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构成要素的角度分析科普慕课平台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NEWS -

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 引言慕课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MOOC)即“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起源于2010 年前后一些高校教师在网上公开发布的教学课程。 因其广受社会关注,加上大量资本的投入,短短几年来发展迅猛。今天,国内外不少大学都参与了慕课的制作和推广,中小学也开始利用网络平台推出相关课程。

为顺应这场开放学习的革命, 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于 2015年依托慕课研究制作中心,成立了慕课科普学院, 以建设有东莞特色的慕课创新教育平台为目的,运用云计算和移动互联技术,把丰富的场馆资源集中起来,开发广大受众喜闻乐见的科普慕课,打造在线的公益学习平台。 自试运行以来,学院已吸引了 1600多名注册学员,目前人数还在不断增长。

一般认为,慕课主要分为五个构成要素:教师、学习者、主题、学习材料和学习情境。 本文分别从这几个角度对慕课科普学院进行分析, 并试图根据科普工作的实际经验,总结科普慕课的创作要点。 能者可为师,学员任组合除自身积极开发课程外, 慕课科普学院还长期招募社会贤达担任资深教师,以增加课程的数量、拓宽课程的内容。 学院长期接收任何机构、组织和个人开发的课件, 尤其欢迎科学性与趣味性相结合的课件。

当然,为了保证知识传播的准确性和严肃性,我们在遴选教师时会严格恪守“因材施教”的原则:对前沿知识和社会热点,则邀请专家学者做专题讲座;对日常生活常识,则不问出处,以能者为师,允许普通群众成为学院教师, 让更多的人加入到网络科普中来。只要内容不过时,课程将永不下架!我们希望学员能在这里找到最适合的老师, 按照自己的意愿学习感兴趣的知识。

众所周知, 科学普及的目的在于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 因此慕课科普学院的目标学习者是年龄各异、层次参的差 百姓人。家 无论老人还是孩子,可都以通过注册,成为学院的学员。这就对学院教师提出了一定的要求, 他们必须针对不同人群讲授科学原

理,尽量少用或不用专业术语,而以经典故事为线索串联知识要点,做到通俗易懂、深入浅出。比如,在介绍科学探究的基本流程时, 可以引用古希腊哲学家的事例,阐释“观察→分析→假设→论证”的科学方法。亚里士多德首次提出了“地球是圆的”,但当时由于条件限制, 所以这个假说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备受质疑,后经哥伦布、麦哲伦的航海探险才得以证明。显然,这些趣闻轶事既能吸引学习者的注意力,也非常具有说服力。主题多种多样,形式不受限制考虑到科普内容的多样性, 慕课科普学院非常注重碎片化知识的整合,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养生科学、科学剧场、生活DIY、有声读物等分门别类, 在相对独立的环境中利用各种表现形式呈现给大众,保证课程主题的多样性,以便于惠及全社会。 理论上,学院可以不断积累各类课程,没有数量的上限。

其中,“好奇魔学堂” 是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与方南 电视台少儿频道联合制作的一档科普益智节目, 以魔幻的手法来揭秘身边的科学, 通过实科学验、科幻揭秘、互动游戏的形式,让公众体验科学带来的乐趣与惊喜,激发无限的想象力及创造力。从本质上来说,这类课程依靠复述已有的知识和经验,创建了一个由技术环境、 社会环境和教学环境组成的学习生态系统。

事实上,慕课科普学院就像一个网上超市,种类繁多的课程是这个超市的商品, 学习者则是根据需要挑选商品的顾客。不过这些课程都是免费的,学习者可以自由自在地随到随学,直到学会为止。正如我们的宣传口号所说“人人皆学, 处处可学, 时时能学”,学院一年 365×24 h 开放,有网络和手机信号的地方就有课堂! 这种新型教学形式可以突破时间和地理的约束,对广大公众进行有效的科学普及。材料主打视听,情境轻松活泼目前,慕课主要有两模:种 式 基于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 CMOOC 模式和基于行为主义学习理论的XMOOC 模式。 CMOOC 课程模侧式 重知识建构,强调创造、自治和社会网络学习;而 XMOOC 课程模式

