然还有人认为任何人都需愿赌服输,为自己的“贪婪”负责。须知,这可不是比特币,是监管允许存在的,满大街招牌闪亮,互联网上大张旗鼓的互金平台。连续几年一大半的平台跑路或倒闭,这难道是正常现象?

真的要感谢“中读”的读者,面对乱象,大家心态反而坦然了。比如“@时间的玫瑰”写道:“一生遇见一次的大危机我们和邢老师一起度过。”当股票涨了,读者们会在群里分享,当股票下跌的时候大家默默承受。市场虽不好,和读者共度时艰的感觉却让人感到很温暖。有那么一段时间,课程讲到的是技术分析,K线、头肩顶、道氏理论和技术指标之类的,图表分析里没有故事、没有人物、没有情节,挺枯燥的,大家都很沉默,我就跳出来试着把最近的行情图表拿出来分析一下,活跃活跃气氛。哪里是阻力位,哪里是支撑位,哪里要突破,分析过往的行情总是头头是道,可刚判断出一个“头肩底”的底部图形,静等市场向上了,不料市场又跌了,好不尴尬。

股市血雨腥风,投资者被“瓮中捉鳖”,贸易战、降杠杆、降低补贴、减关税和P2P爆雷,一桩桩财经事件“刀刀见血”,全部戳中股民的腰板。这样一个令人伤心的市场,何谈投资理性,又何谈安全地

管理自己的资金,保值增值呢?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该“鸵鸟”了“,佛系”了。6 月 19 日,恰逢上证指数跳空低开跌破 3000 点,我在万州上船,圆自己多年重游三峡的梦。20多年前曾经沿长江顺流而下,挤躺在五等舱的大通铺上,视线正好看到江面,江水湍急,旋涡连着旋涡,水流中漂浮着淹死的牲口,两岸群山峭壁高耸,真是一幅万里长江东逝水的浩荡画卷。如今,船舶更为舒适,可被截流的三峡就是一潭水,和没修大坝前没法比。水要流动起来才有气势,万舸争流才撼人心魄。现在纯游览,江水没有激流奔涌之趣,船连摇都不摇一下,水倒是干净,但没了万舸争流的活力了。客船连翻坝都不能,更让人索然无味。人在船上,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微博上投资者一片唉声叹气,增添了心中的烦躁情绪。

好在长江电力这只股票,这只投资群里经常提及的股票没有追随大盘,而是在那个时候逆势上行,算是没有辱没我们经常念兹在兹的安全投资的使命。这个投资课程一开始,我就建议大家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比如工作辛苦而劳累,受着盘剥,你就不妨替老板想想,他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投资,你是否愿意做私营老板的合伙人。现在,身处乏味的三峡平湖,我也反身去思考,千年的美景消失了,得益的是谁呢?

今年上半年当股市从蛮牛转为熊市,市场的前景一下子变得迷茫了起来。我们的课程当时刚写过价值投资,需要和国内的投资结合起来讲。什么是真的价值投资呢?按股神巴菲特的说法,好股票也要有好价格才算得上真的价值投资。可惜经过了一轮疯狂的价值发现,很多所谓的白马股都高不可攀了,就连按价值投资鼻祖格雷厄姆的标准找到的被低估值的股票,如银行股也被炒作得价格甚高了,这个时候再写价值投资,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A股中还有硕果仅存的一两只可以作为债券的、长期拿利息的股票。

高速公路可谓“此山是我开”,看似可以一直收买路钱,但问题是“贷款修路,付费使用”的政策虽然被延期了,可谁也说不准政策何时会转向、会偏向于道路的使用者,这个不确定性是难以预料的。至于黄山旅游、峨眉山、丽江旅游等占山为王的旅游股,也让人不放心,必定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圈占起来只为少数利益集团“刮地皮”,和人类文明 的大方向是背道而驰的。于是乎,筛选到最后,也只选出了长江电力和大秦铁路两只股票,很保守却也很确定的生意。俗话说“涨时重势跌时重质”,在市场转熊的时候,资金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在A 股中生存,生而为“韭菜”,只能像草原中的草食动物那样,实时警觉着,把性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好在经历了近30 年的发展,A股也不能说一无是处,经由QDII、沪港通、深港通的努力,我们的证券投资货架上已经有了海外品种,虽然不够丰富,但毕竟出现了,而且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大众化的投资品。在这里身为一个股民,不为身边那些烂股票分去心神,站得更高、放眼世界就显得极其重要了。

转瞬之间,这个课程就快结束了,艰难时刻,和读者共同走过,何其幸也。

2014年,邢海洋与儿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