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生活圆桌 -

在练习瑜伽呼吸法时,我通常会陷入白日梦状态。在这份不算深沉的类似冥想的状态中,我常常会幻想自己成为了一名作家,出版了一本书,出版社安排我举办一次与读者见面的签售会。签售会上我要穿什么衣服呢?说实在的,穿衣计划已经变更了几百次,并且在之后的白日梦中或许还要变更很多次。今天我认为很不错的穿着,明天可能就不喜欢了。抑或因为时尚类杂志上的最新潮流趋势,又给我带来了新的穿搭灵感。签售会上我的发型、妆容、配饰、指甲颜色等等,也几乎是在不停地变更原计划。还有,我要一直保持微笑吗?我要和每位读者热情地拥抱握手吗?

这个特定主题的白日梦出现的频率如此之高,以至于有一阵,我怀疑自己得了强迫症。还好,强迫障碍领域的知名专家弗兰克·拉马涅尔医生认为不是的。他说:“强迫思维应是非自愿且令自己不快的。例如,当一位画作收藏家每天都花五个小时来思考他希望在下一次拍卖会上收入囊中的作品,这就不属于强迫症范畴的强迫思维。他是带着喜悦去预计,他本人与这一念想是一致的。”他的说法令我深感安慰,我想,我的状态应该类似于这位画作收藏家,带着喜悦去预计,并且,我本人的意愿与“成为作家”这一念想是极其一致的,虽然不知这一念想何时才能实现。

弗洛伊德认为,白日梦是思维及意识的产物, 通常发生在人们独处和放松时。白日梦往往超越现实,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有时,白日梦可以推动人们追求某种目标。简直是一语中的。为了某一天我能以极佳的状态出现在签售会上,我坚持每周三次到五次的游泳课,一次到两次的拳击课,在日常饮食上做到克制隐忍。每当我想取消一次课程休息一下,或者想放纵自己吃顿欺骗餐时,我就这么开导自己:如果签售会就在两个星期后,你还会这样做吗?于是,我平静下来,继续前往游泳馆或拳击馆,继续坚持我的健康饮食。我觉得自己能一直保持高瘦纤细的身材,除了要感谢基因作用,还要感谢我的白日梦。对了,十几岁的少年时期,我的白日梦是成为在T 台上熠熠发光的超级模特。

我的好友L近两年来非常喜欢一个在小众潮流杂志上出现频率很高的男模特,她听说这位男模很喜欢滑板运动,于是自己也开始苦练滑板技巧。她总是幻想有一天能和这位男模相遇,然后,由切磋滑板技巧开始,演变为朋友。这份白日梦带来的动力及耐力,搭配理性思维带来的细致调查及行动步骤,他们真的在一个L最喜欢的下雨天“偶遇”了。现在,他们变成了能一起去看电影,能去对方家中小酌一杯的朋友。L对我说,她有了一个新的白日梦,那就是:“我想让他认定我是他‘生命中的百分百女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