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常设展览教育活动开发———以上海自然博物馆海水触摸池为例 / 韩俊杰

———以上海自然博物馆海水触摸池为例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Contents -

摘要 以上海自然博物馆海水触摸池配套预约制教育活动的开发与设计为例,通过日常教育活动的实施,使海水触摸池的科普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并兼顾了展项内活体海洋生物的保护工作。关键词 常设展项 教育活动 海洋生物

引言博物馆常设展览是博物馆教育工作的主要载体和媒介, 教育人员要帮助观众透彻了解常设展览中相关展项及其含义, 从而真正实现博物馆的教育功能。 因此,无论观众是团体还是个人,若能在参观过程中参与配套优质教育活动, 将有助于他们获取展览背后的信息与知识,达到预期的科普效果。展项概况海水触摸池位于上海自然博物馆“体验自然”主题区内,面积约为 4 m 。用于展示的海洋生物共有4

2种,包括 2 只中国鲎、6只真寄居蟹、7只原瘤海星和4 只面包海星。 该展项为观众提供了亲密接触海洋生物的机会, 配套的教育活动有助于他们了解相关海洋生物的形态结构和生活习性, 并可以近距离观察专业养护人员的日常工作。初期运行模式开馆初期, 海水触摸池采取了定时体验的运作方式,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观众依次排队触摸海洋生物。 这种运行方式是国外水族馆触摸体验的常用模式, 但在上海自然博物馆似乎显得有些“水土不 服”。具体表现在以下四点:第一,海水触摸池周边的通道较为狭窄, 观众在排队等候过程中极易引起展区拥堵,给其他观众带来不便;第二,由于客流量较大, 工作人员不得不在指导观众正确触摸海洋生物的同时,提醒他们抓紧时间向前行进,参与体验活动的观众与海洋生物近距离接触的时间可能只有短短的数秒,如同走马观花;第三,部分观众会因无法参与触摸体验而出现不满情绪, 加大场馆工作人员的工作难度;第四,长时间且高频率的触碰对于触摸池中的海洋生物来说,产生了一定的不良影响,例如中国鲎的尾剑发生断裂,海星出现感染甚至死亡。

综上所述, 为发挥海水触摸池展项应有的科普作用,同时保护触摸池中海洋生物的安全,将海水触摸池转型为预约制, 并配以教育活动将有利于观众更好地理解背后的科学知识。

教育活动的开发施与实

3.1 内容设计

英国学者格拉汉姆·布莱克曾提出学习循环理论, 认为博物馆观众在参与展览的过程中感受到展品与其自身生活及需求具有相关性, 立即应用习得的知识后获得明确的回报, 于是他们进一步学习的热情便得到激发,即“善循环”产生;但如果博物馆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