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博物馆教育的未来:对科学博物馆教育发展模式的几点思考 / 王小明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目次 - 王小明上海科技馆

摘要 以上海科技馆的科学传播实践为例,阐述了科学传播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并提出了对科学博物馆教育发展模式的几点思考。关键词 科学博物馆 科学传播 博物馆教育 上海科技馆

首先,非常感谢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以下简称“总会”)科学传播与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学会”)对上海科技馆的信任,委托我馆《科学教育与博物馆》杂志社承办此次会议。由学会主办的全国科学传播学学会议自2007 年至今,已在国内各地举办过 5 届,足迹遍及北京、大连、四川、湖南等地,基本都是与高校合作。 本届会议是学会首次选择科学博物馆作为承办方,这给我们带了一个新的启示,也寓意了一个新的高度:即科学传播者在探究学术理论、形成自己独特理论体系的同时,还要注重解决现实问题; 而科学博物馆本身也会存在很多实际问题,需要方向性的理论指导。 科学传播需要有更多的载体,科学传播理论必须与科学博物馆实践互相结合。

下面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下上海科技馆的特殊地位。 上海科技馆已连续四年入选“全球最受欢迎的20家博物馆”榜单,今年的排名上升到了第七名。如果单纯从科学博物馆的角度去看,在全球同行中我们是排名第一的。 这是公众从第三方的角度对我馆的评价,但排行榜并不能说明所有的问题。从我们自身 的角度来看, 上海科技馆还有以下几个与众不同的特色。

第一,它是行业内唯一同时拥有“国家一级博物馆”、“国家 AAAAA级旅游景区”、“全国研学旅游示范基地”的科学博物馆。“国家一级博物馆”的标准要求我们必须注重对博物馆内涵的建设。 这就需要我们深入思考, 如何做好分内之事以吸引更多的观众。 上海和北京不同,北京作为首都历史悠久,拥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和丰富的文化资源; 上海这座城市的历史比较短暂, 但具有开放型国际化大都市的海派文化特征, 因而需要我们植入更多现代化的运营理念, 比如通过加强与旅游业的结合来提升我馆科学传播的效果和社会影响力。

第二, 它是行业内唯一拥有“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科学博物馆。我们欢迎全国各地高校优秀的博士毕业生能踊跃加入到上海科技馆这个大家庭中,在科学传播和科学博物馆领域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为我国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第三,它是国内唯一“三馆合一”的综合性科学

博物馆,即上海科技馆、上海自然博物馆以及上海天文馆三馆合而为一。 我想用“昨天”“、今天”“、明天”来描述三者间的关系:自然博物馆代表“昨天”,它用最具说服力的事实和物证寻找生命演化的历史轨迹,挖掘环境变迁的敏感信息,培养人们解读自然、探究生命的科学精神;科技馆代表“今天”,它不仅展示生活中体现科学原理的真实物件或现象、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还展示科学发现的方法、过程,力图把激发科学家的真正动力挖掘出来,引领人们关注当今对人类社会以及我们日常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最新科技;天文馆代表“明天”,它呈现宇宙的奇妙现象、讲述宇宙的神秘故事、 揭示天体演化的运行机理以及人类探索宇宙的伟大历史征程,从而激发人们探索未知世界的欲望,启迪人们思考宇宙和人类未来。

科技馆的展览和教育可以用三个“好” 字来评价,即好看、好玩、好奇。 好看,旨在考察我们的展览设计是否能吸引眼球;好玩,旨在考察展览是否具有趣味性,参与互动性如何,能否让观众体验到与学校正规教育不同的学习方式;好奇,即我们的最终追求目标, 旨在考察展览是否能启迪人们去思考科学问题。 如果科技馆的科学传播不能激发观众丰富的想象力,这样的传播教育就是失败的,是不会成功的。而自然博物馆和科技馆是有所区别的, 自然博物馆是以藏品为基础来揭示自然界的基本规律。 没有藏品,就不能称为自然博物馆。 21世纪的自然博物馆必须用最先进的技术来逼真还原自然界的现象与原理,以期让公众思考科学家工作的原因、依据、过程和方法。国际博物馆协会早在 2007 年就把博物馆的运行目的定义为“教育、研究和欣赏”,第一次把教育功

能在放 了首位。 我国国务院 2015 年颁布实施的《博物馆条例》也对博物馆的三大目的做了序次调整,把过去的“研究、教育和欣赏”调整为“教育、研究和欣赏”。 可见博物馆教育目的的重要性被充分强调,这个对博物馆定义的细微修正将在很长时间影响到中国所有博物馆的运营方略。 博物馆的教育是非正规教育, 因此就非正规教育进行深入探讨对博物馆从业人员来说尤其重要。

博物馆教育和学校正规教育有所区别。 学生在学校接受的课堂教育以教师的单向灌输为主, 会受 到严格约束,很少有自由。而博物馆教育不再是单向传授教育,而是强调展品与观众、馆员与观众、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双向互动,强调通过生动的展示、有趣的活动、舒适的环境、体验式参与,努力营造无压力学习和无拘束探索的空间, 为观众提供了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自主选择、主动学习的机会,而这是学校正规教育所无法提供的。 现代博物馆不再是为少数精英服务的圣殿,而是为普通人提供参观体验、学习科学的机会,并成为人们终身学习的最佳场所,这也体现了博物馆的社会功能。“公众参与科学”是现代社会公民科学素养发展到较高水平下博物馆教育的特点,科学家也不再愿意孤独。

最近我在思考两个问题, 为之困扰了很久却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答案。 希望今天在座的各位能帮助我来解答第。 一个问题是博物馆教育究竟应该是走大众化还是精英化的路线。我个人的观点是,博物馆然固 需要精,英 但肯定还是要走大众化的路线,要帮助更多的大众融入到博物馆文化中。 博物馆的教育目标是启迪和培养人们的好奇心和兴趣点, 与学校的正规教育形成区别和互补。为此,如果博物馆只是开设各种小型精英人才培训活动,则将会和社会上的教育机构没有区别。 大众化教育是博物馆教育的可行之道,否则博物馆教育将无法取得突破和创新。博物馆教育应更关注个性化教育、大众化教育,只有与学校正规教育、精英化教育有机结合,构成一个开放、互动、多元的教育体系,才能实现其终身教育的社会功能。 第二个问题是科学普及与科学传播的区别在哪里?科学传播与科学教育的区别在哪里?它们之间的界线是清晰的还是模糊的? 只有在把这些问题界定清楚的基础上,我们才能在科学传播、科学教育,抑或科学普及的道路上走得更好、更快、更稳。

本届学术会议以“科学传播与科学博物馆”为主题,共设有“科学博物馆与科学传播学”、“科学传播学的理论进展”“、构建中国的科学博物馆文化”“、科学传播的中国实践”以及“研究生论坛”5个分论坛,希望从科学传播学的理论高度指导科学博物馆的发展,并通过科学博物馆的实践去检验科学传播理论,促进科学传播学与科学博物馆事业的交流和发展。预祝各位专家在本届学术会议中更好地发挥各自的专长和智慧,也希望上海科技馆能从中更多地受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