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牛人

Sanlian Shenghuo Zhoukan - - 生活圆桌 -

那是我在北京认识的一个人,我和那个哥们住了有大几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去上班,每天去首都图书馆看书。他每天生活起居非常规律,早上6 点钟就起床了,还没有用闹钟,晚上必 10点钟躺在床上开始睡觉,就算宿舍里很吵,他也能安然入睡。冬天就是每天晚上9点钟就上床睡觉了。我问他干吗睡那么早,他说他年纪大了,生活应该规律,早上起早床看书,精力充沛些。他大概有30 多岁,30 岁到 35岁之间,没有结婚,看来也不打算结婚,就在北京漂着。他早上起来听日语,有时候也听德语,不知道在哪儿下载的。他在备考日语一级,他大学学过一点日语,现在打算把它提升到一个境界。他也懂德语,看到他在看一本德语书,说在网上买的,以前没工夫看,现在没事看一下。

他有一天和我说,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潘家园。他把我带到潘家园的书摊去了,想不到这里有好多摊位都在卖书,各种古旧书籍、国外的原版书都有卖的,当然你得慢慢淘。他在一个书摊挑了本外文书,我看这本书不像是英文,又见字母上有两点,“这是德语吧?”我说道。

“这是荷兰文,不是德语,荷兰文跟德语比较像,但是还是有些差别。”想不到他还懂荷兰文。他又走过一个书摊,看到一本日语词典。只见他拿起来说道:“这是日本三省堂出版的。”

他见我不知道,就给我解释说 :“三省堂是日本非常出名的出版社,还有什么小学馆、岩波 文库都是日本很出名的出版社。”

想不到他对外语这么熟,他并不是外语系毕业的,本科是学经济学的,研究生是中美研究中心毕业的,研究美国史。当然他也懂西班牙语,他的英文也非常厉害,早就考过托福、GRE,看英语电影、英语电视节目都不用字幕。

问他学日语用的什么书,他说用的《大家的日本语》,没有用那个《标准日本语》,他说国外的语言教材不像国内那样,一上来就谈语法,国外的教材主要讲一些生活场景。我说我什么时候学一下法语,他拿了一本在图书馆借的《你好,法语》的书给我看,说先借给我看,他先学点意大利语。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语言这么感兴趣,他还说他收集了满文的材料,有时间学一下满文。他还去过新疆,说要学维吾尔文的。

他不光在语言上特别厉害,在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哲学这些学科上,我感觉他都懂,因为我跟他聊什么,他都知道,他一深入聊,我就跟不上他了。他还介绍我读什么书,比如他说读《金瓶梅》要读台湾里仁书局出版的,是香港梦梅馆主人梅节先生编校考订的。读西方哲学要读柯普斯登写的《西洋哲学史》,傅佩荣翻译的。

我真不知道他读了多少书,应该有大几千本书,也许有上万书吧。我自认为自己还读了不少书,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我真是见笑于大方之家了。当然还是有他不知道的,我说我花两元钱买了一本《别林斯基选集》,他不知道别林斯基是谁,我说是俄国的文学批评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