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积仁无悔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专题·人物 - 文 梓晨

带领东软向前冲了27年之后,即将年满63 岁的刘积仁终于能放松一点了。现在,他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的时间是留给自己的:6点半开始跑一个小时的步,这个过程中顺便听两个TED的演讲。能一边运动一边学点东西,这让他觉得挺幸福的。在60岁之后,他开始慢慢退出公司的一线运营管理工作,将更多的精力放到这家公司未来要做的事和即将面临的挑战上。“比如说我们要干一个新的事业,内部意见不一致,大家可能都觉得有风险,行或不行?这是我的事儿。”

“更自信”和“更踏实”是他对目前状态的总结,因为他所带领的东软集团经过27年的发展,正走在一条平稳发展的路上。越来越丰富的数字化社会带来的是新型商业模式对软件行业的广泛需求,这让他所看到的未来无限辽远。

2009年的时候,刘积仁被央视评为当年“十大经济人物”之一,那是他和他的东软集团第一次被许 多普通人所认知的时刻,尽管当时他们的软件产品所服务的用户已经有数亿人了。在即将上台领奖的时候,他心里感慨道:软件终于能够作为一个产业,获得一份认可了。作为中国第一代软件人,他已经为此奋斗了超过 20 年。

31年前,在美国国家标准局的实验室里完成论文实验从而获得了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学位后,刘积仁拒绝了留美工作的邀请,回到了自己成长的东北大学任教,并在一年后被破格从讲师提拔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正教授。其时,整个中国的计算机发展还十分落后,国内拥有计算机专业的学校也没有几所,但为了给他提供更好的科研环境,刘积仁在李华天老师的帮助下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计算机网络研究室。从一间半教室、3个人、3台 286 电脑、3万块钱,这个研究室慢慢发展成了日后中国领先的软件公司——东软集团。

回溯既往,刘积仁经常将“幸运”二字挂在嘴边,但在那个大时代下,个人的努力与时代的机遇缺一不可。

1991年,当东软刚刚起步的时候,刘积仁的目标是大洋彼岸风头正盛的微软公司,于是他们也遵循着同样的路子,开发出了东软的第一个软件产品——“报表生成工具”,但没过多久,大规模的盗版现象就出现了。“当时我也想做一个伟大的产品公司,但是当你做的软件产品被人拷贝了之后,你这个时候会怎么想呢?你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是会改变呢?”刘积仁当时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思考之后,他选择了顺势而变,不做单纯的软件,而是将软件与服务结合在一起,这个策略,使得东软进入到了社会保险、电力、医院和政府等一系列解决方案领域,让他们在当今中国社会的基础设施和应用领域拥有了一大批客户。现在,东软为中国一半以上人口提供社会保险服务的支持,为4亿中国人提供电费支付服务,有1.15亿人通过东软的电信运营支撑系统支付话费,2亿用户通过东软的短信增值业务系统发送短信。

更大的抉择来自看似不搭界的医疗领域。90年代初,中国的医疗CT全部是进口的,整个中国没有一家能生产CT的企业,一旦坏了还没人修。正好东北大学有一个团队在尝试修理CT,做出了一台CT的原型机,但缺乏足够资金的东北大学希望东软能够接过这个重担。反复权衡之下,刘积仁觉得医疗设备是一个能将他们的软件技术与硬件产品结合起来的好机会。抓住这个契机,他们在克服重重困难后成功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台 CT,让更多的国内医院能以更低的价格用上

CT。后来东软的医疗设备销售到了全球范围内的110多个国家,9000多家医院,整个东软的规模也快速壮大。

30年浮沉之后,东软早已站稳了脚跟,成为一家拥有近2万名员工的大型上市公司,曾经的“刘老师”也更多以“企业家刘积仁”的身份出现在外界,但他却始终割舍不掉“老师”的情结和身份,在东软公司内部,人们依然称他为“刘老师”。

从 2000年开始,刘积仁陆续在大连、南海和成都办了三所“东软信息学院”,“企业家”与“教授”的双重身份在他身上合二为一。现在,这三所大学的在线学生超过4万人。刘积仁经常到学校里给他们讲自己那个时候的创业故事,在他看来,这些从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和他一样,想要获得财富,获得成功,就要有这种获得教育的机会。“我相信,每一个企业家心中都有一件事儿,有一个自己的梦想,我想对我个人来说,我能把商业和教育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我还是挺满意我自己现在的人生的。”

最近,刘积仁也开始总结过去那些奋斗的岁月,他觉得自己和东软在改革开放这 40年中还是挺幸运的,“如果没有这个时代的变革,没有遇到这么多的机会,即使有天大的能耐,你也不会有所成功”。这种对过去的释怀让他面对新事物、新概念的态度越来越宽容,也让面容坚毅的刘积仁看上去多了一丝长者的柔和。他常对外界说一句话:“大家不要嘲笑泡沫,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我没有看到技术的泡沫,任何一个泡沫都会形成遗产,都会被人继承。”对那些感觉不可能的事,他也呼吁不要打压,而得鼓励。

但他也不太服老。因为天天跑步,他自称“体力 比只有他年纪一半的年轻人还好”,而这种对自我身体的了解也让所谓的“大健康”成为了他现在最关心的领域。“我自己就是个实验室,我自己就在证明健康管理有多么重要,我自己就在证明,数字化管理对个人的健康有多么重要。”

因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能够有贡献”,已到花甲之年的刘积仁在谈起社会价值、人生价值这些词时充满自信,言语间总有一种给自己撰写“终身成就奖”颁奖词的意味。当我询问他为何一直要保持商业和教育的双重身份不变时,他给出了上述有关梦想的回答,但他随即又补充说:“我做过的事没有什么后悔的,我觉得都留下了一些价值,不是为我留下,而是为这个社会留下了一些东西。”

东软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

东软软件园大连河口园区

东软医疗 NeuViz 128 精睿CT,荣获 2017 年 iF设计奖和红点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