素只决更接近传统教学过程,侧重知识复制,强调视频、作业和测试等学习方式。利用XMOOC,在教学模式上可以设计自主学习模式和翻转课堂模式; 在学习支持上可以提供课程索引、评价、推荐等功能;在学习分析上可以支持海量数据的效果评估, 进而提高学习系统的适应性。

慕课科普学院遵循 XMOOC 模式, 沿袭传统的课程结构与教学流程, 旨在帮助学习者掌握学习内容。传统教学除要求学习者认真听讲之外,还会布置作业并进行考试以巩固教学效果。 慕课科普学院也设置了相应的环节,指定阅读材料和测验试题,有时甚至在教学过程中提出问待题, 学习者回答正确后再继续课程内容。

慕课是一种高效学习的方式, 每门课程大多在5~10 min,一般不超过 20 min。上课时间压缩了,课外学习材料也应适当简化,否则就会造成厌学情绪,反而得不偿失。为鼓励大家踊跃学习,慕课科普学院实行学分制,每完学 一门课程就获能 得一个学分,当学分达定到一 数量, 学员就可以申请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书,并得到免费参观博物馆的机会。

此外,我们还开展了情境教学,创设生动形象的学习场景,还原事或实 原貌,如比 采访当事人、现场考察等,这些都是在传统的课堂教学中不太见常 的。需要注意的是,慕课的情计境设 是重要的辅助手段,寓教学内容于具体情境中, 以引起学习者的学习热情,加深他们对知识的理解。 例如,我们可以策划一个关于调酒师的培训:以酒吧为背景调,由 酒师向大家介绍鸡尾酒的配方,并现场调制演示,邀请学员品尝和参与。这门课程涉及酒水背后的科学知识,弘扬了中西方酒文化,具有浓厚的生活情趣,深受学员的欢迎。结语综上所述,科普慕课与普通慕课有着明显差异,其无关学历,重在过程,以激发兴趣为主,以传播知识为辅。除了教师、学习者和主题三个必备的构成要之外,科普慕课的其他要素如学习材料、学习情境是起辅助作用,由课程内容、课程形式和教师要求来定。

慕课科普学院的课程囊括自然、社会、历史及生

活的方方面面,知识传播形式也相当多元化,有助于学员掌握科学方法、 形成科学思维、 树立科学精神。 我们并非要规定学员的学习方向,而是希望能唤起学员的好奇心,让他们主动去学习,扩大自己的知识面。

网络没有国界,学员不分国籍,相信在我们的努力下, 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将在行业中树立应用典范,把慕课科普学院建设成为一个学科门类全、贡献课程多的在线学习平台。 [1]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慕课科普学院[ EB/OL]. http:

//mooc.dgstm.org.cn [2]王芳.博物馆与网络“在线学习” [J].中国博物馆, 2012(1):

72-77. [3]王萍.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新发展与应用:从CMOOC 到

XMOOC[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3(3):13-19. [4]鲍贤清.将微课引入校外教学活动的实践[J].中国科技教

育, 2015(8):54-55. [5]徐天竹.慕课( MOOCS)在博物馆在线教育中的应用[M]//湖南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11 辑).长沙:岳麓书社, 2015:609-612. ( 2017-2-5 收稿; 2017-2-15 修回) 作者简介:陈晓洪( 1958—),男,博士,副教授,现任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副馆长, E-mail:4hsiaohong@sina.com。 Author's address Dongguan science & technology museum, e-mail: hsiaohong@sina.com Abstract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is a tool to communicate science on the Internet. The science courses cover a wide range of knowledge with various forms of teaching. The teachers, learners and subjects are essential elements of the courses. The learning materials and situations are auxiliary elements, which can be chosen according to the content and form of the courses and the teacher's requirements. the planners of courses can be teachers or learners. Keywords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internet, science popularization 2017, 3(1)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5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